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囧妈》看中国式喜剧的情感效应

2020年02月09日10:59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从电影《囧妈》看中国式喜剧的情感效应

  电影《囧妈》海报资料图片

  ●张颐武

  喜剧的喜几乎永远是和人的感情相联系的。喜剧之所以能够产生喜剧的效果,往往是由于感情的错位与冲突。喜,既来自各种生活中的有趣或出人意料的细节,也是感情的各种问题和困扰所造成的种种矛盾或尴尬的状况,而喜剧的结果常常是感情问题的解决或超越。《囧妈》的喜剧性就来自于这种中国式的亲情所产生的效应。这种涉及母子情、夫妻情的问题所产生的起伏波动的情感问题戏剧性冲突,正是喜剧效果的内在依据。

  徐峥所演绎的中年男人事业有成,但面临家庭解体的危机,由于种种巧合,他和母亲上了一列开往莫斯科的火车,这火车一路向莫斯科驰去,而母子的故事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得以展开。这个故事是人们熟悉的中国式的母子关系的典型,母子之间有很多说不清的琐细细节,母亲无条件的、过度的关切和儿子虽有对母亲的感情但却不快和厌烦的状态始终是矛盾的基础。种种偶然是喜剧展开的路径,由此引发了种种矛盾,有过去的家庭隐痛,有对现实状况不解造成的误会,也有性格和生活习惯的冲突,又穿插着儿子自己的家庭危机。这些构成了喜剧当中让人忍俊不禁的因素。电影对这种常见的母子关系的表现是极为具体和生动的,母亲几乎无条件地为孩子付出,这种无限的关爱往往在传统的“慈”的观念下展开,是一种血缘情感和伦理责任构成的无限和绝对的关怀。但这在现代的社会中,常常被孩子认为是对自己的羁绊和局限。这种母子关系当然是一种典型,而这部电影触动人的就是在这样复杂的亲情纠结之中所发生的故事。这是一段感情的喜剧,能否最终获得喜剧的感情?正是这部电影展开的基础。

  在人们熟悉的俄罗斯风光的映衬之下,这对母子既相互纠缠纠结又相互矛盾隔阂的关系,构成了电影的主线。一段段相互之间的冲突和矛盾,一次次的误解和困扰,在电影中徐徐展开,片中母子关系的生动呈现,让人看得如同身临其境,感受颇深。最终传奇式的情节设定,让母亲和儿子有了再度相互关爱和理解的机会,让他们在俄罗斯的大地上获得了一种真正的和解和真正的情感交融,而男主人公自己的家庭危机也借此获得了超越。

  这个故事在旅途中所展现的种种奇遇以及那些让人觉得突兀的状态,正是构成喜剧的关键性要素。由于各种对比和反差,喜剧的特征得到不断地延伸和铺陈。电影笑点不断,泪点不断,感伤的情调和喜剧的情节构成了故事的两极,感伤是现实种种矛盾的必然,而喜剧则是伴随着这些矛盾而产生的效果,喜剧中和了感伤,感伤又深化了喜剧。奇遇构成了意想不到的种种奇巧的偶然性,这些偶然性又有现实的合理性,而最终母子之间情感的融合和相互的理解,其实也让主人公和自己的生活有了和解,放下了自己的过往,也就是对过去的生活和感情经历放手。这部电影的所有三个主人公,都由于这次旅行得到了自己生命的一次净化和升华。这样的故事在喜剧性之中让人感受到的是当代人真正所需要的情感认同。中国式的母子关系获得了一种真正的情感力量,由真挚的“爱”所引出的相互理解和沟通。

  一段旅行让人获得净化和升华,这是旅行电影最常见的主题,在旅行中种种奇遇所构成的各种“事件”会让人得到更多的生活感悟。人们在生活中已经缺少或难以寻觅的那些美好情感和真诚付出,都由于旅行而获得了触动和释放的机会。当代生活的忙碌和压力让人们常常容易忘记美好的感情所具有的那种真正力量。而《囧妈》这部电影告诉我们,人们有机会获得一种感情上的联系,有机会获得一种超越世俗日常生活的感情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洗涤生活的种种困扰。这样的关于亲情的喜剧,这样的对于中国式感情的理解和最终获得的美好呈现,都让人感到这是一部有力量的电影,是这个春节档人们所需要的感情上认同的电影。它让人们在面对生活挑战和困难的时候,获得了一个美好的关于家庭、关于亲情的真挚片刻,这就已经是弥足珍贵了。

(责编:陈育柱、胡苇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