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用无人机市场占七成 深圳:请叫我世界“无人机之都”

2017年06月13日09:34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深圳:请叫我世界“无人机之都”

深圳拥有超过300家无人机企业,占据全球七成的市场份额。南方日报记者 鲁力 摄

  将口袋大小的无人机放入手掌,当系统检测到人脸后,即可解锁并从掌上起飞、升空悬停,并进行手势操控。上月底,来自深圳大疆创新的一款掌上无人机新品上市,除了摄影发烧友和无人机发烧友以外,越来越多国人见识了无人机的魅力。

  事实上,深圳已然成为全球无人机产业研发、制造重镇,拥有300多家无人机企业,占据全球市场七成份额,大疆、科比特等企业更是领跑整个无人机行业。其中,在消费级无人机领域,大疆创新处于全球引领地位,不仅开创了全球消费级无人机的蓝海,而且储备了领跑未来若干年的先进技术和解决方案。

  近年来,无人机产业正成为新兴的“风口”产业,预计未来5至10年,国内无人机市场空间将高达2000多亿元。面对这一大市场,深圳将无人机产业列为未来产业加以培育,重点支持建设无人机产业基地、检测中心,制订行业标准。根据深圳市航空航天产业发展规划,无人机是重点支持领域,扶持范围包括无人机设计测试、总装集成、人机交互等。

  无人机成深圳闯荡国际“新名片”

  深圳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称为“无人机之都”,众多知名深圳无人机企业生产的产品风靡世界各国。

  据深圳市无人机行业协会和深圳市彩虹鹰无人机研究院统计,2016年全国无人机总产值超260亿元,其中90%以上的产值贡献来源于深圳市无人机企业。深圳市无人机行业协会会长杨金才表示,近3年来,深圳市无人机产值以50%的增长率递增。

  无人机产业是深圳重点发展的先进制造业之一,近年来发展迅猛,企业创品牌、做品牌的热情高涨,品牌影响力不断增强,这从2017年度中国无人机品牌总评榜中可见一斑。记者了解到,这份榜单征集了数万网友投票、点评,经过多轮审核精选出行业品质出众、人气最旺的十大品牌。榜单显示,深圳无人机产业自主品牌的魅力得到了网友的广泛认同,深圳企业囊括了前4席位,分别是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深圳一电航空技术有限公司(AEE)、派诺特贸易(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艾特航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在海外,无人机也正在成为代表深圳的“新名片”。据深圳海关部门统计,2017年第一季度深圳无人机出口21.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0%,创下历史新高,其中3月份出口无人机9.1亿元,同比翻倍。据悉,深圳无人机主要出口欧美市场,出口基数大,增幅不减,海外市场依然广阔,深圳无人机在国际舞台上“飞”出了自己的魅力。

  目前,深圳拥有超过300家无人机企业,占据了全球七成民用无人机市场份额,销售超过200亿元。杨金才也透露,由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深圳市无人机行业协会及中国无人机产业联盟联合主办的2017世界无人机大会将于6月23日——25日在深圳举行。届时,将有国际无人系统协会、国际航空保安协会等多个国际组织及近40个国家和地区的无人机行业代表出席大会。

  自主创新催生“超级独角兽”

  深圳无人机之所以有这样的佳绩,离不开企业的自主创新和质量管理。

  作为深圳成长最为迅速的科技创新企业之一,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被业内人士誉为超级独角兽,在全国独角兽企业中市场估值排名第七位。其在2016年无人机销售额约为100亿元,销售收入中有八成来自于海外,占据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70%的份额。尽管去年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依然热闹,但真正能与大疆抗衡的厂商寥寥无几。

  成为无人机行业“霸主”,技术创新功不可没。“可以自信地说,大疆稳住市场地位的关键是一直能够引领行业先进水平的无人机产品。”大疆创新相关负责人日前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疆能在消费级无人机行业取得成功,最根本因素在于能够提供优秀的飞行控制系统。“企业归根结底需要靠产品说话,市场会褒奖技术领先、服务优质、产品可靠的企业”。

  作为科技创新“弄潮儿”,如何带动整个行业有序向前发展,也成为了这些独角兽的新时代使命。“大疆所带来的集聚效应,更多地体现在具体工作中。如无人机生态圈建设、SDK开发者套件建设等。”大疆创新负责人介绍,大疆的无人机生态圈聚拢无人机产业链中的企业和人员,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

  “我们还不敢说能凭借一己之力带动机器人产业链,而是继续埋头工作,优化产品与技术。”该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大多数消费者还不了解无人机,这既是困难,也是机遇。“无论是消费端,还是在行业应用端,依然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可以让不同类型的公司百花齐放。每个企业可能有不同擅长的领域,并相互之间开展合作。”他说。

