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油画最高成就大展莅临广州

江粤军

2018年03月08日08:56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当代中国油画最高成就大展莅临广州

  展览现场,观众欣赏作品。

  《晚年黄宾虹》 靳尚谊

  《行舟与弃舟二》 钟涵

  《秋韵》 妥木斯

  《盛装的塔吉克姑娘阿依古丽》 全山石

  《古道·岁月》 张祖英

  《雪域高原》 詹建俊

  自近日起到3月11日,“中华意蕴——中国油画艺术国际巡展国内汇报展”(广州站)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当看到靳尚谊先生的《晚年黄宾虹》、詹建俊先生的《雪域高原》、张祖英先生的《古道·岁月》等精品力作齐刷刷亮相时,你大概就会明白这次大展的规格了。

  不错,本次展览展出约150件作品,以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研究员为主体的60余位油画家参加了展览,第一次整体而全面地展示了当代中国油画取得的最高艺术成就。2016年,展览首次出访法国时,其强烈的“中华意蕴”就惊艳了巴黎艺术界;今年8月左右,还将启程前往意大利罗马展出。

  广州是三四百年前西洋油画进入中国的“桥头堡”,本次国内巡展第二站选择来到广州,正是基于这里既有着深厚的艺术底蕴,又有着丰富的创作成果,甚至评论家认为,这可谓是中国油画的一次“回家”之旅。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粤军

  “中华意蕴”惊艳巴黎

  当代中国油画面貌最多、样式最新 且水平最高的一次展览

  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副院长、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张祖英是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他告诉记者,2016年7月,“中华意蕴——中国油画艺术国际巡展”在巴黎布隆尼亚宫举行时,欧洲很多专业画家看过后,都感到非常吃惊,他们想不到中国的油画现在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高度。而这也是本次展览挑选作品所秉持的第一条标准。

  “在写实技法上,中国油画家可以跟现在的欧洲画家相媲美。有一部分画家的作品,放到欧洲的博物馆去也毫不逊色。因此,他们看到这个展览后,有不少观众留言希望欧洲油画能够回归经典,有的写道:‘我们非常高兴看到中国的油画艺术,发扬了欧洲大师的绘画精神。’”

  本次入选作品的另外一条标准,就是要能够体现中国的文化精神、美学理念。“换句话说,要具有中国文化的特征,体现中华民族的精神,反映出当代中国人的生存状态。”张祖英表示。

  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常务副院长、广州美术学院造型艺术学院院长郭润文也谈到,本次展览可谓是当代中国油画面貌最多、样式最新且水平最高的一次大展。初步算起来大致包括了现实主义具象写实绘画、超级写实绘画、具象表现主义绘画、抽象表现主义绘画四种风格,题材也很丰富多彩,这些作品主要反映了目前中国民众的生活状态、中国的建设现状和中国的大好山河。“即使学习借鉴西方古典大师的技艺、技巧,作品所呈现出来的面貌也仍然是中国化的,在写意精神的表达方面,更是跟欧洲画家拉开了极大距离。”

  张祖英还提到,日本引进油画比中国早一百年左右,中国早期的一些油画家甚至到日本留学,但今天没有日本油画之说,只有中国油画的提法,就是因为日本虽然学习西方非常用功、刻苦,但他们基本上只照搬欧洲油画的样式,没有创造出具有日本文化特点的油画,成了欧洲油画的翻版。“中国油画与欧洲的相比,则有非常鲜明的中国特色,是中国人的油画,已经成为中国当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欧洲观众看起来也感觉到很新鲜。”

  正是因为本次展览有着浓郁的“中华意蕴”,在巴黎展出的三个星期中,观众络绎不绝,大家奔走相告,参观人数自始至终保持很饱满的状况,还有不少艺术家留言要求延长展期。“今年夏天我们要到罗马的维多利亚诺宫展出,本来跟意大利方面要求一个月的展期,但他们主动提出再多给半个月时间,而且不收场租。说明大家对该展览是非常看好、非常期待的。”张祖英说道。

  两个“路向”皆为本土化

  萃取悠远意境,将诗性融入油画的本土化

  中国《美术》杂志社社长兼主编、本次展览的研讨会主持尚辉,则从另外一个角度阐述了本次展览所呈现出来的油画本土化进程,他认为,当代中国油画家用油彩讲述了充满诗意的中国故事。

