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春新专辑加入中国元素寻找文化根源

2017年12月02日10:43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加入中国元素 寻找文化根源

  李宇春

  《流行》专辑封面

  时隔一年,李宇春推出了全新专辑——《流行》。和以往不同的是,这张专辑的所有词都由她一手包办,还包揽了三首歌曲的作曲。通过音乐,李宇春提出了何谓“流行”的思考,而今年破天荒没有举办巡演的她,更是特别为歌迷在北京举办了新专辑的首唱会。接受记者专访时,谈及此次为何“创作力爆棚”,李宇春笑称,因为没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想说什么。

  “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到更有成长性和创造性的事情上”

  广州日报:新专辑《流行》距离上一张专辑《野蛮生长》仅有一年的时间,而且你包揽了全部的词作,如何保证如此旺盛的创作状态?

  李宇春:筹备专辑的这段时间里,我基本上把80%的精力和时间给了创作,也推掉了不少音乐节目、真人秀节目。人的精力有限,对我来说,音乐作品还是一个更有价值的东西,我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到一个更有成长性和创造性的事情上。

  广州日报:专辑的名字是《流行》,想通过它表达你的什么态度呢?

  李宇春:专辑中十首歌都是对“流行”的解读,作为一名旁观者,我将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和思考写进歌中。专辑封面上“流行”反写,我站在流行的反面,以不同的视角去观察和感知。

  广州日报:专辑中,除了歌词全部由你本人创作,还有三首歌曲的作曲部分。为什么会坚持自己创作呢?

  李宇春:我在文字方面比较敏感,我觉得中文歌曲的歌词还是很重要,歌词优美、触动人心都很重要。我有很多想表达的东西,没有人比你自己更了解自己想说什么。其实我也很想偷懒。

  “我好像到了一个黄金的时间”

  广州日报:出道12年来,你觉得现在的李宇春,跟以前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李宇春:去年在做《野蛮生长》的时候,我就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做音乐的感觉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好像到了一个黄金的时间,随着阅历和感知的增多,突然变得更加的敏感和丰富。

  广州日报:你新专辑的造型也引来了不少关注,有些人评论说“不太像以前的春春了”,还有《捉妖记2》中的造型,也让人惊艳,是在刻意寻求突破吗?

  李宇春:这张专辑其实在视觉和音乐上都是一个统一的美学风格,强调冲突。在造型方面,你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潮流、非常流行的装扮,呈现在一个传统环境当中,造成了一些冲突。至于《捉妖记2》确实是想尝试一些不一样的。

  广州日报:不管是音乐还是影视、时尚等,你都游刃有余,在你心中最重要的位置是留给了哪一块?

  李宇春:当然是音乐。歌,是音乐人与世界交流的方式,我会坚持创作下去,虽然可能会写得不好。

  “《流行》是寻找文化根源的一种尝试”

  广州日报:在创作过程中,有遇到瓶颈或者困难吗?

  李宇春:创作是一个很纠结又很有趣的过程。比如《流行》这首歌,描写的是人们在数字时代对碎片信息的过度消费。里面有很多的网络词语,并不是我欣赏的文学创作手法。所以最开始,写了七、八版的歌词。甚至到了录音时,也给了制作人三个版本的词,不知道该录哪一个,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我写的第一个版本。

  广州日报:《流行》这首歌中能听到中西方音乐的融合,这会是你接下来做音乐的一个方向吗?

  李宇春:因为我一直都觉得在我身上有两种文化的冲击,从小接触的传统中国文化,以及学习西方音乐过程中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文化根源这个层面上去问自己,到底该呈现怎样的音乐?本土音乐和国外音乐的差别又是什么?在这次的新专辑中,西方流行曲风当中有一些中国元素,也算是我寻找文化根源的一种尝试。

  广州日报:这张专辑中有一首歌是你写给歌迷的,《今天雨,可是我们在一起》,但这首歌的基调又是一首情歌,好像跟其他明星写给歌迷的不太一样?

  李宇春:对,《今天雨,可是我们在一起》是特地写给歌迷的,因为跟歌迷之间的情感已经十多年了,我们心中有默契。所以我希望这首歌是一首情歌,可以给到他们一些甜蜜、开心的东西。演出的时候,大家一起合唱,画面应该会很温馨。之前负责文案的同事想用“12年不离不弃”来阐述这首歌,被我拒绝了。我说,千万不要这样描述,因为我想写的就只是一首甜蜜、轻快的情歌而已。(记者 林芳)

(责编:李语、牛攀)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