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六成家长为孩子暑期生活发愁

青年调查 孙山

2017年08月08日17:03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青年调查 孙山
 
原标题:超六成家长为孩子暑期生活发愁,青少年暑假的正确打开方式是什么?

  暑假到了,如何安排孩子的暑期生活,成为摆在许多家长面前的难题。日前,青年调查对1994名孩子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0.3%的受访家长为孩子的暑期生活发愁,68.3%的家长在孩子暑期托管上投入的钱多。57.1%的受访家长希望由相关政府部门出面建立托管中心。

  受访者中,来自北上广深的占36.6% ,来自其他省会城市或直辖市的占31.5%,来自省会城市以外的地级市的占22.6%,来自县级市的占7.1%,来自乡镇或农村的占2.2%。

  60.3%受访家长为孩子的暑期生活发愁

  老家在河北的宋蕊目前在北京工作,有个10岁的孩子。她最近一直在为孩子的暑期生活犯难,“每天让孩子自己待在家里,虽然告诉了她很多安全常识,但总觉得没人照顾不放心,也没法监督她做作业”。

  调查中,60.3%的受访家长会为孩子的暑期生活发愁,24.2%的家长不会。

  宋蕊说,前几年孩子放寒暑假时,通常是自己的父母和公婆轮流来北京照顾,或者把孩子送到老家去。“但这两年父母年纪大了,照顾孩子比较费精力,我们一直想给孩子找个靠谱的托管机构”。

  在互联网行业工作的章欣玥,通常会在假期给孩子报一些兴趣班或补习班。“前两年孩子学校的足球队在暑假时有训练,再加上我们给他报的补习班,他的暑假生活还算充实。现在孩子马上要上初中了,这个假期我们给他报了小升初的衔接班,前段时间还让他参加了一个夏令营”。

  调查中,

  51.0%的受访家长会让孩子参加夏令营或游学项目,

  47.2%的家长会给孩子报兴趣班,

  41.3%的家长会让孩子提前学习新课程。

  其他安排还有:带孩子旅游(32.6%)、托别人照顾(16.3%)、让老人或保姆在家照看孩子(14.8%)、送孩子去托管班(13.5%)、把孩子单独留在家里(11.9%)和带孩子一起上班(3.3%)等。

  68.3%受访家长在孩子暑期托管上投入的钱多

  为了给孩子安排好暑期生活,家长们不仅绞尽脑汁,还投入了不少金钱。

  章欣玥给记者算起了在孩子暑期托管上的费用,“孩子刚从一个夏令营回来,两周花了8000元,小升初衔接班花了大概4000元”。

  某夏令营机构工作人员邱燕(化名)说,一进入7月,咨询夏令营的家长人数直线上升。记者了解到,该机构组织的夏令营一般分为7天、14天和21天,价格也从三四千元到1万元不等。

  调查中,68.3%的受访家长表示在孩子暑期托管上投入的钱多,23.1%的家长表示不太多。

  “我给孩子报的是激发学习兴趣的夏令营。他在小学时成绩并不突出,我们不想让他在初中时被落下。孩子回来说夏令营教了很多学习方法,但不知道开学后能不能用得上。”章欣玥觉得夏令营价格比较贵,如果日后还有类似活动会慎重考虑。

  对于暑期夏令营,

  60.1%的受访家长认为可以开拓孩子的视野,

  48.9%的家长认为可以增强孩子的身体素质,

  44.9%的家长认为可以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

  27.8%的家长认为可以提升孩子的人际交往能力。

  也有24.1%的受访家长认为性价比不高,

  20.4%的受访家长认为安全保障不到位,

  11.4%的家长指出内容设置不合理。

  57.1%受访家长建议

  由相关政府部门出面建立托管中心

  对于暑期托管机构,宋蕊认为安全保障最重要。“我看到过一些无资质的辅导机构在暑期招揽生意的消息。把孩子交给这样的机构,怎么能放心”。

  调查显示,

  56.0%的受访家长看重暑期托管的活动项目,希望内容丰富、可以充实孩子的暑期生活;

  50.7%的受访家长看重机构的师资力量,希望有专业的老师辅导孩子课业;49.4%的受访家长看重管理机制,希望有健全的机制以保障孩子安全。

  此外还有:价位合理(41.0%)、培养综合素质(35.9%)、开阔孩子的视野(18.7%)和满足基本生活(11.5%)等。

  武汉市武昌区某社区工作人员张晓(化名)告诉记者,几年前武汉市开始推行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依托社区开展暑期托管。“每年暑假会有6~8周的托管服务。我们社区今年主要有课业辅导、科学知识普及、安全教育和艺术兴趣四大类课程”。

  张晓说,社区的托管班有专门的负责人保障孩子安全。“我们社区和辖区内从事教育工作的社会组织进行合作,请他们的老师来给孩子们上一些课程。另外也会招募其他行业的志愿者,比如请医务工作者给孩子们讲安全急救知识”。

  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谷峪表示,现在社会上的双职工家庭比较多,儿童在假期没有父母陪伴的现象也较为普遍,而现在市面上的托管机构不尽如人意。“从制度上看,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条例标准对托管机构的资质、收费标准加以规定。这就导致了乱收费、乱补课等钻政策空子的现象。从根源上说,这也反映出了教育的功利化现象。教师只在上课时间授课,下课后却不辅导学生。有的老师还把应该在课堂上讲授的内容留到辅导班上讲”。

  对此,谷峪认为从短期来看,可以从制度建设上改善托管问题,“比如明确相关规定,将托管事务交由学校或社区来负责,政府可以适当给予补贴,满足大家在托管上的需求。另外,制定相关的标准,明确托管机构的资质审查,确保托管机构具备提供活动场所和安全保障的能力”。

  对于暑期托管班,

  57.1%的受访家长建议由相关政府部门出面建立托管中心,

  56.5%的家长期待提升对暑期托管机构的监管,

  46.7%的家长建议加强正规游学或夏令营项目的设立,

  41.6%的家长希望依托社区、居委会等建立托管中心,

  17.0%的家长建议定点开放部分学校。

  编辑:王凤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编:李语、李士燕)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