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微改造让老旧小区跟上城市发展步伐

人民网 李士燕 胡苇杭

2017年12月25日17:46  来源:人民网-广东频道
 

广州仰忠街道改造前后对比。拼版资料图

  沿着广州繁华的北京路向南,有一条600多年历史的街道——仰忠街。对广州的老街坊来说,这里更有着百多年历史的老社区。

  70多岁的周姨从小就生活在麦栏街2号周家宅院里。老人一直以为,这里似乎被不断发展的广州“遗忘”了:房子破旧不堪,雨天水浸街,电线密密麻麻……

  2016年,广州市政府将这里列为老旧小区微改造的试点,对这里的基础设施、市政设施、街道外立面及公共环境进行改造。从此,仰忠街在周姨眼里“发生了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变化”。

  周姨的祖屋通过改造外墙被装饰一新,重现民国初期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经过整治,原来堆满杂物的庭院也种上鲜花。冬日的暖阳下,周姨和她的邻居童姨坐在院子里,笑着谈论仰忠街的变化。童姨说:“现在老社区,和新建小区有得一比,真的是太幸福了。”

仰忠街路口设有文化广场。 李士燕 摄

仰忠街一景。 李士燕 摄

  现在的仰忠街呈现出一派“文艺范”:街口新建有文化广场,社区居民休闲聚会有了好去处;街道新铺的路面平整、干净,据居民们说下雨天再也没有积水了;街道两旁建筑的外墙重新粉刷后,重新焕发了生机;原先像虬根一样攀附在各处的电线、管道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设计别致的小景观;古朴的路灯、健身设备、介绍社区历史的壁画在小区各成景观……

  珠光街道办事处主任史明军介绍,仰忠社区是一个典型的老广州住宅型社区,改造项目自2016年4月动工,共分两个阶段,由市区两级财政总投资2950万元。全部改造工作将于2018年前完工。“过几天再来仰忠,这里就更漂亮了。”他说。

  仰忠社区的变化只是广州市老旧小区微改造的一个缩影。

  广州市城市更新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邓堪强介绍,广州老旧小区微改造工作自2015开始启动,2016年确定试点,2017年大面积展开。广州市政府共投入2.5亿元,推进106个老旧小区微改造项目,涉及用地765公顷,惠及群众80万人。

  重民意 坚持以人民需求为中心

  广州将旧小区改造称为“微改造”,主要是将它与拆除重建的“全面改造”区别开来。2016,广州印发实施的《广州市城市更新办法》,创造性地提出“微改造”的城市更新模式,明确不再对老城区大拆大建,改为循序渐进的修复、活化、培育,让其保留生机,让老城老而不衰,魅力常在。

  据统计,广州2000年前建成的,功能配套不全、建设标准不高、基础设施老化的老旧社区有779个,涉及260万居民。广州市按照“量力而行、有序推进”的原则,每年由各区组织街道上报改造计划,视项目成熟程度,安排列入正式计划或预备计划。广州首先启动的是1980年以前建成的老旧小区及位于广州“一江两岸三带”核心段建设范围内的229个老旧小区,并明确由城市更新局牵头组织该项工作。

  “旧小区微改造事关广州市如何在发展中补齐民生短板,让老百姓在共享城市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我们坚持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和居民一起谋划、决策,让老百姓真正满意。”广州市城市更新局副局长刘杰说。

  为此,城市更新部门建立项目评估机制,征询居民改造意愿,“改不改”“改什么”“怎么改”由居民决定,按评估分值高低安排纳入改造计划。在了解到居民对改善“水浸街”“管线隐患”“卫生条件差”等最为迫切后,广州拿出一套明确的“改造标准”:包括“三线”整治,基础设施升级、拆违整饰等48个小区公共基础部分的规定改造项目,以及加装电梯等11个优化提升类的自选改造项目。如加装电梯作为自选项目,则大部分经费由居民自己解决,政府可以补贴一小部分表示鼓励。

  微改造不仅让各小区的外部环境焕然一新,也让老建筑内部大变样。本网走进一栋上世纪80年代的老建筑,墙面上整齐的透明电表盒一目了然,管线全部走统一的通道,为方便老人,还新装扶手。

  微改造还解决很多居民多年未解决的问题。改造前,仰忠社区厂后街87号近70户人家共用一个化粪池,因设计的局限和年久失修,已无法正常排水,经常爆漏,臭气熏天。通过微改造,不到十天,化粪池改造一新。

  目前,不少小区的微改造已成果初现。街坊们纷纷点赞,微改造是党和政府为老百姓做了件大好事、大实事。

  重传承 加强老城区历史文化的保护

  广州是有着2200多年历史的古城,很多老旧小区是广州不同历史时期的产物,承载着老广州人的“乡愁”。如何协调好改造和保护的关系,也是广州在旧小区微改造过程中遇到的一大难题。

