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十佳河长”巡河记

人民网记者 贺林平

2019年03月20日15:14  来源:人民网-广东频道
 

 

叶辉在巡河路上,与环卫工人交流。

  “老叶,你说这巡河,有什么诀窍吗?现在老是公布‘黑白名单’,压力大啊!”

  这天刚上班,一个电话打进广州市荔湾区昌华街道办主任叶辉的手机。对方同是广州市一位街道办主任,和叶辉只在会上接触过,冒昧来电,简单道了句“早上好”,便急急地坦明了意图。

  原来,就在前不久,广州市河长办公布最新一期河长履职情况。4位基层河长要么履职不力,要么应付式打卡式巡河,被无情曝光;而同样兼任街道副总河长的叶辉,则凭借突出的表现,名列街道级河长履职前七名的“白名单”,自然成了同僚们取经的对象。

  “哪有什么诀窍?我每天办公的地方,就挨在负责的河涌边,就像在家门口一样。我当河长,无非就是把她当成自家的‘母亲河’,眼里老看着,心里总惦记着,自然就能不断发现问题,第一时间解决问题,让她常清常美。”老叶的话,朴实而真诚。

  连日来,记者随叶辉巡了几次河,所见所感,记为“巡河三记”。

  一记:污水溢流,及时化解

  “真巡、真查,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叶辉蹲下身子,将手伸进河里,闻河水是否有臭味。

  今年暖冬,广东的回南天也来得早。2月20日,一场大雨把午后的空气浸得粘乎乎的。荔湾区昌华街道办的小楼里,地砖面已经冒出细细密密的水珠。

  叶辉的办公室在二楼,上午处理完手头的一些要紧公务,他不自觉站起身来,缓缓踱到走廊的尽头,推开门,一步跨出阳台,蜿蜒荡漾的荔枝湾涌就静静地横卧眼底。大雨带来的泥沙,让河涌整体看起来微微浑浊;但从河水碰撞到沿岸水生植物激起的水花看,水质还是干净透明的,空气中也闻不到一丝异味,一群罗非鱼争相把头探出水面,指望从湿闷的空气中多吸取一些氧气。“看起来挺正常。”叶辉嘀咕着。

  昌华街所在城区因水而生、依水而建,眼前的荔枝湾涌,经历了从清澈灵秀到污染黑臭的转变,甚至一度被加盖充当道路。广州申办亚运会以来,荔枝湾“揭盖复涌”,经过雨污分流、截污纳管、生态修复,逐渐恢复“一湾溪水绿,两岸荔枝红”的胜景。

  叶辉还是决定走下去看一看。荔枝湾涌和注入珠江西航道的荔湾涌一共三公里,两条河涌连接处的荔湾湖,水域面积14.8万平方米,遍布了整个昌华街,因而都是他的巡河范围。根据广州市河长办出台的《河长湖长巡查河湖指导意见》,即使是黑臭河湖,才要求镇街级河长每周巡查不少于一次,可他说:“这些年习惯了,一天不沿河走一走,心里就惦记着。”

  下得楼来,走上了河对岸的木栈道,叶辉拿出手机,打开了“广州河长APP”。“这一个‘掌上治水’平台,河长巡河的时间、轨迹都会实时记录、上传,以供随时查询和公示,作为履职考核的依据,所以不开不行啊!”他笑着说。

  可记者发现,他并没有急于“达标”,而是走走停停,东看西查。在木栈道一处延伸到水面的四方平台边,他蹲下身子,把头探到了平台底下,左瞧右看,还用鼻子反复闻,过了许久才重新站起身来,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

  “污水管都是沿着木栈道底下走的,这个四方平台下,藏着一口竖井,这段时间以来,倒成了我的重点关照对象。”面对一脸困惑的记者,他微微一笑。

  原来,年前大坦沙污水厂设备检修,污水处理不及,滞留污水管里越涨越高。“这一段水位比较低,污水从竖井中溢流出来,蔓延到了河水里,油黑黑的一大片,还散发出难闻的味道。”随行的街道办副主任、河长办主任杨凌说。

  这一情况,很快被“每天不巡一下就惦记”的“叶河长”发现了,他立刻用“广州河长APP”拍照、上报,又通过微信报告了区级河长。当天下午,荔湾区河长办就带了市排水公司的技术人员来到现场,勘察后,立刻通过流量调配降低这里的污水水位,并督促污水厂加紧检修。不久,大坦沙污水厂恢复生产,问题彻底解决。

  “巡河不是应付,不是打卡,要真巡,真查,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叶辉一番心里话,和《河长湖长巡查河湖指导意见》中“巡查落实‘四个查清’,发现问题及时上报的”的要求如出一辙。自河长制开展以来,昌华街道共巡查发现并上报问题193宗,100%整改完成。

  二记:偷倒垃圾,处理有方

  “把巡河融入日常工作中” 

