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美林:画画根本不问钱

2019年01月30日09:03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艺术家应如一头低头拉车的牛”

  韩美林在画室里接受本报采访。

  “韩美林生肖艺术大展”上陈列的猪年雕塑作品。

  都说“字如其人、画如其人”,但这个道理却不完全适用于艺术家韩美林。不仅因为他“花样”多,从绘画、书法、设计到雕塑、陶瓷、写作几乎都有涉猎,而且在每一个艺术领域,韩美林都有着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

  仅从绘画方面来说,他既擅长画远古的岩画,也能游刃有余地将民族特色融入水墨画;对于现代抽象的标识设计,他同样能信手拈来。从北京奥运会吉祥物到国航徽标、从猴年的“猴赛雷”邮票到今年热门的猪年邮票,韩美林用创作一次次跳出大众对他的认知框架。近期他还研究起了油画,称要将中国的民族元素融入西方的油画技法之中,为此他“准备了一辈子”。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依伦、杨逸男

  韩美林的创作不循章法,既“上得去”,也“下得来”。若要用一个词形容韩美林和他的艺术,或“不拘一格”最为得当。

  眼前的韩美林,穿着色彩明亮的拼色衬衣,领口是活泼的鹅黄色,外搭一件绒衫。尽管如今他已年届83岁,但一头花发依然浓密有致。

  在接受采访之前,韩美林已用6个小时的时间绘就了两幅画。他说自己是一枚标准的“宅男”,每日凌晨一两点才睡觉,早上六点就起床开始创作,这样的作息已持续了好多年。

  但在之后持续一小时的采访时间里,韩美林也丝毫未显现出疲态,他的眼神始终明亮有神,充满着孩童般的好奇,说到兴起之处,还会手舞足蹈,甚至小跑着去角落里拿起一些小熊、老鼠、蛤蟆的雕塑把玩一阵,一边摩挲一边笑:“你看,这些小动物多可爱!”

  正是出于这种对生活源源不断的热爱与好奇,韩美林笔下的万物百态才会包含着真、善、美的人间情味。

  谈创作:

  “积累得多,雨点就大”

  韩美林的画室里摆着不少书,书的类目繁多,除了一些关于古文字和艺术方面的专业书籍,还包括有《大数据时代》《犹太哲学史》等社科类的书。韩美林不仅爱阅读还爱听音乐,尤其是肖邦、莫扎特的古典音乐。韩美林说,作为艺术家,知识一定要丰富,才能做到灵感源源不断。

  广州日报:你是怎么做到灵感源源不断的?

  韩美林:人家以前说韩美林是“天才下蛋”。但是现在不是“下蛋”,是“甩籽”啦!像鱼的肚子,碰它一下我可以甩好多字,一不高兴我可以画一堆,一高兴又可以画一堆。

  教育也是主要原因,设计者要知识丰富,你看我的这些书,我还研究犹太哲学、大数据史、人类智能开发时代、新能源时代、比特时代……我们必须跟上时代步伐。搞艺术就得什么都读一读、看一看,尤其是现代艺术,不能像从前一样躲进小楼层里,光画梅花、光画牡丹是不行的。

  广州日报:你现在也在担任清华美院的教授,听说带了10个博士生,对他们也会有同样的要求吗?

  韩美林:这个是肯定的,教育是解决基础问题的。我在清华大学招博士生,不会要求学生考英语,等进校之后再考都行。好多天才的科学家、艺术家,对数学英语都不怎么感兴趣,一刀切的话容易把这些孩子挡在外面。但是美术这一专业必须得学好。

  我们以前的小学是平民小学,但是小学老师就有三个教美术的、三个教音乐的,一开始就带我们听音乐会,那个时候我们就知道了贝多芬、莫扎特,我小学四年级还演话剧呢,所以我的爱好全面跟这个也有关系。

  广州日报:你在艺术上的成就,跟你的“工作狂”风格也有很大关系吧?

  韩美林:这次故宫邮票展我只准备了一个月的时间。在还剩二十来天时,我们已经做了200件展品,但还不够摆满展厅,故宫方面就让我再继续创作。最后一共展出了400张画。你可能不相信吧,20天时间我画了400张,还不重样。

  广州日报:听闻你给夫人周建萍的定情信物,就是你一晚上画出来的179个小动物?

