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广州这个窗口 欧洲人爱上了中国戏

2018年05月07日09:38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通过广州这个窗口 欧洲人爱上了中国戏

  清代时戏曲大流行

  钱德明像

  伏尔泰《中国孤儿》剧照

  《赵氏孤儿》剧照

  清代来华的法国人钱德明,是将《孙子兵法》介绍到欧洲的第一人。这位活跃于18世纪下半叶的汉学家,另一个大家所不太知晓的贡献,是将中国的古典音乐和音乐理论,第一个系统地介绍到了西方。经由他,以及与他有着类似想法的一些欧洲人,中国的传统戏剧在明清之际,曾给欧洲造成了相当大的震撼。

  钱德明在广州待了很长时间。他1750年7月27日到达广州,1751年8月22日进京,如果没有广州这样作为中西方交流枢纽的媒介,很多被我们今天津津乐道的“交流”就可能没有发生的机会。

  第一个系统介绍中国音乐的欧洲人

  听戏,在经历了起起伏伏之后,近年好像又逐渐回到了一部分人的生活当中。世界古典戏剧,一般认为有三大主要体系,希腊、中国和印度。在当代仍能保持旺盛生命力的,则属中国和希腊的体系。由于文化背景和生长土壤的不同,东西方古典戏剧呈现出的面貌大相径庭。

  钱德明有着很高的音乐天赋,也受过比较系统的音乐训练。他清醒地认识到中西音乐之间的巨大差异——“你们的音乐不适于我们的耳朵,我们的音乐也不适于你们的耳朵”,为了更好地欣赏中国音乐,他将此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

  1769年,钱德明从广州向法国寄回了他精心搜集的中国乐器,以及他的论稿、译著。他将他们小心地分装在三个箱子中,并给收件人写了一封信:“我已请求在广州的杨神父负责把第二和第三个箱子装在不同的船上,以使我付出了如此辛苦而写成的这部论著不会面临被丢失的危险。”

  在钱德明之前来华的欧洲人,也有一些对中国音乐的零星记载,但多半持否定态度。而钱德明则不然,他曾经指出,“我敢十分肯定地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早通晓和声学的民族,他们最广泛地吸取了这门科学的精华……他们的和声学是包括在一个总括万物的‘和弦’中的,它存在于物质力量之间、精神力量之间……所谓声音的科学,只不过是对于这一总括万物的和弦的展现形式。”应该说这个评价,已经对中国古典音乐中追求的“道”有了相当的理解和认识。他还说:“中国人是(欧洲)大才子们所探索研究的音乐体系的真正创始人。”评价很高。

  对于钱德明的具体论断,后代学者、专业人士们有不同的观点和看法,但毋庸置疑,他介绍中国古典音乐的作品,在欧洲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他的《中国古今音乐考》是向西方人系统介绍中国音乐的开山之作,有人这样评价:“钱德明神父有关中国人音乐的著作在18世纪下半叶就如同满月一般闪烁光芒。与它相比,这一时代的其他著作仅仅如同一闪即逝的小流星一般。”

(责编:徐可欣(实习生)、牛攀)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