崭新“广州年”显露国际范

2018年02月26日11:13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崭新“广州年” 显露国际范

  大年三十晚上的“百年花市”广州西湖路花市的人潮。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黎旭阳 摄

  亿航无人机组成“埃菲尔铁塔”图案。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庄小龙 实习生林泽君 摄

  希腊雅典副市长亚历山大罗斯·莫迪亚诺(左一)在西湖路花市和太太合影。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 摄

  国际旅游知名人士花城之旅圆满结束。实习生林泽君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 摄

  从2013年起,广州开始谋划“广州过年·花城看花”这一春节城市品牌的打造,从前往国内各大城市进行推介,到邀请海内外宾客来广州过年,再到将3天的传统花市拓展为“3+15”天的春节民俗活动,广州对这一城市文化品牌的创新从未止步。今年,广州更是结合城市国际传播年和城市国际品牌提升年,在城市中轴线打造创新花市,让传统年味变得更时尚;同时,广州迎春花市也首次走向海外,落地巴黎、巴塞罗那两个全球著名旅游文化名城,让全球共享“中国年”的祥和与喜庆。

  “广州过年”所承载的还远不止于此。从广州花市让海内外宾客不远千里慕名而来,形成国际传播品牌;到各大媒体频频探因“广州过年缘何不见空城”,剖析广州独有的春节风韵和服务八方来客的城市实力;再到广州“智”造闪耀春节节庆活动,当中体现出的本土创新企业实力……“广州过年”呈现了广州的文化自信,展现出广州文化鲜明、独具特色的国际城市范,也见证着广州正走向“美丽宜居花城,活力全球城市”这一目标愿景。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申卉、黄蓉芳、王婧 通讯员穗外宣

  广州过年 人财两旺

  共接待市民、游客1561.10万人次 同比增长17.85%

  旅游业总收入111.25亿元 同比增长12.81%,再创历史新高

  “真希望能一直留在广州,相信不久之后会再次到访广州,我们一定要向朋友推荐广州风景、美食,尤其是来广州过年。”

  ——巴塞罗那皇家西班牙人足球俱乐部市场总监安东尼·亚勒格雷

  “通过在广州的5天‘春节游’,广州的新春活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尤其是浓浓的中国味和岭南文化,我会向朋友们重点推介这些经典,广州确实是一座内容十分丰富的旅游城市。”

  “打造国际化城市品牌需要汇聚各个领域的意见领袖,见证广州的美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广州的美好,如今,广州过年正是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

  ——美国广播公司(ABC)原副总裁哈维·佐丁

  “虽然全国各地过年热闹是相通的,广州的年味却因南方特有的花市而变得与众不同。这种由鲜花带来的色彩上的热闹,在北方的冬天很难寻觅,也成为广州春节最独特的一幕。我在广州花市看到的许许多多,确实是家乡不曾见到的。这本身就成为一座城市的魅力所在。”

  ——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设计学院院长曹雪

  广州迎春花市创新从未止步

  在谢中元所编写的《行花街》一书中,记录了广府地区迎春花市上推陈出新,各种奇花异卉纷纷在此展露芳容的盛况:20世纪七八十年代,入市的花卉有200多个品种,不少新品种花卉都是在花市首次亮相,随后逐渐走入人们的生活。1980年,广州花市首次出现了荷兰的郁金香,比利时的杜鹃等洋花。1984年,法国剑兰首次出现在越秀区中心花市。21世纪初,澳大利亚的“帝王花”,荷兰的大号猪笼草等新鲜品种纷纷涌入广州花市。与此同时,迎春花市的许多工艺品档也吸引了不少具有商业眼光的年轻人。不少“学生哥”组团在花市摆卖,也成为不少广州人的青葱回忆。

  不过,传统迎春花市也一度“遇冷”,出现了人流量下降、花市“花味”“年味”不足等问题。为此,从2013年起,广州花市开始在传统花市的基础上拓展迎春花市的文化内涵和开展更加丰富的节庆活动,以打造广州迎春花市品牌。按照习俗,传统的中心城区花市只在过年前3天举办,大年初一的凌晨就要落幕,不过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年初一春节才刚刚开始,为了照顾新广州人和外地游客来穗过年的需求,广州过年节庆活动升级为“3+15”模式,增设了越秀灯会、水上花市、广府庙会等一系列民俗活动,“玩”足整个春节。同时,广州推出“广州过年·花城看花”品牌活动。

  如今,“广州过年·花城看花”广州城市品牌活动踏入了第5个年头。广州对这一传统文化品牌的创新打造并未止步,今年更是结合城市国际传播年和城市国际品牌提升年,敞开襟怀喜迎八方来客。今年春节期间,“广州过年·花城看花”首次发布“花花”“城城”吉祥物,世界高塔齐齐为广州点亮,广州首次开启的海外花市走进巴黎……这些“首创”之举都让人感叹,广州 “迎春花市”的传统习俗翻开新篇章,过年大餐变得越来越惠民丰盛。与此同时,城市新中轴线举行的创新花市以园博会、无人花市传递了新时代的中国精神、广州精神,与传统花市所绽放的岭南特色交相辉映。

