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古广州城 与虎熊为邻

2017年07月13日09:03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最古广州城 与虎熊为邻

  如果穿越回两千多年前的广州(古称番禺),你会看到什么?我想,你大概会遇见露出森森白牙的野狼,把你吓得一下子爬到树上去的老虎;你会体验真实版的“熊出没”,也可以欣赏姿态优雅的麋鹿;你会看到一个个岛屿上星罗棋布的“吊脚楼”,也会遇见披发文身的越人。不过,最值得你一看的,还是今中山四路附近一座小小的城池,只见它南临珠江(彼时称珠海),东西北三面皆有水道环绕,面积只比今天的人民公园略大。乍一看,你压根没法相信这是一座城,以为它就是一个官府大院。其实,这是广州有据可查的“史上第一城”——任嚣城,又称番禺城。虽然在今人眼里,它的规模实在小得可怜,但它的意义,可不是用规模来衡量的呢。

  老虎猎豹出没 先民住进“树屋”

  在之前的专栏里,我们曾说过,如果穿越回唐宋年间的广州城,你一定会大开眼界,生活也很多姿多彩。不过,假如你穿越回远古的广州,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秦代广州是野生动物乐园

  说起来,“广州”这个地名,是到三国年间才有的,秦汉年间,此地名叫番禺,再往前,它有一个什么样的名字,我们就真的不确定了。据史料记载,公元前两千多年,黄河流域出现我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夏朝的时候,这里也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原始部落,在此聚居的先民被后世称为“越人”。

  正如上一期文章所说,古代的广州是一片茫茫沧海,海上有星星点点的岛屿,以及从越秀山延伸出来的半岛。不过,如果你把它想得像“外婆的澎湖湾”那样,只有“海浪、沙滩和仙人掌”,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这一块“滨海之地”遍布沼泽和森林,北边的白云山更是林草茂密,猛兽出没,十分吓人。

  据一些古文献的记录,别说远古年代了,就算到了秦汉时期,猩猩、大象、老虎、猎豹、狼、麋鹿、猿猴、野猪、野熊、鳄鱼等几十种野生动物在这里“安家落户”。想一想,假如你一不小心,穿越到远古的广州,刚在丛林里落地,正四处张望时,突然一只猩猩迎面走来,向你亮出两排森森的白牙,又或者旁边突然蹿出一只老虎,看到你就像看到了当天的晚餐,你是否会被吓得魂飞魄散,哭爹叫娘?

  真实版“熊出没”好考验胆量

  不过,环境虽然如此骇人,但也有好玩的地方——比如,住在树上。据史载,远古时代,这里的先民最初是住在洞穴里的,靠近洞口的地方,空气比较流通,就用来做睡觉的地方,洞口深处,则用来堆积猎物和埋葬死者,听上去真是怪恐怖的。不过,住在洞穴里,深受潮湿和难闻的气味所苦还算小事,一觉醒来,毒蛇和爬虫正在身旁开派对,更让人受不了。

  于是,一些聪明的先民开始走出洞穴,爬到树上,就地取材,用树枝和树叶搭个小屋——是为历史学家所说的“巢居”。渐渐地,巢穴代替穴居,成为先民居住的“流行风尚”。先民住在树上,虽说不能完全避免蛇虫的干扰,但至少老虎啊、狼啊、猎豹啊、野熊啊……都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了,还是要安全得多,而且居高临下,通风又凉快。现在,有些度假区出于原生态的创意营销,邀请游客住树屋。其实,真正原生态的“树屋”体验在远古的广州,当然,你若想充分享受这种原生态,一定得有足够的勇气,否则,一声狼叫或一次真实版的“熊出没”,把你吓得从树上掉下来,那就真是有去无回了。

  秦汉广州流行“吊脚楼”

  我们上一期说过,2000多年前,秦军大将任嚣受命南下,治理南海郡,在今中山四路附近的一处高地上建立任嚣城,是为有据可查的广州建城之始。古代先民住在树上的日子持续了多久,我并不知道。不过,到了秦代,人们早已下了树,并住进了“干栏式”的民居。说“干栏式”,你可能还有点不好理解,说它很像吊脚楼,你或许就会觉得明白多了。唯一不同的是,“吊脚楼”是三面悬空,一面靠山,而“干栏式”民居却是四面悬空,不过,为了叙述的方便,我们这里就以“吊脚楼”呼之。

