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抗日军事交通史上的奇迹

——抗战期间营救滞留香港文化人事略

何志成

2018年11月04日12:55  来源:惠州日报
 
原标题:惠州抗日军事交通史上的奇迹

香港即将沦陷,72名中英官兵秘密转移至惠州。

  香港即将沦陷,72名中英官兵秘密转移至惠州。

  现城区上塘街东湖旅店。当时文化人士来到惠州后住在旅店二楼。

  现城区上塘街东湖旅店。当时文化人士来到惠州后住在旅店二楼。

部分滞留香港文化人士被营救来到东江游击区。

  部分滞留香港文化人士被营救来到东江游击区。

    香港沦陷后,廖承志接到周恩来指示,计划秘密营救滞留香港文化人。图为秘密营救领导人廖承志(下图)和张文彬。

  香港沦陷后,廖承志接到周恩来指示,计划秘密营救滞留香港文化人。图为秘密营救领导人廖承志(下图)和张文彬。本版图片均由何志成供图

  1941年12月8日,日军偷袭美国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同日,日军第38师团在海空军的配合下,越过深圳河向驻香港新界的英军发起进攻,4天后日军占领九龙,12月25日英军投降。当时香港有180万人口,日军以香港粮食不足为由,强迫疏散70万人回乡。时国民党广东省主席李汉魂在韶关成立“紧急救济港侨委员会”,并制定《救济港侨工作大纲》实行大撤侨。此后,香港同胞每天经淡水、惠州等地返内地者不下千人,他们所到之处,都受到热情接待和妥善安排。其中由共产党人主导的、营救被困香港的著名文化工作者和进步人士,是最为精彩的一幕。

  800多名文化工作者和进步人士被困香港

  1941年冬,日军侵占香港后,有800多名文化工作者和进步人士被困在香港,处境困难。周恩来急电廖承志,设法营救困留香港的文化工作者和爱国民主人士,将他们安全撤到东江游击区。廖承志接到周恩来指示,当即向地方党组织和林平转达,计划进行秘密大营救行动。林平返回石龙,即向曾生、王作尧两部传达周恩来和廖承志的指示,着手开辟九龙返内地的东、西两条交通线,组织力量从九龙交通站秘密护送各界进步人士到东江游击区,再转往大后方。交通线的西线,即陆上交通线,从青山道经荃湾、元朗、赤尾,进入宝安游击区;东线,即水上交通线,由九龙经西贡村、沙鱼涌、淡水进入惠阳游击区。会议决定那些在国内外有影响的民主人士、国民党元老等,由水上交通线转移;其他绝大多数的文化界人士,则走陆上交通线,再分别转送至大后方或敌后抗日根据地。为确保途中安全,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在两条军事交通线上分别设立了多处交通站,派精干的交通员做向导,由便衣交通队分批分段护送。

  1942年元旦之夜,廖承志和连贯及乔冠华等乘小木船从香港偷渡到九龙交通站,由武工队护送走东线,通过启德机场附近的牛池湾出了封锁线,走打蚝墩、沙角尾、大环村,到企岭下海湾,登上护航队武装船渡过大鹏湾,凌晨3时在沙鱼涌上岸,经田心接待站转往石桥坑,曾生在那里迎接他们。1月9日午夜,3只木艇载着邹韬奋、茅盾等20多人,由交通员带领从香港偷渡至九龙交通站,在武工队护送下走西线,经青山道口、九华径、荃湾,进入大帽山区,再经落马洲,渡过深圳河,在赤尾上岸后,翻过梅林坳到达游击队根据地的宝安白石龙村,受到林平、曾生、王作尧和根据地军民的热烈欢迎。

  接着国民党左派、老同盟会员何香凝女士和柳亚子先生,以及廖承志夫人经普春等由地方党组织护送,乘船从鲤鱼门到大鹏湾不幸遇险,在海上漂流8天,断粮缺水,经曾生游击队护航队救援护送至汕尾安全登陆。据何香凝的女儿廖梦醒回忆:“香港沦陷后,母亲和柳亚子先生等一起,乘坐共产党方面准备的船只前往东江……可是出海之后,偏偏海面上一点风也没有,原来预计两天到达东江的,却在香港海面徘徊多日,船上的食水和粮食均已告罄,大家都很焦虑。”后来船主下船取水途中碰到共产党游击队,听到船上有廖仲恺烈士夫人,立刻向中共党组织报告,并送来了煮好的鸡蛋和牛奶,往船上抬进几箩重达百斤的番薯和装足了淡水。此时正好海上起风,船便一路顺风驶向东江的海丰。当时何香凝感怀之下,写了一首 《香港沦陷回粤东途中感怀》诗曰:“水尽粮空渡海丰,敢将勇敢抗时穷。时穷见节吾侪责,即死还留后世风。”

(责编:陈育柱、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