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大人的初恋》豆瓣冲破“良好”评级

2018年05月14日10:22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导演陈正道:用电影规格拍电视剧

  黄景瑜饰演“千年狐妖”贺兰大人

  宋茜饰演的皮皮是一个平凡女子

  贺兰大人在现代找回千年以前的“初恋”慧颜

  最近,由陈正道、许肇任执导,宋茜、黄景瑜领衔主演的奇幻爱情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以下称《千岁大人的初恋》)在腾讯视频开播。让人意外的是,这部名字听着有点“脑残”的偶像剧,居然在豆瓣一路冲破“良好”评级,达到7.4分。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等剧中屡试不爽的“千年之恋”模式又一次成功了,而这次讲述的是人类与狐族的爱情故事。

  近日,《千岁大人的初恋》导演陈正道接受了记者采访。他曾执导过《盛夏光年》《重返二十岁》《记忆大师》等爆款电影,这次是他首次执导电视剧。他表示,《千岁大人的初恋》幕后班底都是“电影咖”:“我是用电影规格来拍电视剧。”

  A故事:反套路桥段清新脱俗

  《千岁大人的初恋》根据施定柔的小说《结爱·异客逢欢》改编,此前她的小说《沥川往事》也曾被改编为热播电视剧《遇见王沥川》。《千岁大人的初恋》讲述神秘的考古学家贺兰静霆(黄景瑜饰)实则是狐族右祭司,被族人称为“贺兰大人”。他以花为食,热爱“月光浴”,白天双目失明、夜晚视力极佳,每分钟心跳只有3下。1000年前,一个叫“慧颜”的女孩用生命为贺兰大人换来了能在夜晚看清物体的视力,于是,贺兰大人在此后的时间长河中寻找每一世的慧颜并与她相伴。剧中的背景已经来到现代社会,慧颜这一世变成了关皮皮(宋茜饰),她对自己的前世以及贺兰大人都已经完全遗忘。关皮皮是杂志社的实习生,一个平凡的女孩,性格温吞,还有些不自信。她本来有个青梅竹马的高富帅男友,没想到男友却移情了她的闺蜜。这时,只有贺兰大人一直陪在她身边,给予她温暖,让她慢慢放下心防大胆去爱。

  虽然故事听起来有点老套,但剧中出现了许多反套路桥段。比如,一开头贺兰大人为了接近关皮皮,使出了“一见钟情”的套路,谁知道却被皮皮当成了乞丐,还送了他一大把零钱;首集中,贺兰大人和他的两个随从偶遇宠物狗,竟然不改狐狸本性,三个大男人被吓得蹿到喷泉池边上……这些生动的细节让整部剧显得清新脱俗,也让角色非常讨喜。

  B制作:每集加独白形式新颖

  由于陈正道原来是电影导演,所以《千岁大人的初恋》用的是电影制作班底。他说:“当初我们就希望这部剧能够用电影的规格来拍。三个摄影指导都拍过电影,林志坚跟我合作过《重返二十岁》,何宝荣是香港知名摄影师,他带来的灯光师做过《一代宗师》。还有造型师刚刚做完汤唯去戛纳的造型。就连片头也是数字王国做的。”在拍摄中,陈正道和台湾师兄许肇任分两个制作组拍摄:“我们总共有4个摄影师,分成两个制片团队一起拍摄,可以在打光、场景和拍摄上花更多时间做到最好。”在工作分配上,陈正道主要拍现代戏份,“前世”的古装戏份则由许肇任完成。

  有观众留意到,《千岁大人的初恋》每一集结尾处都会有一段角色的内心独白。例如首集中,贺兰大人的独白就诗意盎然:“我贺兰静霆,是一位900多岁的狐狸,来自遥远的天狐星。900年来,我是狐族的右祭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里的一切陌生而熟悉,这不是我第一次来到地球,这里白昼喧嚣熙攘,夜晚怡红快绿,却远没有故乡的风情。在我的故里,晚风吹过树梢,月光是醉人的佳酿,我能听到鸟兽在寂静中沉眠,生命热烈生长……”说到这些独白的设置,陈正道表示:“这是编剧沈阳的主意。这是一部奇幻剧,童话故事其实就是我们平凡生活中的一些感触和幻想,我们希望这些独白能打动现代人的心。”他还笑说,这种独白的形式也是有意针对现在很多剧集被播出方越拉越长的情况:“如果每一集最后都有一个结语,这部剧以后就不会发生24集的剧本却被剪成三四十集的情况了。”

  C演员:全身心投入演技飙升

  在这部剧之前,黄景瑜最为人熟知的角色就是今年春节档电影《红海行动》里的狙击手顾顺。这次在《千岁大人的初恋》里,黄景瑜再次让观众眼前一亮。陈正道也对他赞不绝口:“他演出了角色的那种社交障碍感,他会害羞,不知道怎么与女性相处……这样的处理方式显得很可爱。”女主角宋茜此前连续演了《幻城》《上古情歌》等多部古装剧,演技一直遭受观众诟病,没想到这次的表现却令人惊喜。陈正道透露:“皮皮到后期会展现出很大的勇气,希望观众能撑到第16集,看到这个傻白甜的蜕变。宋茜演得很自然。”

  说到选角,陈正道揭开了背后的故事:“三个投资方中,腾讯好像没有,但芒果、乐漾都递给我很多演员的资料,供我们参考。我们也有请他们来试镜,但没选上。投资方有时也会提两句,但我都假装没听到。我还是希望选出最适合角色的演员。”据悉,目前被选上的配角都经过了三四次试镜。在拍摄过程中,剧组对演员的管理也相当严格。这部剧有很多戏份在泰国完成,陈正道表示:“我们把所有演员都扣在组里3个多月,泰国距国内比较远,大家没办法飞来飞去轧戏,演员的精神都集中在这部戏上,还给了我们很多意见,蛮好玩的。大家都是全身心投入。”(记者 龚卫锋)

(责编:徐可欣(实习生)、李士燕)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