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申明浩:五个新动能推动大湾区高质量发展

2019年11月11日19:46  来源:人民网-广东频道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申明浩。

  人民网广州11月11日电 (记者 唐嘉艺)11月11日,2019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发展论坛在广州举行。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申明浩围绕“粤港澳大湾区的五个新动能”发表主旨演讲。

  以下内容根据嘉宾现场发言实录整理,有删节。

  粤港澳大湾区实际上最典型的特征是跨境的合作。

  第一个阶段从1978年开始,“前店后厂”模式使得香港制造业转移到珠三角地区,珠三角成为世界工厂,开启了中国制造业发展的引擎;香港也从当时亚洲四小龙制造业中心的地位升级为服务业中心,变为国际贸易、国际金融、国际航运中心。

  第二个阶段,是签署CEPA新协议,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我们也知道,服务贸易自由化实际上还存在着“小门开不开”的问题,落地、开业、运营还有许多的障碍。自贸区的改革,以及后来所有服务业开放的改革,实际上都在促进这方面的合作。

  现在进入大湾区的时代,我们看到科创成为最大的公约数。事实上这和国际上的湾区也是一样的。国际的几大湾区在当时的世界工业革命、世界科技革命,都是领头羊的位置。粤港澳大湾区未来要引领中国高质量发展,在这方面肯定是不可或缺的。

  和国际三大湾区比较,实际上粤港澳大湾区规模已经很大了,仅次于东京湾,再过五到八年,按照这种增长速度也会超过东京湾。规模不是最重要的,高质量发展显然应该瞄准的是效率、劳动生产率和创新。效率方面,如果简单地用人均GDP来衡量,粤港澳大湾区实际上已经远超过联合国设定的1.2万美元高收入地区的标准,全国最高。但是,和国际三大湾区比较,我们发现只有它二分之一到五分之一,2017年实际上只有旧金山的七分之一。这说明旧金山的科技创新对劳动生产力的提升促进比我们要快,这是要引起我们重视的。

  另外,关于企业的创新,全球有一个百强排名,粤港澳大湾区一直都有一家入选——华为,今年出现三家,小米、比亚迪也入选了,比亚迪也在深圳。我们看其他的湾区,旧金山湾区常年保持十佳的规模;东京湾区更多,常年保持20强的规模。这里可以看到创新的差距。

  也有人说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还在投入期。从投入的角度来看,全球研发投入500强的企业当中,美国占40%,我们占6%,中间是日本和德国。也有人说,中国企业数量多,中国人口14亿,企业三千多万家,规模以上企业38万家,也许大一点数量可能会好一些。如果中美各选100家和1000家来看,中国前100家投入了300亿美元的研发,美国投入2000亿美元研发。前1000家,中国投入600亿美元研发,美国投入3000亿美元研发。我们还是有巨大差距。

  但也不用妄自菲薄,因为我们基本面非常的好。中国具有全世界41个工业大类、207个工业均类和666个工业小类。而大湾区又是全中国工业门类相对来说最多的一个地区。我们的工业基础,工业总产值是美国的2.58倍,工业增加值是美国1.8倍。我们的工业基础已经非常好了,但是研发为什么不好,主要是因为关键技术掌握在别人手上。专利技术许可权的费用,是我们服务贸易当中的最大逆差项。

  当然,我们也知道制造业是研发投入最核心的一个产业。香港,研发投入占GDP比重在湾区是最低的,只占到0.79%。同样和它一样的经济体,新加坡是1.4%,因为新加坡的制造业比重比它多10个百分点;广州是2.5%,广州比它多20个百分点;深圳是4.2%,深圳的制造业比香港多30个百分点。制造业是研发的基石,制造业我们有很好的基础。珠三角在下游产业能力比较强,现在华为兼做上游,未来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做上游的话,我们的科研研发投入会大幅度增长。

  讲到研发,金融业也很关键。前几个湾区,它的制造业和金融业的结合是成功的。纽交所加上先进制造业,东京湾是银行支付和它的信息制造业,旧金山湾是风险投资体系和它的高科技产业,都很成功。粤港澳大湾区金融业集中主要在三个城市,香港超过4000亿的增加值,深圳3000亿,广州2000亿,其他城市偏小一点,都在500亿以下。当然,澳门是这样,人均不少,但是澳门体量比较小,所以它在后面。

