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事实孤儿”有福“童”享

2018年04月11日15:14  来源:人民网-广东频道
 

  人民网广州4月11日电(李语、实习生徐可欣)近年来,“事实孤儿”逐渐进入大众视野。他们与孤儿一样孤苦无依,但在社会关注度、救助政策和制度上又远不及孤儿,甚至常被“忽视”。

  关爱会迟到,但不会永远缺席。随着人们对“事实孤儿”了解的增多,他们的救助也有了新进展。近日,人民网《界别圆桌汇》栏目邀请民建广东省委秘书长欧壮喆,致公党广东省委会社会与法制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周莳文,民革广东省委会经济委员会委员、河源市政协委员姚家芳三位嘉宾,探讨如何让“事实孤儿有福‘童’享”。

  身份认定是难题

  “‘事实孤儿’与孤儿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是有父母、有监护人,但不能或者不完全能履行抚养责任或者监护责任的,一个是完全没有父母或查找不到父母。”周莳文表示,“事实孤儿”有的是父母残疾,有的是父母服刑,有的是父母完全失去行为能力。

       姚家芳在调研中也发现,导致“事实孤儿”出现的原因,有各种各样。对他们进行甄别,存在一定难度。“孤儿的认定,可以依据户籍,但大量的‘事实孤儿’是没有户籍的,法律上也没有明显的界定。”周莳文补充说。

  对于这一群存在于法律边缘、政府救助边缘,生活在灰色地带特别弱势的群体,姚家芳非常担忧:“他们在未来会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的可能性比孤儿还要大,更值得我们去关注。”

  生存教育现状堪忧

  在欧壮喆看来,目前“事实孤儿”的生存和发展存在很多的困难,比如生活难、读书难、发展难等。

  “大多是依靠亲属亲戚抚养,而主要是年长的一些祖辈抚养。这些家庭本身就是生活困难的五保户、低保户。他们虽然有心,但也无能为力,导致目前‘事实孤儿’生活上极度困难。”欧壮喆说。

  在教育方面,欧壮喆调研发现,“事实孤儿”受教育的层次明显低于同龄儿童。“370个‘事实孤儿’受访对象中,有50多个文盲。‘事实孤儿’相比同龄人辍学率从小学到大学呈逐段上升趋势。”

  “有些正处于叛逆期,觉得自己是没人要的孩子,心理上承受压力,导致他们在学习上没有动力。”姚家芳提出,不少“事实孤儿”的心理健康状况,也十分令人担忧,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救助体系仍需完善

  “即使被认定为‘事实孤儿’,目前的救助也不够。”周莳文介绍,民政部门对困境儿童的救助主要有:家庭寄养、领养、助养、代养等。就目前法律规定,“事实孤儿”的救助主要依靠收养和寄养两种方式,但中国的收养制度很严谨,领养一般很难实现。她建议,中国放开领养限制,让有条件的家庭帮扶“事实孤儿”。

  此外,周莳文认为“事实孤儿”的帮扶涉及到生活、教育等方方面面,因此社会各界的帮扶也应该是多层次的。“学校、政府各部门应该建立完善的机制,积极参与到‘事实孤儿’的救助当中,真正形成合力改善他们的生存发展现状。”

  “对于学校而言,应加大校园的关爱和教育,来弥补家庭教育的缺失。在情感上给‘事实孤儿’更多的关注、关爱、关心。”欧壮喆也建议,政府层面要不断完善顶层设计。例如在制度设计和法律保障上,把“事实孤儿”尽快纳入政府制度性救助体系,提高这一人群基本保障水平。

  欧壮喆表示,“事实孤儿”的救助,必须建立一个以政府为主导,社会广泛参与,多层次的保障体系。 “目前,广东省针对‘事实孤儿’发放的每月500元基本补助,就整体现状来看还是杯水车薪的。”他希望广东省财政能加大救助力度,确保基本生活补助的同时,建立年度自然增长机制。

(责编:李语、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