  对此,广州明确提出,微改造要做好历史文化建筑保护。对涉及历史街区、历史风貌区、历史建筑的老旧小区,编制改造方案时明确,要按照《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等规定,严格做好改造范围内历史建筑和文脉肌理的保护。

  仰忠街曾是明朝“冷面寒铁公”御史周新的故居所在地,也因为当时的百姓仰慕他的刚正忠直,才将街巷(高第里)易名为仰忠街。在微改造的过程中,仰忠街不仅对仰忠街的粤派骑楼进行修缮,还特别开辟仰忠文化长廊。

  荔湾区共有40个社区纳入旧小区微改造,其中十三行一带以前是中外交融的繁华商圈,分布着多座代表着广州西关文化的老建筑。荔湾区有关负责人表示,微改造地块中所有文保单位、历史建筑、骑楼都不会作任何改动。同时为了和整体环境保持一致,附近的相关建筑都要在保证西关特色的前提下,改造成欧陆风格。

  在惠湖西路的五仙观片区,本网偶遇广州美术学院的两位同学叶如茵和刘培烨。他们是片区微改造的设计团队成员,这两天正忙着走街串巷,记录街坊们讲这里的文化“威水史”,也听取他们对改造的意见。该团队由广州市城市更新规划研究院院长骆建云领衔。骆建云说,微改造必须尊重历史和传统。五仙观片区中的光塔街、甜水街等都有独特的文化,只有通过充分的调研和走访,才能挖掘地道的历史文化,并将这些元素融入到设计中,让社区的历史文化沉淀以现代的方式呈现出来。

  广州市设计院副总建筑师、教授级高工张南宁是广州市人大代表,他多次参与广州市政府组织的老旧小区改造的专题调研工作,提出不少中肯的建议。他认为,旧小区微改造对广州这座历史名城意义重大。微改造将历史街区活化,在功能上满足现代人的生活需求,特别是实现它在当代的实用性,让老建筑、老街区真正具有生命力。

  重未来 以微改造推动社区“共建共享共治”

  2016年,广州举行的一场特殊的规划设计大赛吸引高达22万人次的网络投票,这就是首届“老广州·新社区”老旧小区微改造规划设计方案竞赛。参加评审的中山大学城市化研究院教授李郇说,这次评审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参与比赛的设计者都是广州老旧小区的居民和参与共建的单位和机构,这充分体现现代社区设计倡导的“美好环境、物质空间及基层组织协商共治”的模式。

  刘杰说:“老旧小区微改造不是一个暂时的行动,也不仅仅是人居环境的改造,而应是一个长期的社区治理的概念。广州以微改造为抓手,也促进社区形成共建共享共治的模式。”

  在老旧小区微改造过程中和结束后,广州积极引导公众参与,探索建立长效管养机制。在各个街道办事处都组织各小区成立建设管理委员会。项目实施过程中,街道协助建管委员会带领居民配合工程实施,减少施工过程对居民的影响;老旧小区微改造项目验收合格后,街(镇)将相关设施设备移交建设管理委员会进行管养,实现居民自治,长效管理。

  仰忠街社区一期项目建成后,社区实行定期会议制度,选出11名成员成立居民自治议事会,根据问题所涉及的人群范围和职能分工,梳理出环境卫生、治安维护、公共设施三类议事内容,每类事项由议事会成员及社区专线社工负责召集居民代表参与商议。“目前看来,效果很不错。”社区居委会副主任潘焯文说。

  不仅如此,各区在微改造过程中,还通过整合社会资源,鼓励社会资源参与社区共建。很多社区通过开展“区域化共建”等为契机,发动企业、机关单位人士、社区志愿者等积极参与社区共建,形成政府、社会、居民良性互动体系,促使社区形成和谐的人居环境。

  广州是一线城市中唯一入选住建部老旧小区改造试点的城市。虽然广州市在老旧小区微改造方面取得一定成绩,但这项工作要持久地开展下去,还要破解一些难题。

  刘杰说,目前要大面积地开展老旧小区改造,首先面临的是资金来源单一的困难。广州主要是通过政府投资,社会资金利用不够。目前,广州市正在探索通过制定新政策,引入社会资金参与微改造,通过老旧历史建筑或社区建筑的功能置换,以项目盈利来拓展改造资金来源。如荔湾区的永庆片区在微改造中自筹资金打造“创客小镇”。其二,就是在微改造结束后,基础设施和环境如何随时代发展持续管养的问题。广州市正在研究如何通过居民适当投入,激发居民担当对小区持续改造、管养的主体责任,从而形成自发维护的良好氛围。

  “当前,广州市正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将继续以老旧小区微改造为抓手,破解改造难题,提升工作水平,将这项民生实事做好做实,使人民不仅获得幸福感、而且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邓堪强介绍,广州初步计划2018年推进老旧小区微改造项目168个,并要打造一批示范精品项目。同时,要将3年的微改造实践总结形成可在全国、全省推广复制的示范化、标准化经验。 

(责编:陈育柱、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