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有关部门拟重拳出击遏制课外机构培训乱象

2018年02月28日09:45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校内学加法,校外学乘法?

  绘图:马嘉雯

  提高班、培优班、尖子班……近年来,动辄数千、数万元的补课费用也难以浇灭家长们的热情。如何为学生、为家庭减负?成了当前政府、社会、家庭共同思考和发力的问题。

  新学期伊始,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工商总局等四部门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下称《通知》),将对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主要指语文、数学等)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组织中小学生竞赛并与招生挂钩等行为进行查处,计划于2018年年底前完成集中整治。

  《通知》甫一出台,就博得了许多家长和学校的叫好声,但也有不少人针对《通知》内提及的“超纲教学”、组织中小学生参加竞赛等内容存在疑问:是否超纲如何界定?“一刀切”对国家自然科学后备人才培养和选拔竞赛苗子是否科学?有需求的家庭去哪里培优?当然,人们最关心的还是,重拳出击之下,校外机构培训的乱象能否得到遏制?

  ●南方日报记者 谢苗枫 吴扬 陈芳庭

  野蛮生长

  中国教育学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其中,国内一家大型培训机构已覆盖37个城市,线下学生接近400万人,线上注册用户累计超过3500万人。

  不仅数量惊人,对单个家庭来说,培训费用也惊人。

  “以前不明白为什么养孩子要花这么多钱,自从给孩子补课后才明白。”儿子在广州就读初二的李女士告诉记者,“一对三补数学或英语两个半小时至少1000元,大课200多元,每个月都要上万元的补课费。”全家人为了供孩子“成才”都精简开销,甚至连去咖啡馆喝杯咖啡都觉得纠结。

  深圳一位家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她的孩子从5岁开始学习舞蹈、钢琴、英语,每学期每个课种平均要6000元,寒暑假合计需要1万元左右。“如果加上考级前要开‘一对一’小课,或者在一些英语竞赛前突击一下,那每年下来培训费用都要五六万元。”

  根据深圳市统计局2017年公布的《深圳市2016年城镇单位平均工资数据公报》,深圳市2016年度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89757元。也就是说,这个孩子的校外补课费用已经超过当地一个成年人年收入的三分之二。

  “这些课程当然也不是非学不可,但如果班上其他孩子都学了或者都有一技之长了,你的孩子没有,甚至学习落后了,自己提出要去补课,做父母的能拒绝吗?”受访的李女士抛出这样一个问题。

  一位在广东某重点中学读初二的学生告诉记者,他是该班唯一没有参加过任何校外培训机构的孩子,尽管他成绩优秀,但“吃的是老本”,在一些题目的分析和处理上已经明显没有一些“校外培优生”反应快。“即使是新学的题目,他们也相当熟悉,老师讲课也相当快。”他坦言,“如果我这个学期在班级的名次掉下来了,我也要去校外机构‘补习’了。”

  为什么明知道课外学习更奔波,花的钱更多,家长们还是乐此不疲?为什么牺牲了课外运动和休息时间,孩子们也硬着头皮去“补课”?这些校外培训机构的魔力在哪里?

  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教育部门三令五申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能搞超前教育,于是越来越多的培训机构从中“嗅”到了商机,裹挟家长带着孩子拼命抢跑。

  多数教育培训机构以高强度培训、大量做题、提前教育、全民奥数等模式,培训学生的应试能力、考试技巧和竞赛技巧,从而提高考试成绩和竞赛成绩,甚至制造和获得幼升小、小升初的敲门砖,以此获得家长的认可、学生的青睐。

  “现在补课费用越来越高,家长很无奈,既觉得难以承受,又感觉不得不接受。”广州市一位家长说,“很多补课都是超前学,‘早学几年、多学几遍’。”

  “这些培训机构吃透了应试和竞赛规则”,广州市某名校校长认为,当前我国存在的校外教育培训热,主要原因在于义务教育优质资源不均衡,存在幼升小、小升初择校热,加之用单一的分数标准或竞赛成绩来评价学生,导致以应试、竞赛培优为特色的各类教育培训机构野蛮生长,甚至滋生了不少无证无照的“机构”,存在安全隐患。

  仅以深圳市为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深圳的课外培训机构有2000多家,但教育行政部门批准设立的教育培训机构只有461家,多数培训机构属于无证经营。

(责编:刘远忠、牛攀)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