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蓁蓁:三个维度辨析数字经济

2018年11月02日23:01  来源:人民网-广东频道
 

  人民网广州11月2日电(吕绍刚、王星、夏凡)11月2日,黄埔国际财经媒体和智库论坛在广州举行。人民网总裁叶蓁蓁发表主旨演讲。以下为全文内容:

  数字经济是撬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杠杆。人民网是数字经济的传播者,也是实践者。今天我将结合实践,与各位分享看待数字经济的三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技术。

  我来自浙江南部的一个村庄。大约在38年前,村里还没有通上电。因此,村里面先富起来的人凑钱买了一台柴油发电机,又花了很大的工夫,去镇上请了一个电工师傅来给我们接电。然后,我们所有人集中到小广场上进行培训。

  我只有4岁,多数内容都忘记了。只记得,当时的电工告诉我们,电灯泡不要用手去摸,与油灯不一样。被油灯烫一个水泡,过几天就好了。但是电灯里面藏着一只“老虎”,你要去摸它,老虎可能会跳出来把你吃掉。

  这个故事对大家而言,很古老。在今天这个现场,我们所有的电,一按开关就打开了。电这种技术,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不再神秘、不必焦虑,更无需惧怕。但是,跟电类似的故事,和我们村类似的故事,其实今天还在发生。

  在互联网领域,人们面对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时,都经历过类似我们村对电力一样的期待、焦虑,乃至惧怕。当然也有很多人感到兴奋,尤其是创新创业的企业家们,因为这意味着很多的机会。

  从这样的故事里,我们发现成熟的技术具备3个特征:简单、方便、廉价,随手可得,非常便宜,甚至可以忘记它的存在。

  所以,当我们今天站在工业文明向数字文明、信息文明转型的门槛上,好消息是,我们已经迎来全新的技术和可能性;坏消息是,这些技术都处在幼年期,非常不成熟,让我们感觉到很难使用、很昂贵,就像我们村要买发电机,花代价请电工一样。

  回顾历史,人类经历了4次传播的革命:第一次是文字的发明,第二次是印刷术的发明,第三次是电讯技术的发明,第四次是互联网的发明。所有的发明、技术的演变都让文明的普及程度越来越高,参与的人群越来越多,而成本越来越低。

  据统计,一种新的技术和传播形态,在中国普及的速度不断加快。收音机普及到5000万人用了38年,电视用了13年,互联网用了4年,微博用了14个月,而微信只用了10个月。因此,成熟的技术将会以非常快的速度,让更多的人参与,而门槛变得很低。

  例如,微博把生产、传播、获取信息的门槛变得非常低。140个字以内就可以发一条微博,于是,有小学文化就可以生产信息、传播信息。这打破了高知识群体对信息生产、传播的垄断。

  最近半年来,有一个叫做“抖音”的新玩意,在中国大地迅速流行开来。这是信息传播与获取门槛的进一步降低。有了抖音,用户不需要认识字,连小学文化都不需要,拿起手机就可以拍一段视频,自动配音乐、自动美颜,小姑娘可以变得更美,小伙子可以变得更帅。这种新技术,让参与的人群变得更广,门槛降得更低。

  还有大家都知道的“拼多多”。大城市的人可能都会笑话,认为它是低端的山寨货平台。但是,它能在阿里巴巴、京东这么多的电商巨头的夹缝中生长,说明什么?因为,在广大的三线、四线、五线城市,甚至农村,有一大批人需要享受数字经济的红利,要低成本参与其中,因此才有了这样的电商平台。

  第二个维度:产业。

  人们说,今天是跨界的时代,但是“跨界”这个词有问题。“跨界”,意味着你心中的行业有固定不变的边界。但是回顾人类历史,什么时候存在过固定不变的行业边界划分呢?每隔一段时期,长则数百年,短则几十年,行业边界就会发生变化。

  因此,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无界的时代。一切的生产要素都在重新组合,行业会被重新命名,新的行业会出现,旧的行业会消失。以我所处的媒体行业为例,大家都说“一切皆媒体”,所以媒体行业似乎形势不妙。但是反过来,媒体正在反向渗透到一切行业当中去,与一切行业发生融合。这是媒体行业所面临的巨大机会。

  在这样的数字经济时代,从产业视角而言,要理解数据是数字经济的关键要素。未来的社会化分工,会围绕着你所掌握的数据类型和数据能力进行划分。

  比如说,过去的媒体,自己采访、编辑、排版、印刷、发行、做广告。这其实就是缺乏社会化大分工的生产组织方式。在今天数字经济的时代,各种机构通过掌握的数据,可能给媒体行业分化出内容风控、用户画像等新的行业,产生新的生产组织方式。

  第三个维度:城市。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竞争刚刚开始。原来有优势的,未来未必有优势。因为数字经济对要素的需求变了。

  在农业文明时代,中国的中心城市长安、洛阳,永远不会想到未来会有城市叫上海、深圳、广州——这些当年的蛮荒之地,在工业文明时代成为中心。同样,50年前的纽约,也不会想到出现一个叫“硅谷”的地方,会取代纽约成为世界的创新中心。

  新的要素在重新赋予、重新塑造中心城市。在中国,4年以前,一个叫贵阳的地方,提出要发展大数据的时候,大家都在嘲笑它:怎么可能?可是4年过去了,我们发现真的可能。就在半个月以前,又有一座城市提出发展VR产业,这座城市是南昌。有人又怀疑:怎么可能?但是因为有贵阳在前面,大家已经不敢轻易否认它的可能性。

  所以,在数字经济时代,我们需要思考:什么样的要素,可能决定城市未来的地位。

  我想,创新型公共产品的供给能力,特别是对创新人才的吸聚能力,将决定一座城市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地位和价值。

  我就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

(责编:陈育柱、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