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网上中介服务超市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

2018年09月12日08:12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我省网上中介服务超市呼之欲出 管理办法已开始公开征求意见

  近日,笔者从广东省编办了解到,历时半年建设的广东省网上中介服务超市(下称“中介超市”)已投入试运行,江门市民政局“社会组织注销清算、法人离任审计项目”和肇庆市“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国土部分)工程复核项目”通过省中介超市成功选取了中介服务机构。在此基础上,省中介超市配套管理办法也已起草完成,目前正在省编办门户网站上公开征集社会各界意见建议。

  近年来,随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不断推进,我省的行政审批效率得到很大提升,但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仍存在一些问题,如“中介不中”“红顶中介”“中介中梗阻”等,在一定程度上蚕食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红利。今年2月,省委、省政府结合深化“放管服”改革和推动“数字政府”建设部署,部署建设全省统一的中介超市,将其作为解决全省中介服务问题的重要抓手,进一步改善我省营商环境、推动转变政府职能、促进高质量发展。

  经过半年的大力推进建设,省中介超市已基本建成,并开展了试运行。据省编办相关业务负责人介绍,中介超市建设充分体现“四个一”的特点:

  一套规则、全省适用。在充分吸收借鉴省内外经验做法基础上,省编办牵头研究起草了《广东省网上中介服务超市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构建起全省统一的中介超市管理框架。《办法》共9章60条,分为总则、职责分工、入驻流程、选取流程、合同管理、信用管理、投诉处理、责任追究和附则,对相关概念、适用范围、基本原则、部门职责分工、中介服务机构入驻、项目业主入驻、采购规则、选取规则、信用管理、投诉处理以及责任追究等内容进行了明确。《办法》贯彻深化“放管服”改革精神,突出体现“入驻零门槛”“办事零跑动”,中介服务交易实行全流程网上办理,实现“交易不见面”“过程全留痕”;突出统一化、标准化管理,有效破除层级隔离、地域藩篱、行业限制,推动形成全省统一的中介服务市场,解决全省各地中介服务资源不均、中介垄断、地方保护等问题。为使《办法》的制订出台更加严谨、科学,最大限度凝聚社会共识,营造社会各界积极参与的良好氛围,目前省编办在广东省机构编制网公开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建议(http://www.gdbb.gov.cn/),企业和群众如有意见建议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反馈。

  一个平台、全省通用。在深入调研和借鉴惠州、中山市超市平台经验的基础上,根据“数字政府”建设统一规划、建设、部署的原则,统筹考虑中介超市建设总体框架和管理办法提出业务需求,对平台功能需求进行分析研究,基本完成了全省统一的中介超市平台开发建设,不落按地方和部门分散建设的窠臼,破除地方和部门利益,打破系统分割、烟囱林立、信息孤岛的信息化系统建设怪圈,真正实现一个网上服务平台全省各地各级各部门各行业共用通用,企业和群众全天候、全覆盖都可以办事,充分体现了“互联网+”一体化、扁平化、集约化的特点和优势,为全省各地各级项目业主、中介服务机构自由开展中介服务交易提供重要的信息化技术支撑。

  一地进驻、全省通行。按照“应进必进”的原则,推动各地各部门与行政管理相关的中介服务事项,全部进驻中介超市。截至目前,有28个省直单位207项和21个地级以上市中介服务事项8236项在超市平台确认发布,省、市、县中介服务事项库基本建成。按照“广纳贤才”的原则,面向全国中介机构广发“英雄帖”,邀请全国范围内具备相应资质的中介服务机构入驻中介超市。在中介机构申请入驻过程中,通过网上身份认证、信息共享、自动核验等手段和方式,入驻程序全程网上完成,实现中介服务机构进驻“零门槛、零跑动”。通过加强对入驻标准和资格的公平性审查,打破区域和行业等限制,真正做到符合基本条件的中介服务机构,不管是省内还是省外的,只需在我省任一地方成功入驻,自动归入全省统一的中介服务机构库,可按相应要求承接全省各地各级各部门各行业的中介服务项目。截至目前,我省中介超市已成功入驻884家中介服务机构。

  一处失信、全省受限。为加强中介服务机构监管,避免出现“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现象,中介超市建设在降低准入门槛、引入竞争机制的同时,构建以信用监管为核心的监管体系,切实加强对中介服务机构的监管,充分运用信用广东建设成果,实现与信用广东信用信息双向共享,形成中介服务机构“信用脸谱”,并探索建立一处失信、全省受限的联合奖惩机制,对有失信的中介服务机构给予一定限制;对严重失信或违法的中介服务机构列入黑名单,并清退出中介服务超市。

  省中介超市将在管理办法颁布实施后正式上线运行,推动我省形成全面开放、竞争有序、规范高效的中介市场,最大限度集聚国内优质中介服务资源,增加中介服务有效供给,提升中介服务质量,降低实体经济制度性交易成本,斩断政府部门与中介机构的利益关联,助推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取得良好的经济效果和社会效果。

  撰文:黎巧能 骆伟青

(责编:牛攀、陈育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