民法典相關規定可為校園文體活動“鬆綁” 

2020年06月09日11:54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自甘風險”破解擔責難題

  學生們在校園積極開展文體活動。@新華社

  老師在校園特色體育課中指導學生練習跆拳道。@新華社

  近日,全國人大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引來社會廣泛關注,特別是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條規定:“自願參加具有一定風險的文體活動,因其他參加者的行為受到損害的,受害人不得請求其他參加者承擔侵權責任……”這一規定被視作從法律層面為校園文體活動“鬆綁”,為積極推進體教融合提供了法規背書,甚至有助於校園體育場館向社會公眾開放。這為於萬千學子以及渴望在家門口體育場所進行運動的人,帶來了利好消息。

  國家進步孕育民法典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條規定:自願參加具有一定風險的文體活動,因其他參加者的行為受到損害的,受害人不得請求其他參加者承擔侵權責任,但是其他參加者對損害的發生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除外。活動組織者的責任適用本法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至第一千二百零一條的規定。

  在推進建設體育強國和全民健身的大背景下,民法典規定的“自甘風險”規則對於促進全民理性積極參與體育活動有著重要意義。

  近年來,在司法實踐中已有適用“自甘風險”原則處理的相關案件,但大部分案件是通過公平原則等讓體育活動參加者承擔一定經濟責任,從而導致司法實務中類案不同判現象,客觀上影響體育活動健康發展。

  民法典這一條款的確立將有助於統一司法裁判意見,推動體育活動健康發展。

  廣州市律師協會副會長畢亞林表示,民法典規定了“自甘風險”的法律原則,意義非凡。“實際上,這一原則在英美法系和大陸法系都有所體現,隨著我們國家進步、時代變遷,我國的社會保障體系逐步完善,國民素質逐步提高,商業保險更加完備,確定‘自甘風險’原則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在過去的司法實踐中,由於主觀上沒有故意過錯,仍然要承擔部分民事責任,導致我們的民事主體不能大膽地發揮主觀能動性﹔如今,民法典的規定對全社會極大地釋放主觀能動性,產生的正能量不可估量﹔需要指出的是,即使這樣,利益相關各方仍然要審慎處理,確保民法典真正讓全體人民受益,以體現法典的本意。”畢亞林說。

  民法典破解擔責難題

  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因為體育運動傷筋動骨的事情時有發生,特別是學生參加校內體育活動受傷,心急如焚的家長勢必會“尋根問底、追究責任”,甚至出現到學校“講理”的場景。

  為人父母的心情都可以理解,但在責任認定上也存在模糊不清的情況,究竟校方是否要擔責,導致運動損傷的學生是否要賠償……這些責任無法厘清,也直接影響到校園體育場館向社會開放的進程。

  為了規避運動風險,一些學校簡化體育課,減少運動量,長遠來看,這並不利於孩子的健康成長,也非家長所願。

  廣東歐美同學會澳新分會會長李強表示:長遠來看,民法典將有助於青少年的健康成長,讓青少年從小就有獨立自主的責任意識和擔當精神,他們通過更多地參與體育運動,形成獨立判斷、決策能力。

  李強認為,隨著社會保障體系的日益完善,商業保險覆蓋面越來越廣,將解決體育場上出現的意外和糾紛,在這個過程中,學校的壓力得以解除,體教融合的障礙得以排除。

  越秀區教育局體育教研員石多多表示:開展校園體育活動和學校體育場館對社會開放是近年來備受關注的熱門話題,深入分析,核心問題有三:一是出現運動損傷,學校是否擔責﹔二是社會人員使用學校體育場館,是否對在校學生產生影響﹔三是學校體育場館損壞折舊如何處置。

  “自甘風險”將改變運動觀

  體育運動成為一種大眾倡導的生活方式,運動傷害也相伴而生,“自甘風險”原則納入民法典,將改變人們的運動觀念,從而為全民健身打開另一扇門。

  作為孩子的家長,廣州戶外運動達人孫其清表示,民法典將帶來很多變化,比如,全民健身如火如荼,但體育運動的規范化並沒有到位,很多市民並不太重視運動前的准備運動,也就是熱身,結果倉促上陣,很容易導致運動損傷﹔通常來講,職業運動員賽前熱身的時間都不會少於30分鐘,保持身體的熱度,更有利發揮出競技狀態,也會減少不必要的運動損傷﹔其次,體育場館的管理部門,也需要配備最基本的醫療救助設施,配合商業保險,就可以消除諸多隱患,讓家長和學生沒有負擔地上體育課,讓市民暢享公共體育資源。

  法律專家認為,民法典“自甘風險”條款能幫助解除當事人參與體育活動時候法律上的疑慮,從而有利於當事人積極參加體育活動。“自甘風險”原則也可以保護體育活動舉辦方或者參與方免受訟累,使其在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前提下放心組織活動。民法典規定“自甘風險”原則能夠促進全民理性、積極地參加體育活動,提高體育活動的效率和質量,對加強和完善體育法治具有重要意義。(全媒體記者 孫嘉暉)

(責編:李語、陳育柱)

關注我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