  尚辉表示,虽然油画输入中国是从明代中晚期开始,但中国人主动学习油画始于20世纪初期,在过去这一百年的时间里,艺术家们主要的学习路径来自西欧、日本、苏联。而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五六十年代和改革开放以来这三个历史阶段,中国油画取得了不一样的发展成果。“这次展览呈现了新时期以来油画探索上两个非常鲜明的路向:一是中国人对油画的再度深入研究;二是在学习油画的同时所进行的当代性探索。前者主要体现了自上世纪80年代初以靳尚谊、杨飞云等为代表的一批油画家对西方古典写实油画的研究学习,他们在回归过程中把中国人的审美融入进去;第二方面是受到当代艺术的影响,图像已经成为今天视觉文化的重要表征,很多青年油画家试图把传统媒介进行当代性拓展,这次展览中,以尚扬为代表的一批中青年油画家,大量借鉴了图像因素及现当代艺术表现技巧,使得油画这一传统画种进入当代艺术领域,呈现出当代生活气息。”

  尚辉强调,油画的本土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每一代人在学习的同时就是在本土化。从中国第一代油画家开始到今天,这种探索绵绵不绝,比如把中国的写意精神融入到油画表现中。在这次展览上,像王克举等一些中年画家,他们的作品意象性特征就很明显。

  但尚辉并不赞同一些专家所认为的“中华意蕴”主要体现在风景画上。“‘中华意蕴’的内涵是非常丰富的,不仅仅包括风景,也包括人文特征,包括用中国人的表述方式来讲好中国故事。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中国的写实油画,也不像西方那样具有戏剧性,那样重视人物的角色安排。中国人物油画的表现并不局限在情节的再造和主题的直白说明上,画家总是力图让画面更有内涵,更具诗情画意。写实的人物、风景同样能够萃取出优雅、精致、悠远的意境。这是中国人对诗的一种理解,画家也力图将这种诗性融入到中国油画的本土建设中。”

  同时,尚辉认为,虽然回溯古典写实油画技巧在西方艺术史上已经看不到了,但这恰恰也体现了油画在中国本土化的一种现象。“因为中国人对写实艺术非常喜爱,有坚实的群众基础,尤其是进行国家重大历史题材、中华文明历史题材创作等大型主题性创作的时候,油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艺术门类。”

  大家佳作赏析

  在广州美院美术馆一楼展厅里,生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油画大家们,都有精彩作品亮相,无论是人物肖像,还是风景、动物,皆深刻地展现了展览的主题“中华意蕴”。为了让观众在欣赏时读得更懂、看得更透,记者特邀尚辉先生进行了精彩点评。

  《晚年黄宾虹》 靳尚谊

  这件作品画的是20世纪的艺术大师黄宾虹,靳尚谊先生在创作时,力求将黄宾虹对中国画笔墨内涵的理解再现于油画布上。因此,作品的背景就是黄宾虹的山水画,并用写意性的笔触坚实有力地塑造了人物形象,很能代表中国当代人物肖像画所达到的高度。

  (靳尚谊,1934年生,1953年毕业于中央美院绘画系。1957年结业于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并留校任教。原中央美院院长、中国美协主席。现任中央美院博士生导师、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国务院授予其国家级专家称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行舟与弃舟二》 钟涵

  这件作品立意高远,雄厚博大,如黄钟大吕,具有一种苍茫的历史感,借景抒情,充满诗意。用行舟与弃舟这两相对照,体现了事物发展的态势,所以这件作品虽然画面是风景,但内涵已远远超越了一般的风景画,具有形而上的哲理性意味。

  (钟涵,1929年生,1948年前曾在清华大学建筑系学习,1955年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学习,196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究班,后留校任教。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特约艺术顾问,中国油画学会常务理事。1993年被推选为比利时皇家科学文学艺术院院士。)

  《秋韵》 妥木斯

  妥木斯先生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表现草原民族形象上力图把写意精神转化到画面上。这件作品把中国画画马的方法,尤其是徐悲鸿先生画马的大写意方法,用油彩和笔触进行转化,画面是平面化的,色彩也是主观的,马的形象也在写实基础上进行抽象变形。

  (妥木斯,1932年生,中国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油画学会常务理事。195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1963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研究班。1985年获全国第六届美展银牌奖。于1990年获“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的美术教育奖。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古道·岁月》 张祖英

