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主流电影”的崛起及其启示意义

2018年04月14日09:06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新主流电影”的崛起及其启示意义

  《战狼2》宣传海报。

  《红海行动》剧照。

  编者按

  近年,国产电影创作者从未停止过对主旋律电影创新叙事、商业电影在主流价值观表达上的探索,正是这些创作实践,推动了更符合社会、时代和观众需求的“新主流电影”的出现。围绕中国电影行业的新变化与“新主流电影”的崛起,连日来,南方日报从当下为何新主流电影受热捧、导演有哪些创作经验、专家怎么解读这一新概念、新流派等多个角度进行了报道。本期文艺评论,特邀三位对该现象颇有研究的一线电影专家陈旭光、赵卫防和皇甫宜川撰文,从新主流大片的艺术选择、新时代中国电影“工业美学”的建构以及“新主流大片”与国家形象等多维视角,对“新主流电影”进行了深入探讨,请读者垂注。

  中国电影质量提升与“工业美学”建构

  ●陈旭光(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

  在对文化创意文化产业进行的各种分类中,电影都是题中应有之义,并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可以说,电影是一个“核心性”的文化创意产业,因为它以创意为王,适合产业集群,品牌经营,从开始的创意策划、编剧到导演、表演、拍摄制作再到宣发营销,是一条长长的产业链。我认为,电影不仅创造了实体经济,它所产生的符号效应、符号价值,对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及国家文化海外推广等方面所起到的作用,都不是单纯拿票房可以衡量的。在这一背景下,笔者希望通过电影产业的具体运作,来探讨、寻找出文化产业某些一般性的规律和特点。

  新主流电影大片的发展需要成熟完善的工业体制来支撑,需要中国电影工业的“升级换代”。2017年的《战狼2》热映之后,“电影工业”“重工业电影”“工业升级”等名词术语一时“洛阳纸贵”。但在笔者看来,只有做到以下三个方面,才能真正带动中国电影的质量提升,迎来中国电影的新时代:第一,内容和文本不分家,注重剧本质量,讲好中国故事;第二,优化管理机制,发挥最大效益;第三点才涉及到工业品质、技术指标的问题。

  虽然不少论者主要是从《战狼2》作为大投资、高概念电影大片在投资、视效、场面、道具、特效技术上的精益求精、不惜重金方面立论的,但我更偏重于去思考《战狼2》在整个运作的完整产业链方面的规范化、制度化、机制性方面是否符合“电影工业美学”特性。吴京在《战狼2》中身兼编剧、导演、主演以及投资人之一、实际制作人之一等数职,是让人敬佩的“拼命三郎”,但对电影产业来说这并非常规的运作模式。我说过,中国电影市场空间很大,处处会有意外惊喜,但对于电影从业者来说,不能总以一种渴望成为暴发户的投机心理做“奇迹”,奇迹是可遇不可求的。在文化产业运作中,我们应该寻找一些可复制性、可持续性生产的案例,老老实实做内容,而不是期待一夜奇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部实现56亿票房的奇迹电影,或许不如五六部在成熟的电影工业机制中稳健生产出来的十几亿票房的主流大片更具有启示意义。

  《战狼2》式的超级奇迹是不可复制、不可预期的,但稳健的、可估算的、工业化制度化的机制,却可以为新主流电影大片找到自信和保障。纵观近年来的中国电影,以及正在成长中的“导演新力量”群体,可以看到,新一代导演力量正在遵循或是建构着某种电影工业美学。我认为这些电影导演所践行的电影工业美学的核心思想,既有电影产业观念,又尊重电影艺术规律和文化需求,既服从电影工业化生产机制,又在体制内顽强表达自己的诉求,在艺术和商业间寻找某种折中和平衡。

  这些电影导演堪称“几代同堂”,在这其中有很多新导演崭露头角,且形成了自己的特色、特点。他们在电影的融投资、编剧导演制作、后期产品开发及宣发营销等各个环节,都有自己的新理念、新实践,甚至连艺术电影,也在市场化的环境下摸索出了新的运作模式。践行新的工业美学观念的导演新力量构成非常复杂,表现各异,但据我观察,他们也有一些共性:

  第一,产业化观念。不像过去将电影单纯视为宣传工具抑或一种文化象征,而是更多地把电影看作产业。

  第二,“制片人中心制”在发挥作用。导演要和制片人之间构成一种合适的张力,不能导演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制片人中心制”对我们的教育体制、影视人才的培养都提出了很多新的课题。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既有文化产业管理专业也有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如果将两者结合,是否也能培养出未来的优秀制片人?我想若是如此,对中国电影产业未来的发展可谓功德无量。

  第三,电影生产机制与导演个人才能的发挥,这两者之间的关系趋于稳定和成熟。陆川的硕士论文叫做《体制中的作者》,回过头去看,中国很多导演能够服从“制片人中心制”这个原则,但也有很多导演天马行空,我行我素。在“制片人中心制”这一“体制”内,也许导演个人的天分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制约,但有助于生产出大量稳健均衡的类型电影大片。试问,谁会看不起希区柯克、马丁·斯科西斯这样的“体制内的作者”?实际上,很多大导演在受到制约的情况下拍出的电影反倒不错,而一旦个人天马行空,作品有时反倒成为自说自话的梦呓!

  第四,类型电影的实践。所谓类型电影,指的是有可持续生产力的模式化影片,这是电影工业美学构建的原则之四。

  综上所述,我提倡的,同时也是导演新力量所践行的电影工业美学构建的原则,是“在限制中求自由”,要勇于“戴着镣铐跳舞”。对于某些天才导演来说,这可能会在创作上带来一定的束缚,但是它可以培养出大批能够符合大多数普通人的愿望和适宜在美好生活中享受的艺术作品。古典艺术、古典美学中那种清高孤冷、不食人间烟火的阳春白雪之美,是“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式的,但是我们也需要有大红大紫大绿的年画。我们需要“清水出芙蓉”式的美,但更需要大量繁复绮丽、年画风格的美。你可以说后者世俗、艳丽,不够高雅,但是,它的生活气息是非常浓郁可贵的,是宗白华先生所说的“常人”所喜欢的。

  在电影工业美学的原则当中,这批新导演所达到的美,也许是平均的美、大众的美、世俗的美、均衡的美,但也是生活的美、现实的美。中国电影的人口红利的大旗到底还能扛多久?在影院、银幕等硬件设施刚性增长之余,在中国电影观众市场充分培育之后,我们要将电影视为文化产业、创意产业或文化工业。尤其要在剧本质量、生产运作机制的规范合理、程序化上多下功夫,从而探索并建构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接地气”的、本土化的“中国电影工业美学”,唯有这样,中国电影工业的发展才是可预期,也是可持续的。

(责编:李语、牛攀)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