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早产儿“闯关大冒险”

2018年07月12日09:16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早产儿“闯关大冒险”

  NICU里的低体重新生儿。

  NICU里住着上百个小婴儿,其中大部分是早产儿。

  低体重早产儿。

  熊小云在NICU照看早产儿。

  医护人员在核实NICU婴儿用血。

  在这间600平方米的NICU里,住着上百个婴儿,其中大部分是早产儿;在这里,体重最轻的一个早产儿重量不到400克,与他幼小的身躯相比,那些直径不超过1.65毫米的医疗管道显得那么粗。NICU里没有此起彼伏的稚嫩哭声,非常安静,只偶尔有声轻微的啼哭,护士熊小云说:“有的宝宝连哭泣的力量都没有。”

  据统计,近年,在深圳市妇幼保健院每年出生的新生儿超过2万人,而每年平均有6000名早产儿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以下简称NICU)接受治疗。近年来,低体重的早产儿呈增多趋势,他们中的大部分需在医院的NICU度过最初的一段时光。NICU里的医护人员成了他们的“临时妈妈”。

  早产儿:

  最低体重患儿仅390克

  说话温声细语又冷静坚定,在深圳市妇幼保健院NICU工作近20年,熊小云照顾过许多低体重儿,是资历最老的“临时妈妈”。深圳市妇幼保健院NICU去年救治成功的胎龄23周、出生体重仅480g的“早早”,创造了我国体重达最小极限的超早产儿存活下来的纪录。奇迹的发生离不开NICU里护理团队的精心照料。近日熊小云还当选了“2017年度深圳市卫生健康十大杰出护士”。

  熊小云的手看上去略厚又有些褪皮,这是一日平均近百次消毒导致的。由于超早产儿免疫功能低,稍不注意就会全身感染,导致败血症。因此喂一次奶、更新一次尿片、擦一次身子、 换一次床单、检查一次身体……每接触一次,医护人员就要消毒一次双手。

  熊小云1999年调到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当时正好有一个28周的新生儿需要她来照料。“当时我感触特别深,早产儿吃喝都不能自主进行,家长有非常强烈的意愿希望孩子能活下来。而下班回到家,看到自家孩子能吃能玩活泼可爱。这种对比反差让我特别触动。”熊小云说。

  洗手消毒、穿上白大褂、戴上鞋套进入深圳市妇幼保健院NICU……这里绝大部分是28周以下的早产儿或超早产儿,最新收治的最低体重患儿仅390克,患儿整个只有巴掌那么大。“有些超早产儿的皮肤还没有发育完全,就像果冻一样薄透。刚开始护理时,我都不敢摸,很怕弄伤他们。”熊小云说:“等慢慢适应了,就发现早产儿虽然小,但只要护理时仔细些,是不会有问题的。”

(责编:李语、陈育柱)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