  张祖英先生非常擅长表现月色,这件作品用写实性的油画语言,很好地再现了月色下的长城。但又不是一般性地再现,也不是具体哪个场所的描绘,而是艺术家根据自己的想象,描绘了月色中辽阔幽远的长城。这是一种意象性的捕捉。深暗的背景,清亮的月色,在色彩和诗意的营造上,达到了很高的高度。

  (张祖英,1940年生,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副院长、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2004年欧洲人文科学院授予客座院士。长期从事油画创作和研究工作,作品被选入历届国家级大型美术展览,曾获荣誉奖,创作一等奖、二等奖等。)

  《盛装的塔吉克姑娘阿依古丽》 全山石

  这件作品具有典型的苏派油画风貌,一笔下去形色具备,画面上不求每个地方都涂满颜色,而是通过奔放的用笔,将女性形象进行高度概括,体现了全山石先生对油画表现性的理解力。

  (全山石,1930年生,195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留校任研究员。1954年由国家选派赴苏联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学习,1960年毕业回国。现任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荣誉教授等。)

  《雪域高原》 詹建俊

  这是詹建俊先生的代表作。他一方面有非常扎实的造型能力,一方面有过人的形色表现能力。所以在画这件作品时,他并不局限在对人物的准确描写上,而是力图将表现性和坚实的造型有机结合起来。奔放的大笔触中,人物形象也特别厚实。色彩具有条件光色,又有主观表现,实际上是主观与客观的有机结合。

  (詹建俊,1931年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学术委员会顾问,中国油画学会主席,欧洲人文艺术科学院客座院士。1953年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本科毕业,1955年中央美术学院彩墨系研究生毕业,1957年苏联专家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毕业,同年在中央美术学院任教。1986年被国务院授予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

  油画从广州进入了中国

  三位名家作品亮相大展 岭南特色鲜明

  由于“中华意蕴”在法国获得非常好的反响,该展览被评为2016年国家艺术基金的优秀项目,国家艺术基金希望展览能够回到国内更好地发扬、传播,推动中国油画艺术迈向更高的学术水平,因此展览组委会决定2018年上半年在国内几个具有美术学院的城市举办“中华意蕴——中国油画艺术国际巡展国内汇报展”。“第一站是杭州,在中国美术学院的美术馆。第二站来到了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选择在广州的原因,是因为从中国油画传入历史的角度看,广州是非常重要的渠道,是桥头堡、发源地。”张祖英表示。

  尚辉进一步指出,从18世纪中期到19世纪中期,广州是通商口岸,外销画在欧洲很受欢迎,这当中,除了通草画,还有一部分是广州本土画家画的油画,在欧洲人眼里,这些油画很有东方色彩。因此,如果追溯起来,油画的本土化可以从十八、十九世纪的广州算起。今天,在广州这片最早引进油画的土地举办这样一个高规格的油画大展,也可谓是中国油画的再度“回家”。“油画引进中国有400余年的历史,它到今天所具有的‘中华意蕴’,只有回到广州以后,才能看得更加清楚。”

  尚辉表示,展览也大受广州的艺术家、观众和美院学生欢迎,大家反复前来观摩,反馈非常热烈,观众对郭润文、林永康、范勃三位广州油画家的作品,尤为关注。“在古典写实油画上,广东比国内其他省区走得更加深入,比如以郭润文为代表的这一辈写实油画家,对人体理想结构的掌握,对朴素高贵的审美品格的追求,表现得比前辈油画家更加深入,他代表了这一代画家对西方古典油画的认识高度。像范勃等画家,则更强调绘画的观念性,强调油画和当代生活的内在联系。因此,广东当代油画的水准,代表了当下中国油画发展的两种路向。这是很值得广东人骄傲的。”

  张祖英也谈到,生活在广州老一辈的艺术家,像李铁夫、胡一川等,在油画上都取得了很高成就,广州美院也培养出来大批优秀油画家。一直以来,广东作为油画大省在全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而且作品往往体现出鲜明的岭南特色。“像林永康笔下的人物,气质、特点都非常广东化,是北方画家所没有的。郭润文刻画人物比较深入、细腻,艺术语言也很简练。”张祖英还表示,他到过广州五六次,跟广州很多画家挺熟的,他感觉广州的艺术活动丰富、生动,爱好者众,呈现出一种蓬勃发展的态势,“除此之外,广州在艺术上的对外交流比较多,跟国内其他城市的交流也很丰富,这些都是推动油画发展非常有利的因素,相信在广州和周边地区,一定会产生更多优秀画家和作品。”

(责编:牛攀、李士燕)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