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驶入新一轮高质量发展“高速路”

 

2019年08月21日08:46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深圳驶入新一轮高质量发展“高速路”

  作为改革开放先行者的深圳,再度迎来新使命。8月18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下称《意见》)发布,在社会各界引发热烈反响。

  多位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深圳的改革广度和深度都将超越以往,一轮新的改革浪潮将在深圳掀起。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深圳

  “深圳经济特区作为最早实践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地方,不仅拥有40年改革开放的物质财富积累,还拥有40年改革创新的精神财富积累,更有在向国际惯例学习的过程中所积累下来的良好的社会规制和法律环境的积淀。”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主任、教授陶一桃说。

  正如《意见》所指,深圳经济特区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各项事业取得显著成绩,已成为一座充满魅力、动力、活力、创新力的国际化创新型城市。

  陶一桃表示,经济特区要完成新时期的新的历史使命,无疑还需要继续具备、保持构成这座城市特质的某些独特品质,如率先改革的勇气、敢闯敢干的魄力、敢为天下先的气概、实现改革的智慧、实施改革的艺术等。“对于今天的深圳而言,承担改革风险的大无畏精神和担当情怀,是创造奇迹的资本。”

  《求是》杂志社原总编张晓林指出,深圳独特的历史渊源和实践底蕴,使其在牢牢把握先行示范这个总体要求,全力抓好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战略重点等方面有条件走在前列。同时,他寄希望于深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把改革开放这一历史形成的优势转化成新的发展动力,作出新的示范和表率,创造新的经验。

  此外,陶一桃表示,深圳未来需要探索的领域,也将符合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基本内涵。譬如深圳需要探索、实践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社会制度环境、运行规制和法律体系建立的方式;探索、实践深化行政体制机制改革、构筑全民普惠共享的社会保障体系、营建体现激励和效率的社会创新机制的途径等。

  先行示范还需补短板、辟新域

  “建设先行示范区,深圳还需要‘补短板、辟新域’。”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樊建平说。

  《意见》提出了深圳在新时期的五大战略定位,其中“民生幸福标杆”要求深圳构建优质均衡的公共服务体系,建成全覆盖可持续的社会保障体系;“可持续发展先锋”要求深圳在美丽湾区建设中走在前列,为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供中国经验。

  事实上,深圳是我国唯一没有985、211大学,也没有“双一流”大学的一线城市。深圳本地水源匮乏,水资源对外依存度高达70%以上,水体黑臭现象较为普遍。

  樊建平坦言,一直以来,深圳主要的优势聚集在政策机制和产业基础等方面,而以基础研究为主的科研创新载体的缺位,在源头创新上的短板也会影响深圳的转型。“深圳要往源头走,最核心的还是要建立高水平大学。在源头创新的同时,产学研全链条创新,才能不负中央的重托。”

  “近年来,虽然我国的基础教育事业突飞猛进,但优质基础教育资源不足、教育评价体系不完善、素质教育尚未有效落实、教师队伍建设仍显滞后,依旧是现实。”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希望深圳能在基础教育的改革创新发展上大胆探索,走在全国前列,争当基础教育发展先行示范区。

  深圳市绿源环保志愿者协会副会长熊杨表示,海晏河清是我们深圳人的梦想,深圳也一定要让珠江成为载舟之水,要让水资源和水环境保护有法可依。“作为先行区,深圳要把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纳入产业发展规划,同时还要带头承担起‘流域补偿’的示范作用,推动实施国家层面的流域保护,实现‘珠联碧河’。”

  集全市之力打好粤港澳大湾区这张牌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深圳应示范更广的领域、更深的深度、更高的高度的开放。”《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编制组核心成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产业规划部部长王福强说。

  《意见》指出支持深圳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利于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新格局;有利于更好实施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丰富“一国两制”事业发展新实践。

  “深圳要集全市之力打好粤港澳大湾区这张牌,配置人才、技术、信息、资本等优质要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成为绿色发展、低碳经济的样板。”南方科技大学党委副书记李凤亮认为,从《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到《意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多重政策利好的叠加点,将助推深圳驶入新一轮高质量发展的高速路,关键是要抓住机遇,深化改革,扩大开放。

  张晓林建议,深圳要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大机遇,借鉴旧金山湾区、纽约湾区、东京湾区建设和发展经验,增强核心引擎功能,实现粤港澳三地错位发展,优势互补,形成合力,共同推进,打造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

  “作为先行示范区,深圳不仅要看到下一轮科技革命的发展趋势,还要全面提升创新的国际化水平,只有着眼未来开辟新域,关注人类下一轮发展的新型创新业态,才有可能抓住机遇促成全球科技中心的新转移。”樊建平说,相信经过10至20年的发展,深圳可以汇集和涌现一批世界一流的大学和科研机构,成为知识经济时代发展的原动力甚至直接就是实验室经济的市场主体,不断涌现出“知识市场”中的华为和腾讯。

  南方日报记者 何雪峰 张光岩

(责编:牛攀、陈育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