  其实,这种特别的“吊脚楼”可以说是“树屋”的2.0版,据学界的推测,我们的老祖宗先是在一棵树上搭屋,渐渐又发展到在几棵树上搭屋,最后索性把树砍倒,用木头建屋,“干栏式”民居就这样问世了。这种悬空的房子盖起来颇费心思,得把粗粗的木桩(或竹桩)打入地下几十厘米,木桩上铺地梁,地梁上又铺地板,地板上再立几根柱子,用树枝或草席构成墙体,再加上一个草席屋顶,才算完工。

  这种民居,楼上住人,楼下储物和饲养猪羊鸡鸭,大家各得其所,而且通风又凉快。不过,这种民居的好处虽多,可有一样坏处——一旦不慎起火,几分钟就全部烧光。好在,那时森林到处都是,再砍一棵树,重新盖个“房子”也一点不难。其实,直到唐朝,一代名臣宋璟南下担任广东都督,带来了先进的烧瓦技术,人们才开始渐渐学着使用陶瓦,火灾的发生概率才渐渐降低,当然,这是后话,且让我们留到以后再说。

  番禺城好迷你

  十分钟转一圈

  话说当年秦始皇所住咸阳宫的规模数倍于现在的故宫,富丽堂皇,气象万千。任嚣是贵族后裔,秦朝重臣,自然也是出入咸阳宫的常客,换言之,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所以,他初抵岭南,看到星罗棋布的干栏式民居,或许会心生骄傲,心想这样的居住方式多原始啊。

  吊脚楼星罗棋布

  番禺城鹤立鸡群

  然而,不管任嚣对“吊脚楼”有着什么样的想法,他到任的第一件事,就是修筑城池,保卫官衙。要知道,越人部落之勇猛,是秦军将士付出血的代价后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任嚣转遍各处,终于在今中山四路一带的一处高地找到了筑城之地。在他眼里,这里南临珠江(我们上一期讲过,那时的珠江足有两千米宽,所以称为“珠海”),东西两面被文溪水道包围,北部又有文溪北支道,再往北还有山冈,易守难攻,在此筑城,再合适不过。

  据学界的说法,这一座城东临文溪(即今旧仓巷一线),西接今天旧市儿童公园西界,北临今聚星里一线,南临今中山四路稍南一线。如果你有空沿着我刚才说的路线步行一圈,不到十分钟就走完了。不过,在当时星罗棋布的“吊脚楼”中,任嚣城(又称番禺城)已经算是庞然大物了,肯定会让周围的部落首领大为惊奇。而考虑到当时的技术条件,能建成这样一座城,肯定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如果不是当时秦始皇派出大批士兵和苦役犯南下,这“史上第一城”多半修不起来。

  番禺城内只有官衙

  普通平民难以入内

  其实,任嚣城虽然有广州“史上第一城”的名声,但你若以为它就像你在古装片里看到的那样,城门口人来人往,城里也是闹嚷嚷,到处有人做生意,可就大错特错了。据学界考证,这个地方只比今人民公园大一点,其实就是在官衙外划出一个地方,用围墙围起来而已。换言之,你完全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官府大院。只是不知道,士兵巡逻时,听到远处一声野兽的嚎叫,会不会吓出一身冷汗?

  据史料记载,公元前210年,换言之,任嚣建城之后没几年,秦始皇去世,中原大乱,群雄逐鹿。任嚣身为贵胄,一向属意贤明的太子扶苏,看不上残暴无道的胡亥。重病之际,将与自己一路相随,从中原来到岭南的龙川县尉赵佗急召到床前,嘱其拥兵自重,伺机立国。任嚣去世后,赵佗将秦朝设置的各级官吏一一诛杀,在重要位置全换上亲信,并于公元前204年建立了南越国。立国后,赵佗将小小的任嚣城扩建成了周长十里的大城(其实,以今人的眼光来看,也一点都不大),并在城内按汉朝建制造起了王宫御苑,史称赵佗城,这也是广州史上第一个王城,随后,赵佗又在王城之东修建了一座专门用于商贸的东城,关于这两座城的趣闻,我们下期再说吧。(记者王月华   注:本文参考了《越秀史稿》《任嚣羊城》《秦汉私营工商业多层次考察》等文献。)

(责编:李语、李士燕)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