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迂回”手法写各路英豪汇聚

2018年01月08日10:51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用“迂回”手法写各路英豪汇聚

  林冲 (资料图)

  清 任薰 《水浒人物图》

  清 任薰 《水浒人物图》

  开门见山是文学手法之一,一开头就看见主角,就知道主要故事情节,结构上简单明了,直入主题。然而,文学也是讲究曲折美的,虽然开门即见山,但山也是有起伏回环的,幽胜绝妙之处,往往就在虚实掩映之处,因此,情节安排上也要讲究大迂回,看似长篇大论闲笔,却能串起一些纷繁琐碎的细节,将一些游离在主线外的人物组织起来,让作品成为一个整体。中国古典小说名著《水浒传》,在这方面就做得很精彩,不妨来学一学。

  提纲挈领:

  生辰纲千呼万唤始出来

  在讲《水浒传》之前,先谈谈法国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话说主人公埃德蒙从孤岛的监狱里逃出来之后,作者却大笔一转,转到了意大利的一场狂欢节,由狂欢节引发出一场绑架案,再由绑架案引发出基督山伯爵,而这位神秘的伯爵就是那位越狱出来的埃德蒙。大仲马经过这么一个迂回,跳开主人公的成长过程,让他在一件传奇事件中登台,增添了神秘感,也实现了主人公的华丽转身,结构突转,有陡峭之美。

  现在来说说《水浒传》人物的出场。《水浒传》故事并不是凭空而来,其史实来源主要是“大宋宣和遗事”,故事在这里有两大主脉:一是花石纲,一是生辰纲。前面的主角是杨志,后者的主角是晁盖。而作为梁山泊聚义的主角,理所当然是晁盖。如果按照常理来写小说,那么一开头就该写晁盖,写生辰纲,然而,高明的施耐庵并没有这样做。

  《水浒传》第一回,以神话的方式开门见山,108个主人公在这里登场了,洪太尉在龙虎山放走108个精怪,几十年后,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好汉故事。然而,从第二回开始,下笔却落到了高俅身上。从高俅引到教头王进,本以为王进是梁山好汉,王进却不上梁山,而是去了延边。不过,作者让王进的步伐迂回一下,半路遇到九纹龙史进。史进不往梁山走,却往北方走,遇见鲁达。鲁达也不往梁山走,却去了东京相国寺,遇见林冲。林冲到白虎堂,再到野猪林,到横海郡,到沧州草料场,曲曲折折,百转千回,总算到了故事的中心地段:梁山。这已经是故事的第十回了。

  施耐庵带着读者转了一大圈,目的之一应该是让读者明白:梁山伯好汉是全大宋的,而不是梁山一个地方的,要突出梁山泊的时代特色,而不是地方特色。

  而林冲到了梁山泊之后,晁盖连影子都没有,于是投名状引出杨志,杨志却和林冲同一个遭遇:被高俅陷害,这其实也是又一个大回环,让高俅将好汉往梁山推。落魄杨志卖刀,杀牛二,充军,于是终于到生辰纲,终于让《水浒传》里提纲挈领的人物晁盖出场了,而这时已经是第十三回。

  金圣叹说:“若既以晁盖为一部提纲挈领之人,而又不得不先放去一十二回,直至第十三回方与出名,此所谓有全书而在胸而后下笔著书者也”,把晁盖作为梁山泊聚会的主脑人物,前面十二回不写,直到第十三回才出场,这说明作者事先已经有小说大纲在胸,然后才从容着笔,这才是文学家的大格局。

  这样写,除了要显示梁山泊好汉的时代特色,全天下特色,同时也将聚义的原因归结到高俅,王进出走的第一波推力是高俅发出来的,然后发生蝴蝶效应,这推力从王进一直传到林冲,林冲接上杨志后,高俅又推杨志一把,推力持续发酵,然后才推到晁盖这里。