  初创公司逐鹿无人机细分领域

  目前,中国的民用无人机市场呈现“一超多强”的局面,大疆科技为龙头企业,亿航、零度智控等紧随其后。在民用无人机市场前景普遍看好的预期下,无人机行业的竞争显得愈发激烈。

  2016年的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上,有100多家无人机厂商参与,而到了2017年,参展企业不足40家。究其原因,无人机行业在经过爆发式增长后,经历了一轮“洗牌”。

  无人机的应用包括航拍娱乐、环境监测、应急救援等多个方面,为了避开大疆等无人机企业巨头在消费级无人机领域一骑绝尘的锋芒,美国硅谷巨头亚马逊一直致力于研制用于“送快递”的物流无人机,国内京东、阿里等电商企业也在此领域不断发力。

  在深圳,也有一批无人机初创企业选择“走窄门”,在新的细分领域钻研技术不断“开疆拓土”。这些创业期的“窄门”,在这些创业者眼中,未来将是一片“蓝海”。

  今年2月15日,深圳智航无人机有限公司旗下的V330无人机在大鹏新区西涌至三门岛完成了一次“跨海岛飞行演练”,实现了全国首例无人机跨海运输,引起了无人机行业的广泛关注。当日,该款无人机从西涌运送物资至三门岛,距离达14.3公里,载重为3公斤,是目前同类型复合翼无人机有效载重的1.5倍,可以解决海岛之间的快递运送、医药用品紧急传递等问题,有望实现跨海救援。据悉,该款无人机的设计载重为3—5公斤,航行距离为30公里。

  智航无人机董事长金良介绍,相较于大疆等巨头主打的消费级无人机,作为工业级无人机的一种,物流无人机体积更大、构造更复杂,如何实现更多的载重、更长的续航时间是很多无人机团队在极力突破的攻坚点,更关键的是无人机的可靠性与安全性。为此,他们在无人机上采用了倾转旋翼技术,记者了解到,这种类型的无人机兼具垂直短距离起降和高速巡航的特点。金良介绍,由于拥有固定机翼,无人机在安全性上得到了更大程度的保证。多旋翼的飞机,只有马达不停运转,才能保持在空中。而固定机翼保证无人机即使在出现故障的情况下,也能由于空气动力学的原因滑翔,不至于造成机身直接坠毁。

  而在深圳天鹰兄弟无人机创始人李才圣看来,研制出一款好用的农用植保无人机“爆款”是他从小的梦想。“我出生在农村,深深感受到农村滥用农药化肥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李才圣告诉南方日报记者,我国的农业现代化发展过程中,播种、插秧、收割等相关机械都已普及应用,唯独喷药植保一直是个短板,植保无人机就是“为补齐农业全程机械化而生”。

  2014年11月,李才圣辞去了百万年薪职位,与4位无人机爱好者成立了天鹰兄弟无人机公司,投身于创业热潮中。两年多时间,天鹰兄弟无人机已经在国内各主要农业大省成立了15家分公司,甚至将植保无人机成功飞出国门,在韩国成立了分公司,成为深圳这座无人机创新之城的草根创业传奇。

  据介绍,一架植保无人机喷洒农药,相当于二三十人同时进行劳作。同时,在无人机飞行过程中,桨翼旋转形成下压风场,能够使药剂与农作物叶片背面、作物根部等充分接触,防治效果比传统地面机械更加可靠。

  政策扶持和产业配套齐全是优势

  深圳在政策层面对无人机产业的重点扶持是其得以“腾飞”的重要原因。

  资料显示,为推动无人机行业发展,早在2013年,深圳市政府就制定了《深圳市航空航天产业发展规划(2013—2020年)》,将航空航天产业列为深圳的三大重点“未来产业”之一,将无人机列为发展重点,提出“无人机腾飞工程”,重点支持建设无人机产业基地。

  2015年,深圳市陆续发布了《民用无人机系统通用标准》《单旋翼直升机系统通用标准》《公共安全无人机系统通用标准》等7个无人机地方标准,助力无人机规范、快速发展,全力打造“无人机之都”。

  深圳无人机发展迅猛,还在于毗邻香港和人才密集的优势。“深圳是全国智能手机、个人电脑等电子配件产业的一大集聚地,而无人机大量使用智能手机的主要技术。”深圳艾特航空董事长林卫东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一架无人机需要2000~3000个配件,均可从深圳当地采购,而深圳拥有华为、中兴这些高科技企业,在研发方面具有绝对的优势。

