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2》欢乐不起来,只剩尴尬

2017年05月19日11:28  来源:湖南红网
 

  热播大剧《欢乐颂2》

  不会游泳的小编,很担心会淹死在《欢乐颂2》的无情灌水中。

  第一季的《欢乐颂》,剧情紧凑且不狗血,还给观众留下了思考空间。到了第二季,婆媳问题、房子问题、未婚先孕已经抢男友,这些烂大街的俗套生活剧戏码,都来了。

  拜托,我们要看《欢乐颂》,不是《小时代》。

  热播大剧《欢乐颂2》,让不少观众觉得陌生但又熟悉。

  第一季的《欢乐颂》描绘了五个都市女性彼此治愈的温暖“白日梦”。到了第二季,思考没有了,婆媳矛盾、未婚先孕、抢男朋友等狗血戏码倒齐全了。这是要变大龄版《小时代》的节奏吗?

  对比同档期收视被压制的《白鹿原》,我们忍不住要问,难道只有汤汤水水的电视剧才会有市场?思考这种东西,注定曲高和寡?

  剧情

  狗血情节要不要这么多?

  《欢乐颂》第一季,没让男女感情线喧宾夺主,没有婆媳问题,没有小三。这部剧也被评为近些年来,最贴近都市单身女性心理的电视剧。该剧也是话题性十足,今天有人说职场潜规则,后天又有人讨论爱情观和婚姻观。

  到了第二季,之前没有的似乎都要上场。前几集着力描述安迪和小包总的谈情说爱。冷美人安迪不见了,绅士做派的小包总不见了,传统偶像剧中的一些烂梗倒是出来了。有网友调侃,“两人在泰国的戏份就像是注水言情剧,情绪不够配乐凑,情节不够风景凑。”

  上一季的“五美抱团”,到了这一季的开端,因为各自回家过春节,变成了五条单线。但单独叙事的节奏实在有些拖沓。

  至于一向很苦的樊胜美也更苦了。早被无底洞般家庭负担所压垮的樊胜美,如今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结婚对象王柏川身上。她一边渴求早日如愿以偿,一边冷眼盯着王柏川的造梦进度。

  此时其他几美在干吗?曲筱绡敲打王柏川“没房可别想娶樊大姐”,独立女性安迪的安慰方式是“你还有王柏川”,全然不见手把手指挥曲筱绡搞定大牌代理的军师风采。

  仿佛周围人都默认,樊胜美已放弃和生活决斗的勇气,笃信“只要有钱就能解决所有困境”。

(责编:李语、甘霖)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