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如何迎接“高铁时代”?

2017年09月14日08:53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汕头如何迎接 “高铁时代”?

正在建设的汕头火车站站前广场,为将到来的高铁做好配套准备。

  从发达国家发展高铁的经验来看,高铁可谓一把“双刃剑”:高铁的开通,可以使物流、人流、信息流、资金流等更加快速地流通,使资源的配置更加高效,在带来发展机遇的同时,高速铁路潜在的虹吸效应、过道效应也可能提出新的挑战。

  汕头作为粤东地区中心城市、海峡西岸城市群南翼中心城市,处于珠三角、长三角两个世界级城市群之间,在高铁时代到来之际,能否积极化解“虹吸效应、过道效应”的负面影响,有效地吸纳更多的物流、人流、资本流、商务流、信息流在本市集聚,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那么,汕头应如何应对这一挑战?

  挑战

  “虹吸效应”或致汕头发展要素流失

  对于高铁可能带来的影响,汕头有着清醒的认识,汕头市发改局撰写的《高铁时代对汕头发展的影响与对策思路》,对此进行了详细的剖析。

  文中指出,高铁的开通既有助于承接大城市的产业转移,同时也有可能将当地的人流、物流、资金流等经济要素更多地向大城市抽离,给中小城市带来较大风险,这就是高铁的“虹吸效应”。日本、法国的高铁建成几十年后,在虹吸效应作用下很多中小城市逐步被边缘化,人口更多地涌向东京、巴黎等中心城市。

  对汕头而言,东南沿海高铁全线建成后,由于大城市对中小城市的吸引力迅速提高,资源要素流动将出现“逆差”,人才、资金、企业、中高级劳动力可能会快速流向广州、深圳、杭州、上海、厦门等大城市,文化、医疗、休闲、旅游等高端消费群体也存在流失的可能,从而对城市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过道效应”,是高铁时代下汕头必须积极应对的另一个挑战。

  对沿线中小城市而言,如果没有较好的硬件设施和软件配套,高铁在带来“同城效应”的同时,也可能会带来“过道效应”。与沿线广州、深圳、杭州、厦门、上海等大城市相比,汕头无论是经济实力、产业层次、资源基础等均处于弱势。沿海高铁开通将带来沿线城市新的产业分工和布局,届时汕头传统产业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沿线大城市的竞争和挤压。如果不能错位发展、协同发展,汕头将很难在区域竞争中谋得一席之地,从而丧失后发赶超优势。

  此外,高铁的开通,城市间产业发展的外部条件差距渐趋缩小,相同产业在沿线的布局范围扩大,将会带来新的产业同构问题。从京沪高铁沿线主要高铁新区的产业规划情况可以看出,各高铁站区规划布局的产业均具有很大的相似性,这既说明了高铁产业发展条件的相对宽松,也说明了存在潜在同质化竞争的风险。

  文章认为,这就需要汕头做好产业发展战略定位,在大力培育发展相关产业的同时,需要预防产业的同质化发展,避免恶性竞争。

  文中还提到,高铁开通后带来的交通便捷性提升,使得出行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大幅降低,将大大提升游客的出游意愿和频率,游客将会选择流向珠三角、海西城市和杭州、上海等高铁沿线设施完善、产品独特和服务优良的旅游目的地,同质化旅游产品将会被过滤。如果汕头旅游品牌建设跟不上的话,很可能会出现游客“过而不入”现象,在区域旅游竞争格局中沦为过境地。

  此外,高铁沿线各市大批发市场和大型商场更容易向周边辐射,汕头本土消费者选择外出购物和本地零售商家直接出外进货的机会增多,将影响汕头本地批发零售行业发展。

(责编:刘远忠、李士燕)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