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涌汕头:从龙湖荒地到华侨试验区

2018年06月12日08:12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潮涌汕头:从龙湖荒地到华侨试验区

  亲历者说

  原汕头特区管委会副秘书长回忆特区初创:

  创办特区的实践

  最重要的是转变了思想观念

  南方日报:您曾参与汕头特区初创,有什么事情令您印象最深刻?

  谢继儒:我是1983年汕头实施地市合并时调到汕头经济特区的,直到1999年退休,担任原特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副秘书长,龙湖区政协主席等职务,基本上经历了汕头特区初创的艰辛岁月。

  汕头特区有两方面让我印象最为深刻:一是坚定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解放思想、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改革精神。二是坚持实事求是的优良作风,量力而行、艰苦朴素创办经济特区的创业精神。

  “改革开放”在今天看来是一个常谈的话题,但在上世纪80年代初却一点不轻松。当时一方面迫切要求改善民生,发展经济,另一方面一时又难以接受国外、港澳地区的新事物,在这种情况下要引进外面的人来办特区,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现在回过头来看,汕头特区是在先天条件明显不成熟的情况下办起来的。汕头没有像深圳、珠海、厦门毗邻港澳台的区位优势,也偏离广东经济发展的核心区。此外,汕头特区是在汕头市里划出1.6平方公里的一小块地方来办的。在基础设施上,汕头上世纪70年代后期的景况十分苍凉,被形容成楼房残破,街道污垢,竹棚乱搭,道路不平,电灯不明,电话不灵,民生艰难。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汕头特区靠特区人奋力拼搏办起来。

  南方日报:初创阶段“摸着石头过河”,汕头特区有哪些探索?

  谢继儒:尽管条件极差,汕头特区还是始终坚持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针对一些不适应改革开放的问题着手探索,实事求是地启动了特区自身的制度建设。

  比如在引进外资、发展非公有制经济方面,我们率先制定出台了《汕头经济特区个人独资企业条例》,成为全国首部独资企业法规。又如在改革住房制度方面,1984年第一期干部宿舍分配时就实行了个人缴纳30%的住房制度改革,启动了住房商品化的探索。

  在改革用人制度上,1984年将干部原来执行的“无限期委任制”改为“任期制”,企业干部改为“聘任制”,明确干部的职责权限,率先实施了领导干部定期述职评议,企业干部则全部推行合同制。

  在管委会办事作风上,率先推行了24小时审批答复制,要求24小时之内必须要给出答复,提高工作效率。

  南方日报:在经济发展方面呢?

  谢继儒:当时开发1.6平方公里的特区,起码需要2亿元的资金,但每年只有拨款640万元,于是汕头就“开发一片,建设一片,投资一片,获益一片”,后来这也成为汕头特区发展的经验做法。当时我们想,汕头人最擅长的就是创汇农业,于是拿出100万元在农业预留区珠池一带开发了1.4平方公里,放手养育虾,后来单是农产品出口,一年就进账几千万美元,为特区积累了“第一桶金”。

  在初创的10年,汕头特区建成了6个工业区,4个综合配套小区和1个农业生产区,10年建成面积接近9平方公里。10年累计批准签约利用外资项目1315项,协议投资额8.2亿美元。

  南方日报:当时华侨为特区建设提供不少帮助,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

  谢继儒:汕头特区“因侨而设”,大批海外华侨为特区的发展付出了很多心血,尤其乐意为家乡兴学育才和发展医疗事业。

  比较遗憾的是,当时不少潮汕籍的华人华侨带着回报桑梓的热情回来,可由于投资成本过高等客观因素,一些项目没有落成。例如有一位泰国实业家多次来汕头考察,但由于电力供应不足、交通条件较差等原因,这个高达8000万美元的浮法玻璃项目最终在深圳蛇口落户。又如汕头当时公路路面坑坑洼洼,在车上坐着,人感觉又慢又抖,侨商都戏称“骑着马去汕头”。

  40年转瞬而逝,回望过去,如何解决华人华侨的爱乡热情与投资成本过高之间的矛盾?从当年的工作可以总结出一条经验:汕头要吸引投资,关键还是在于改善投资条件和营商环境。

  我想,通过创办特区的实践,最重要的是转变了人们的思想观念。创办特区使我们增加了对外交往,开阔了视野,敢于学习借鉴,勇于探索冒险,在认识领域实现飞跃。

(责编:胡苇杭(实习生)、陈育柱)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