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直播

倒序显示 顺序显示

多方合力完善观护工作 共同挽救涉罪未成年人

直播摘要

  • 郝传鑫:广东省政协委员、广州三环专利商标代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谭日兴:广东省政协委员、广东金轮律师事务所
    谭杰:共青团广东省委权益与社会工作部部长、省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热点推荐

  • 

  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公布的数据显示,近五年来,广东未成年人犯罪的数量持续下降。其中,2013年的未成年罪犯约7300人,2017年下降为4385人。

  “这足以说明我们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上做的工作已经起到效果,但是这还不够。”谭日兴说,虽然各部门积极作为,已在未成年人犯罪审前、审后及延伸服务上做了不少工作,但仍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例如未成年人帮扶教育基地建设,广东监察机关主动联系的帮教基地多是以社会个体或职业学校为依托而开设的,缺乏政府的扶持、指导,没有统一管理与经费的保障。“这就需要政府、公检法司、团省委等部门共同协力构建,”谭日兴建议,设立专项的工作办公室,协调部署推进工作。同时,全社会也该共同协力,营造和谐积极的社会氛围,让青少年得以健康成长。
      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公布的数据显示,近五年来,广东未成年人犯罪的数量持续下降。其中,2013年的未成年罪犯约7300人,2017年下降为4385人。
      “这足以说明我们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上做的工作已经起到效果,但是这还不够。”谭日兴说,虽然各部门积极作为,已在未成年人犯罪审前、审后及延伸服务上做了不少工作,但仍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例如未成年人帮扶教育基地建设,广东监察机关主动联系的帮教基地多是以社会个体或职业学校为依托而开设的,缺乏政府的扶持、指导,没有统一管理与经费的保障。“这就需要政府、公检法司、团省委等部门共同协力构建,”谭日兴建议,设立专项的工作办公室,协调部署推进工作。同时,全社会也该共同协力,营造和谐积极的社会氛围,让青少年得以健康成长。
  • 

  谭杰介绍,广东一直以来都十分重视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相继出台制定了《广东省青少年保护条例》《广东省未成年人保护条例》等。其中,《广东省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条例》已于2007年开始实施。这些法律法规和政策详尽规定了未成年人保护的相关环节,并要求各地市建立工读学校,“每个地市原则上至少新建或改建一所满足当地需要的专门学校。”

  “在此基础上,广东应统筹联动,发挥省市县各级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专项组的协调职能,整合各方力量推进工作。”谭杰建议,下一步应加大协调力度,整合党政和社会各方力量,协调公检法司、教育、民政、妇联、关工委等各部门,共同推进未成年人保护和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
      谭杰介绍,广东一直以来都十分重视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相继出台制定了《广东省青少年保护条例》《广东省未成年人保护条例》等。其中,《广东省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条例》已于2007年开始实施。这些法律法规和政策详尽规定了未成年人保护的相关环节,并要求各地市建立工读学校,“每个地市原则上至少新建或改建一所满足当地需要的专门学校。”
      “在此基础上,广东应统筹联动,发挥省市县各级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专项组的协调职能,整合各方力量推进工作。”谭杰建议,下一步应加大协调力度,整合党政和社会各方力量,协调公检法司、教育、民政、妇联、关工委等各部门,共同推进未成年人保护和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
  • 

  郝传鑫表示,目前观护基地主要分为专门的学校类观护基地和社会力量创办的观护基地,但这两种都各有不足之处。其中,学校类的观护基地面临着师资力量不足的困境,而社会性质的观护基地则存在着专业人员、设备缺乏,对未成年人的教育不足的问题。

  “目前,广东各界对观护工作的理解和发展方向仍未一致。” 郝传鑫建议,广东的观护工作应该通过一场各方参与的、充分的沟通交流,从而凝聚共识,构建观护工作大的发展方向。
      郝传鑫表示,目前观护基地主要分为专门的学校类观护基地和社会力量创办的观护基地,但这两种都各有不足之处。其中,学校类的观护基地面临着师资力量不足的困境,而社会性质的观护基地则存在着专业人员、设备缺乏,对未成年人的教育不足的问题。
      “目前,广东各界对观护工作的理解和发展方向仍未一致。” 郝传鑫建议,广东的观护工作应该通过一场各方参与的、充分的沟通交流,从而凝聚共识,构建观护工作大的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