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纪录片《一代天娇——红线女》:观众将看到不一样的“女姐”

2019年08月24日11:44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这一次,观众将看到不一样的“女姐”

  邓原导演(左)的工作照

  纪录片《一代天娇——红线女》

  纪录片《一代天娇——红线女》

  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红线女(资料图片)

  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红线女(资料图片)

  花城文艺风景线

  红线女艺术中心出品的大型人文纪录片《一代天娇——红线女》及同名纪录电影正在广州进行紧张的后期制作。近日,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探访纪录片的剪辑工作间,对总导演邓原及执行导演潘钧进行独家专访,揭秘这部纪录片背后的创作故事。

  邓原、潘钧曾拍摄制作过多部关于红线女的纪录片。这一次,他们希望透过电影手法与戏剧气氛相结合的情景再现手段以及对红线女的亲友、徒弟等100多人的采访,重新还原“女姐”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展示她不为人知的一面。

  揭秘

  《一代天娇——红线女》有何创新看点

  记者到达后期剪辑间时,导演邓原和潘钧正在紧张地指导《一代天娇——红线女》的剪辑工作。

  身为红线女的姨甥、国家一级编导,邓原曾拍摄过《艺海明珠——红线女》《永恒的舞台》等多部关于红线女的专题纪录片。在对人物生平非常熟悉的情况下,如何才能突破思维定式,找到新的突破?邓原首先要挑战的是自己。

  “以前拍的内容更多是从红线女的角度出发,但她去世后,我们没有了依靠,有一种很强烈的失落感。但这种感觉也给了我们一种动力,刺激我们这一次要走出一个新的视角。”

  在经过多次的思考和探讨之后,邓原决定重新沿着红线女的生命足迹,对她人生的重要节点进行采访拍摄,梳理出“女姐”一生在艺术成就、电影成就、粤剧传承等不同方面的精彩故事,全方位、多角度、深层次地展示以红线女为代表的粤剧浪潮。为此,摄制组采访了红线女的亲友、学生、粤剧艺术家、戏剧理论家等100多位相关人士,还完成了对粤剧名编剧秦中英最后的采访,收集了大量极为珍贵的史料。

  突破

  采用人物采访为主、情景再现为辅的模式

  1955年,红线女受到周恩来总理的邀请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年底,她放弃在香港地区优厚的生活条件,回到广州参加粤剧工作,从此再也没有离开。

  1956年,周总理在北京观看了《搜书院》,因为红线女的出色演出,周总理之后把“南国红豆”的赞誉给了粤剧。

  《一代天娇——红线女》的第一章就从“红线女的1955年”讲起,揭秘她为何在大红大紫之时选择回到广州。

  第二章将以三集的体量,深度呈现红线女70多年的艺术生涯。1938年,红线女随母亲赴香港地区,拜舅母何芙莲为师。后来,她又跟随粤剧名家马师曾的剧团在广东、广西演出。

  红线女开创粤剧“红派”的表演艺术,创造出激扬向上的“红腔”;与马师曾等粤剧大师共同努力,将粤剧这一“地方剧种”提升到国家层面,甚至推广到全世界,在海外具有极大的影响力。2009年9月,粤剧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肯定,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红线女唱了70多年,红了70多年。事实上,她在电影方面亦成就非凡,《一代天娇——红线女》的第三章着力描写的就是“女姐”的电影生涯。

  早在20世纪50年代,红线女就已经是影坛一线花旦。在抗日战争取得胜利后,红线女随马师曾回到香港地区演出,那时候电影业正红火。1947年,红线女受邀拍摄的第一部电影《藕断丝连》在8月上映。几乎同一时间,她还拍摄了另一部电影《我为卿狂》。有趣的是,《我为卿狂》是在当年9月上映。两部电影一前一后上映,让红线女刚刚接触电影拍摄就创下上映时自己打擂台的纪录。这两部影片都获得很好的反响。在那以后,红线女片约不断,成为舞台与银幕上的双栖明星。

  红线女痴情大银幕,1947年至1955年,她接拍电影近百部,其中《家家户户》《一代名花》等都是她的银幕代表作。回到广州后,红线女的电影作品以粤剧电影为主,《搜书院》《关汉卿》是其中的代表作。2004年,红线女积极推动将粤剧《刁蛮公主戆驸马》改编成动画片上映,并亲自配音。

  《一代天娇——红线女》的第四章把镜头对准“女姐”的家庭生活。其中,她位于华侨新村的旧居将在纪录片里进行全方位呈现。红线女旧居位于广州市华侨新村友爱路20号,从1957年到2013年离世,红线女就居住于此(约有6年曾搬离此地)。这里是红线女生前居住时间最长的住所,她曾在该住所接待一大批文化人。此外,她为粤剧的传承劳心劳力,只要发现好苗子,都会接到家里同吃同住,手把手地教导,像红派弟子欧凯明、黎骏声、郭凤女、苏春梅等都曾在这里居住过。邓原表示,以往关于红线女的纪录片鲜少出现这方面的内容,但这次将更全面地展现“女姐”私下生活中的故事,展示她鲜为人知的一面。

  末章则把时间拉回2013年,再现红线女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

  据悉,为了提升纪录片的艺术含量,这次采用人物采访为主、情景再现为辅的模式。为此,摄制组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拍完纪录片中的“情景再现”部分:“一个月是什么概念?拍一部小成本电影大概需要一个月。我们这次采用电影手法加上戏剧的氛围烘托,大大增加了纪录片的可看性。”

  邓原介绍,纪录片《一代天娇——红线女》力争在年底推出。摄制组同期还拍摄了一部同名纪录电影,计划将于2020年在电影院上映。

  导演访谈

  邓原:与红线女真正做到心灵上的“同频共振”

  邓原表示,自己已经拍过多部关于红线女的纪录片,但这次拍摄让他的内心与红线女实现了一次“同频共振”:“她的一生与大时代紧密相连,经历了很多次大起大落,出生入死,但她永远都是那么积极进取,从来没有退缩、停滞,不断地完善自己对艺术的追求。好几次我拍着拍着突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好像自己回到了当时她所身处的环境,那一刻我与她的心灵‘同频共振’,这种感觉是以往拍她的片子时没有过的。”

  潘钧:红线女老师一直很尊重年轻人

  作为拍摄搭档,潘钧跟随邓原一起拍摄制作过《艺海明珠——红线女》《余乐生平》《花城之春》《永恒的舞台》四部关于红线女的纪录片。在他看来,红线女一直很尊重年轻人:“她有什么建议、想法,很愿意跟你沟通。”

  谈到红线女,这位青年导演印象最深的是两个细节:在拍摄《余乐生平》时,红线女拒绝化浓妆,希望以在家中最自然的状态出镜;还有一次,摄影师在试光,需要时间,但红线女坚持不用替身,而是亲身上阵:“一个80多岁的老人,站在那里给我们试光,这种对行业的敬畏之心给了我非常大的影响。”(策划:徐晖  文/记者 黄岸)

(责编:王楠、陈育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