  韩美林:那是我们在河南做陶瓷的时候。当时我浑身都是泥巴,我太太来电话说要过来,我放下电话就开始画,一直到见着她,总共画了179张。搞艺术的都是这样,积累得多,雨点就下得大;再多点儿就是倾盆大雨、打雷闪电,这是源自对艺术的激情。

  广州日报:你是怎么做到在不同领域触类旁通的?

  韩美林:这个还是基础问题,先解决“造型”。今年我和学校的院长商量好了,专门在院里讲一堂造型课。造型是一切的根本:先抓住形象,有把握形象的能力;造型解决之后,不管碰到陶瓷的、木的、石头的材料,都能解决,创作不是问题。所以我很感谢我小学时代的老师。

  谈规划:

  “还有两个夙愿没达成”

  2019年,韩美林的“艺术大篷车”将进入四十周年,他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先是新年伊始为期一个半月的故宫“韩美林生肖艺术大展”,紧接着,韩美林的“艺术大篷车”将继续驶往中国的众多文化角落甚至世界各地,以一种中国独有的文化现象和精神情怀助力文化传承。

  韩美林说,对于艺术家而言,最好的实践就是“下去”。“‘下去’才有创作,‘下去’才能看见世界,‘下去’才能走向世界”。

  广州日报:今年你有没有规划工作重点?

  韩美林:艺术家不是这么有规律的,想到什么就画什么,反正是“创作”两个字吧。要说真的有规划,那就是“一辈子搞创作”。

  广州日报:你算不算一个有规划的人?

  韩美林:没什么规划,但也不是由着性子自己走。我这一生还有两个夙愿没有达到,正在努力。一是准备《中国古文字艺术大典》。我们已经出了《天书》了,这是前奏,在研究古文字中碰到了像《天书》这样大家不认识、不了解、古文字学家不感兴趣的古文字,我想捡起来。艺术不忌讳这些东西,因为看形象就行了。目前我已经搜集了好几万字,还在继续收集。这对社会、古文字研究和中国传统文化都是有贡献的。

  二是画油画。这个我准备了一辈子,决定放在最后一步。因为油画是外国的一种艺术形式,我得先把中国的艺术熟透了,才能融进去中国的元素。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艺术就得强调个性、民族性,假如没有民族性,这个世界就没趣了。像我们的医学可以实现国际化、全球化,但艺术不行。

  广州日报:那你认为你的个性是什么?

  韩美林:我个人的话,当然首先是民族性。个人有个人的切入口,我的切入口是古文字和古岩画,这是我的艺术起点。只是没想到这个“口”一下子划开了止不住,于是就走向了世界。其实这就是古老文化的一种发展,你要先走下去,有亲切感,老百姓才容易接受。

  谈生活:

  “把美还给大家”

  在十二生肖之中,韩美林属跑得“最快、最为灵巧”的鼠,但他最爱的动物却是“低头拉车”的牛。韩美林说,艺术家应当如牛一般,好好做贡献,把生活归成美,再还给大家。

  对艺术充满使命感的韩美林,也将这种热爱投射在了万事万物之中。

  尽管他经历过不少磨难,但却自有“活法”。作为国内最有价值的现代艺术家之一,韩美林为人热情、待人慷慨,每每与人聊到兴起,就会送上一两幅画;他还将自己的大部分作品都捐献给了国家,只为让人民了解到更多艺术之美。

  广州日报:你在意自己画作的价值吗?

  韩美林:我画画根本不问钱,不问商,就顾低头拉车。之前我的一把茶壶在香港卖了天价也都是外面在炒作,我平常并不卖画。

  作为艺术家来说,就是一头牛,好好做贡献吧,把繁杂的生活、酸甜苦辣的生活、喜怒哀乐的生活归成美,再还给大家。大家活得都不容易,给大家一点美,我认为这是艺术家的天职,艺术家没什么特殊的。

  人要是不在了,就什么都不值钱了。我把我的作品都送给国家啦,目前已经捐了有三个馆的东西了,今年还会有个宜兴紫砂艺术馆。我这样过得挺愉快的。

  广州日报:经历过很多苦难,你是怎样保持积极的心态的?

  韩美林:艺术家不要皱着眉头,也不要故意摆样子。艺术家就是个普通劳动者,甚至应该比别人付出更多。你要拿出善来去看待这个地球,包括看待空气、阳光、水、动植物,这些事物在地球上存在都不容易。

(责编:陈育柱、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