  广州“智”造展现“科技范”年味

  今年广州花市的创新则更加让人惊叹。既出现了首次网络“虚拟花市”,还有花市直播,AR识花……花市不仅走进了巴黎象征的大皇宫荣耀大厅,也走进了小小的手机屏幕成为创意“线上智力游戏”,科技范的广州过年让人们大开眼界。

  在巴黎海外花市期间,本土创新企业亿航智能在广州塔和海心沙以北区域,组织一场300架次的大型无人机编队表演,在高空中描绘“我的中国 我的年”,“新时代 新广州”等图案,与巴黎活动形成呼应。

  而在本土举行的创新花市,同样秀了一把 “广州智造”,科技、光影、音乐的交相呈现,创新花市的灯光秀同样源于本土创新企业。据锐丰文化总经理黄沛凌介绍,无论在内容创制,还是呈现形式,今年的花城广场灯光音乐会都实现了突破,不再依赖于国外团队的支持,完全由“广州智造”打造了一场集科技与创新于一体的声光电盛宴。

  她告诉记者,4年前,完成广州塔灯光秀还要依靠德国团队的技术支持,还只能实现在488米高的范围内呈现40瓦的灯光。当时,由于广州塔是双层弯曲的钢结构,且两层结构之间间隔三四米的距离,灯光设备安装的平台在内里一层,灯光打出去时,向外散射却受到钢结构的阻挡,因此灯光秀只能实现单面观看。如今,广州团队已经攻克技术难题,把灯光继续往钢结构外层扩展,且在塔身柱与柱之间加装灯光设备,将观赏视野扩大到270°。

  广州与巴黎的双城互动,吸引了法国最权威和最具国际影响力的报纸——法国《世界报》刊登专版文章《Guangzhou rayonne dans le monde avec ses fleurs》(中译:广州,一座用“花”点亮世界的城市),描述了广州这座素有“花城”美誉的中国南方城市,以创新思维展现中国的高科技新春。

  广州的国际传播能力是塑造城市国际化形象的重要一环,在这次“广州过年·花城看花”活动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在连续三年成功邀请“友好人家”来穗过年活动的基础上,广州今年升级开启“国际知名人士·幸福广州之旅”活动,在全球范围内盛邀10个城市的国内外知名人士来穗,透过大咖视角凝眸大美广州。

  历史溯源:花市是“花”文化重要载体

  都说广州花城四季如春,五月牡丹、七月荷花、九月菊花,整个城市俨然一个花卉博物馆,而春节前后近一个月的花市更是集花卉大全,这也让广州花市历久弥新。

  广州迎春花市萌芽于宋代,从明清开始逐渐形成,到民国时代逐渐定型,是岭南春节文化和广州“花”文化的重要载体。早在唐宋年间,岭南贵族就有了种植花卉的习惯,诗人孟郊写下“海花蛮草延冬有,行处无家不满园”的诗句,描述了广州冬天仍处处有花草的奇景,广府地区随之出现了花卉买卖的市场。到了清代中晚期,每当岁末年关,买花过年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喜爱,由此便有了“年宵花”的概念。从事地方文献与地域文化研究的广州图书馆助理馆员黄妙贤在其《广州迎春花市的历史沿革、现状及其改革》一文中写道,迎春花市源于花市,又脱于花市,当中沉淀了岭南独特的花文化和年俗文化,最终发展成为国内独一无二的民俗景观。

  广州大学民俗文化研究所所长饶原生介绍,广州人的交易花卉的历史很久远,形成“花市”一说,时间大概在明清时代。据清乾隆年间的《番禺县志》记载:“粤中有四市,花市在广州之南,有花地以卖花为业者数十家,市花于城,与合浦之珠,罗浮之药,东莞之香称四市。”屈大均著述《广东新语》时,指出了花市所处位置:“花市,在广州七门。”“七门”,所指者,一种说法,是指明代广州城的七个城门口,即大南门、归德门、小南门、正东门、正西门、大北门、小北门;另一说法,是指靠清代广州城朝向珠水边的五仙门、靖海门、永清门、归德门、大南门、文明门、小南门这七门。到了晚清时期,除夕花市位于广州城区中心的藩署前(北京路),后来逐渐扩大至“双门底”(南宋年间修建的清海楼,位于北京路和西湖路交界处)。清朝诗人冯向华有一首竹枝词写道:“羊城世界本花花,更买鲜花度岁华。除夕案头齐供养,春风吹暖到人间。”描绘了除夕花市游人如织,通宵达旦,好不热闹。

  花市的主角并非一成不变。明朝最受欢迎的花之一是素馨,这种来自西域、原名“耶悉茗”的淡白色间黄小花,千百年来一直是广州人的宠儿。对广州人而言,“花”即素馨,如同牡丹之于洛阳,足见其地位之高。到了清朝,外来花卉的品种不断增加,素馨的花期在七八月,于是渐渐被挤下花市的舞台。如今老广的心头好金桔、桃花和水仙在清朝已经成为畅销品种,深受岭南人的喜爱。民国时期花市更加兴盛,主要花卉品种多达数十种。

(责编:牛攀、李士燕)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