  另外,毗邻香港,购买美国或日本等国的原材料或配件也更快捷,可以更好地降低电子元器件采购的时间和金钱成本。

  而深圳活跃的资本市场,也为无人机企业吸收风投和产业资本提供了更多可能。

  “为什么突然有一天深圳就成了世界无人机的生产中心呢?因为无人机产业需要的碳纤维材料行业、航空铝后加工业、特种塑料、锂电池、磁性材料,深圳都是最强的。” 哈工大(深圳)筹建办临时党委书记唐杰认为,深圳的无人机产业配套之好“就是全球之最,没有之一”。

  唐杰援引无人机业内人士的说法指出,“这并不是一个独有产业,而是附着于大量手机类消费电子的外壳上”。

  唐杰进一步分析称,30多年来,深圳所生产的大多是快消品,但在真正高端的装备、材料等领域,领先的是德国、美国、日本。“深圳现在的变化是什么呢?假如无人机是一个创新趋势的话,它代表的是未来我们高端装备制造的方向”。

  惩治“黑飞”,规范无人机产业发展

  深圳将划定无人机禁飞区与控制飞行区

  在无人机市场蓬勃发展的同时,不少无人机也处于没有监管的“黑飞”状态这个问题日益显现。

  “黑飞”是指未经登记的飞行,这种飞行有一定危险性。当无人机、鸟类等在机场净空保护区内出现时,飞机将被迫以改变航路等方式避让,避免重大灾难的发生。无人机“黑飞”包括无驾驶证飞行、净空区域飞行、未获得许可飞行、超出飞行区域飞行等。

  面对日益严重的“黑飞”事件,我国民航局于今年5月16日宣布,目前已经初步完成了民用无人机登记注册系统的开发,并于5月18日上线运行,6月1日正式对质量250克以上的无人机实施登记注册。今年8月31日以后,未在系统中登记的无人机飞行将被视为违法行为。

  为何无人机扰航屡禁不止呢?“现在大多数人都在‘黑飞’,但老百姓买了无人机不让他玩,就像买了车不让人上路一样不可行。”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AOPA)执行秘书长柯玉宝告诉记者,此前各法律法规对“黑飞”如何界定、具体怎样实施尚不明确。

  “实名登记政策早就该出台了。”柯玉宝说,在这项政策之下,“好人”“坏人”能够轻而易举地分辨出来,有利于行业有序发展,“不登记的‘飞手’不一定都是坏人,但很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目前许多业内人士还处于‘法不禁止即可为’的状态,这便是法律法规不完善所导致的现象”。

  不过,新政出台后,也有声音认为,实名登记政策可谓是给无人机企业出了道难题,甚至担心实名登记政策会限制行业快速发展。对此,科比特航空学院院长、工程技术中心总监卢致文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当前深圳无人机技术已经发展到世界先进水平,是时候对其进行规范以保障正常发展了。”

  “管不是目的,行业有序才能更好发展。”柯玉宝举例,汽车保有量那么大,依然管理得井然有序,这是因为大家有明晰的法律法规可以去遵守,没有人能浑水摸鱼、钻空子。

  无人机安全涉及从生产源头到销售使用各个环节,深圳在打击“黑飞”现象方面也屡屡出招。本月初,记者了解到,深圳市政府在市净空保护联席会议的基础上,还将成立无人驾驶航空器管理联席会议,由市领导牵头,交委、公安、市场监管委、科创委、经信委、法制办、民航、机场等部门参与,统筹协调无人驾驶航空器的生产、销售、使用、监管等环节,并加快构建无人驾驶航空器监管数据平台。深圳还正加快开展《深圳市净空保护管理办法》立法的相关工作,无人驾驶航空器的安全管控,也将开展专项立法。

  正规企业生产的无人机可以使用芯片、电子围栏等技术进行规范,但市场上还有不少非法组装、超规格组装的“黑机”,这些无资质生产销售的无人机在使用过程中,存在更大的安全隐患。比如有的组装机飞行高度可以突破500米,达到上千米,难以控制。有的组装机改变程序,不受电子围栏等控制,随意进出安全管控区。

  据悉,对于这些“黑机”“黑飞”现象,深圳市政府也已部署近期由市场监管委会同公安、经信、民航等部门,尽快开展一次摸底调查和专项整治,加强对无人驾驶航空器生产、销售等环节的管理,重点打击无资质生产销售、非法组装、超规格组装等行为。由深圳市公安局会同民航等部门,对机场周边扰乱飞行秩序的行为,同样开展专项整治。

  大疆创新副总裁邵建伙建议,无人机企业要建立产品自身的安全标准,政府则需要对“飞手”进行更多的宣传教育,同时建立相应的无人机运行管理服务系统。“铁路有铁路系统,公路有公路系统,无人机也需要有自成体系的一套管理系统。”邵建伙说。

  策划统筹:刘丽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张光岩 苏梓威

(责编:刘远忠、甘霖)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