  作者是要写一部大时代的小说,高屋建瓴,笼罩全盘,因此必须从大宋京师东京汴梁入手,而晁盖不是京师人,推动梁山聚义的力量就只能从住在东京的王进开始,真所谓时代大手笔。

  这里交代一句:在最原始的史料当中,押运生辰纲的并非杨志,而作者把杨志转换到生辰纲,就是为了串起小说人物。

  三山聚会:

  通过一个呼延灼来实现

  施耐庵千方百计要把散落在全大宋的好汉往梁山赶,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能太生硬,要显得自然。当时武松、鲁智深、杨志在二龙山,李忠、周冲在桃花山,孔明、孔亮兄弟在白虎山,和梁山遥遥相对,并不在一处。

  要把这四处结合起来,有什么办法?或许可以用一闲笔,轻轻解决,例如:“且说梁山泊日益壮大,不过数月,桃花山、二龙山、白虎山三处好汉都投奔而来”,这样写在结构上没什么问题,然而却无趣。一部小说,写主要人物踪迹的移动,绝对不能当成闲笔来写,必须动一步都有故事,挪一下都有情节,没有一步闲棋。

  好汉聚集不能太平庸,必须有惊心动魄的故事,这个故事的由头就是朝廷派出去镇压梁山泊好汉的呼延灼。呼延灼打梁山失败,作者不让他死,也不让他降,而是让他跑了,跑也不是白跑,而是要完成他的使命:聚合三山好汉。呼延灼不好意思回去见蔡京、高俅,只好去青州见老友慕容知府,偏偏在这里让桃花山的好汉给偷了踢雪乌骓马。桃花山的偷马行为等于将呼延灼粘在青州,于是,又一场厮杀,呼延灼在慕容知府的支持下,和桃花山、二龙山、白虎山的好汉开战。而这三座山寨和梁山泊都是有交情的,于是梁山泊来救场。

  这么一场大战,将散落在外的梁山泊好汉,尤其是读者喜爱的鲁智深、武松、杨志都聚集起来了,通过生动的故事聚集起来了,呼延灼完成了穿针引线的使命,最后自己也归入梁山,完结一段线索。

  施耐庵在大事件上写得精彩,然而在小细节上也有照顾,二龙山的杨志上了梁山,见到昔日敌人晁盖、吴用、阮氏三雄等人,说起生辰纲旧事,不免哈哈大笑,在这里,一个大迂回又完成了。其实,林冲也不是直接夜奔梁山,也走了一个大迂回。在“大宋宣和遗事”里,林冲、杨志、柴进等好汉最初是落草在太行山。

  在军事上,迂回是为了包抄消灭敌人,而在文学上,迂回是为了将松散的材料组织成一个整体。

  祝家庄:

  一颗遥远的棋子救活了整盘棋

  三打祝家庄也是《水浒传》当中最精彩的一出,可以说是梁山好汉对外征战当中最有看头的一出。然而,祝家庄不是那么好打的,此处装备精良,戒备森严,易守难攻,虽然梁山泊力量强大,好汉如云,然而却一时陷入僵局。

  然而就在此时,作者大笔一个迂回,离开祝家庄战场,去了远远的登州,写一场雪夜猎虎事件。解珍、解虎兄弟被毛太公赖账陷害,引发孙立兄弟、顾大嫂等好汉劫狱,劫狱之后何处去?投奔梁山去。然而,作者却不让他们轻轻松松上梁山,而是要去祝家庄立功,通过里应外合,攻下这座坚固的城堡。

  祝家庄之战,就好比一盘陷入僵局的棋,双方拉锯着,谁也胜不出,而登州好汉们恰似天外飞来一着妙棋,轻轻松松把困局解了。既打破僵局,又引入新人,两全其美,别开生面,不得不佩服《水浒传》作者布局谋篇。(记者刘黎平)

(责编:徐可欣(实习生)、李士燕)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