      这里要讲的第一个新动能,就是科技创新的整合应用。深圳的科创目前搞得最好。前几个湾区,以及北京、上海,科创搞得好是因为科技资源多,高校、科研院所、好医院都在那里。广东省80%的好大学、80%的好医院、80%的博士人才是在广州的,但是深圳的科创反而走在广州前面,就是因为做跨境跨界科技协同整合做得最好。深圳的科技产业,专利来源8%来自硅谷,10%来自北京,还有相当的一部分来自香港。所以,深圳虽然不产生大量的科技资源,但它整合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科学家在这里进行市场化成果现金变现,打造了一个非常好的环境。

  第二个新动能是整个中国基本面在发生的巨大变化。从2001年到2008年,这段时间从外贸拉动经济增长为主,转变为内需拉动经济增长为主。2001年到2008年,我国外贸依存度从34%上升到2006年的64%,非常高,美国只到20%。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我国外需疲弱,外贸依存度跌到2017年的34%。2008年以后,真正迅速成长的企业实际上是内需整合好的企业,集中表现为互联网企业,因为互联网是最容易把各地的壁垒迅速破除掉,能够把消费者与厂商零距离拉近。未来,企业将越来越感觉需要科技创新支持和专业支持,跨境合作会将越来越成为常态。

  第三个新动能就是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技术模式在大湾区的迅速普及和推广。我们用户基数大,粤港澳大湾区的人口是7000万,比前三个湾区加在一起的人口总和还多。此外,中国的网民已经突破8.3亿,而且很多是移动互联网网民。在PC互联网时代我们跟着美国走,移动互联网时代后,我们已经并驾齐驱,甚至在很多应用方面的创新世界领先。现在互联网世界前十大的企业当中,中美各占五家。这是我们的用户基数大带来的最大便利。

  我们看到,微信月活11个亿,QQ是月活8个亿以上,淘宝天猫月活大概是7个亿,头条5个亿,拼多多两年三年就搞到4.4亿月活,包括小众的豆瓣有3个亿的月活。这在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是不可想象的,总共人口都没有这么多。我们实现技术模式的实验、迭代,规模的扩大,具有巨大的优势。香港、澳门虽然市场不大,但是如果加上大湾区的市场,同样有巨大的市场空间可以去实验和迭代。

  第四个新动能就是“一带一路”支撑枢纽。大湾区是全世界贸易最集中的一个湾区。香港进出口总额1.2万亿美元,其中7000亿来自内地;广东进出口1.1万亿美元,占内地1/4。贸易物流行业是香港第一大产业;广东物流业也发达,供应链龙头在广东最多。这是我们连接世界的新动能。

  最后一个新动能是协调发展一体化生活圈。因为现在通勤设施、交通基础设施越来越好,一体化的生活圈、一小时的生活圈慢慢形成。国际上,大都市圈边界半径的规律是50公里半径。我们很多城市,尤其是港深这样的城市,加在一起也没有半径50公里,所以可以有非常强的冲劲、非常强的自发动能和周边衔接。

  我们有一个不太好的方面,就是我们的均衡发展不够。城市的房价比重实际上代表了经济的集中度。在长三角,最高的房价的地方和最低房价的地方倍数不大。但是我们很大,深圳和江门房价的九倍,说明很不均衡。粤港澳大湾区人口集聚和GDP集聚是很不均衡的,长三角相对均衡一些。带来什么好处呢?未来潜在的动能,我们湾区内部的投资和产业的扩散会越来越多。

  一小时生活圈如果能够实现,对港澳来说,会部分解决他们经济上的问题。实际上,港澳的居民更愿意在香港就业、澳门就业,因为收入高。但港澳的物价、房价比内地高。如果交通便利、通关便利,实际上完全可以就业居住分离,这也是国际上一个大的规律。东京湾都是在新干线上班,住的都在郊区。

  内地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在向港澳学习,向新加坡学,向欧美学习。现在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外贸易大国,但是我们依然向欧美和新加坡学习。我想,世界上任何一个善于学习、勇于学习的民族都是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最领先的民族。

  最后展望一下。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当中,湾区将成为智能产业的革命军、全球产业运营平台。同时,随着5G技术,新技术不断应用,大湾区会成为万物互联时代先锋。

(责编:陈育柱、胡苇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