  转天上午,叶辉从街道办出发,到荔湾涌南岸的供销社社区,去推进老楼加装电梯问题。“昨天附近的荔枝湾涌看过了,干脆趁这次工作,把荔湾湖和荔湾涌那边也顺便巡一下。”主意打定,叶辉放弃了开车的想法,决定步行沿荔枝湾涌往北走,从荔湾湖中心小道穿过去,过到荔湾涌北边后,再往西转,沿河一直走到珠江西航道边,再过桥折回来。

  原本开车,这一趟七八分钟就到了。这一绕,路程多了近一倍不说,算上走路和开车的速度差,慢了三四倍不止。可随行的工作人员都没提什么不同意见,“把巡河融入日常工作中,是叶主任当河长的风格。”杨凌打趣道。

  弃车改走这一巡,还真巡出了问题。过到荔湾涌北岸,沿河走到内环路桥底下时,眼尖的叶辉一眼瞥见了对岸的异常:桥底堆放着几大袋垃圾,另有少量垃圾散落在河涌及岸坡上,像是建筑垃圾和厨余垃圾。

  “肯定是有人偷倒垃圾。”叶辉说,在桥底河边倾倒垃圾,不仅影响市容卫生环境,而且严重威胁河涌水质。和同事商量后,他马上在微信上通知保洁公司派人过来清理干净,又拍照到街河长办群里,督促城管科、环卫站加强日常巡查,严防同类状况再度发生。

  叶辉想了一想,又拿出手机拨打了派出所电话,要求调取出近几天的监控录像,找到乱偷倒垃圾的当事人,并派居委会人员上门对其进行宣传教育,责令其保证今后绝不再向河涌倾倒垃圾。“这几袋垃圾,正好在桥底涵洞,比较隐蔽,要不是绕到对面去,还真不一定能发现。”回来后说起这件事,叶辉觉得挺巧。

  2018年,在完成街道各项工作的同时,叶辉抽出时间坚持每个工作日巡河至少1次。从2017年到任至今,共巡河314次,总里程751.64公里,这只是开了巡河APP有迹可循的;身边的工作人员清楚,他像这样在工作途中顺便巡河的,没记录的不知道有多少次。

  对于巡查中发现的问题,超出街道职权范围的,叶辉总是第一时间上报,而对街道自身能解决的问题,则是立见立改,他也拿这个标准,要求辖区内所有社区的村居级河长。

  2017年,叶辉到任昌华街道当年就被评为广州市十佳河长,2018年再度荣获“广州市镇(街)河长履职先进个人”。

  三记:私搭乱建,坚决清除

  “当河长敢啃硬骨头”

  当一个基层河长,可不都是这么风平浪静,由于老城区人多地窄,密布老旧建筑,间距空间非常狭小。自叶辉上任以来,各种侵占河岸的私搭乱建、乱停乱放,屡屡不绝。

  2018年12月25日,叶辉巡河时,发现荔枝湾涌边一家医院正在违法砌建一座简易建筑,过去一问,准备用来临时堆放医疗垃圾。“这还得了!”他马上带领街道行政综合执法人员到现场处置。

  “这是在我们医院自己的院子里,又没有占别人的地,你们管得着吗?”医院医务处人员振振有词。

  “根据市、区有关规定要求,为确保‘水清、河畅、岸净、水美’,河涌岸堤6米范围内不允许乱搭乱建,更不允许堆放垃圾。地是你们医院的不错,水环境却是大家的。”叶辉有理有据,说得对方一时哑口无言。

  不仅言明医疗垃圾对水环境的危害,叶辉还主动想方设法将街道位于多宝路的一处垃圾集运点提供出来给该医院使用。经过一番协调,医院很快自行拆除了违法建筑物。

  像这样针锋相对的河岸整治清理行动,叶辉上任以来已遇到多起,都一一化解。“当河长,就得敢啃硬骨头!”他坦言。

  在荔湾区、昌华街各级河湖长和水务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连续几年,荔枝湾一带水系保持了常清常净;围绕荔枝湾涌两岸1.5公里和荔湾湖,街道还种植了灌乔木1600余株、地被植物1.1万余平方米、花卉7万盆。冬日,河岸紫荆争相怒放,绿荫掩映、花木成行、碧波荡漾的荔枝湾,成了群众滨水休闲的好去处,钓鱼的人来了,唱粤剧、赏粤剧的人多了,国内外游客也慕名而来。

  河湖环境的改变,也潜移默化地提升了居民的环保意识,以往司空见惯的往河涌扔垃圾的行为基本绝迹,很多居民自发要求担任民间河长,自觉巡河、治河、护河,积极参与到水环境保护中。“叶主任每次巡河,看到我们,总不忘提醒一句:你们发现什么不良现象,一定要及时向街道举报,帮助我们一起治河。”街坊梁老伯说。

  在叶辉的构想中,下一步治水工作要从“清起来、美起来”向“亮起来”提升,以水幕投影、光亮造景提升河湖夜景,并不断活化老西关传统文化,满足群众精神文化需求。

(责编:胡苇杭、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