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卧底调查“蓝鲸死亡游戏” 揭披游戏罔顾生命的本质

2017年05月11日10:12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记者卧底调查“蓝鲸死亡游戏” 揭披游戏罔顾生命的本质

  最近几天,互联网上频繁出现关于“蓝鲸死亡游戏”的信息,这一从境外流入的所谓游戏,根本目的就是诱惑参与者自杀。

  自5月8日起,记者连续3天“卧底”此类游戏群,以期揭披这一游戏罔顾生命、漠视法律的本质。

  5月9日20时10分,共青团中央官微发布一条微博:为何要将自己囚禁在幽深的海底?你明明可以翱翔在广阔的天空!捕鲸计划,已经启动……

  “捕鲸计划”,指向一个由境外流入我国的游戏——“蓝鲸死亡游戏”。

  在“捕鲸计划”启动前,“蓝鲸死亡游戏”的相关信息已经出现在互联网。《法制日报》记者经过3天调查发现,在相关部门以及腾讯平台的打击之下,很多涉及“蓝鲸死亡游戏”的QQ群已经被封号,但仍有QQ群改头换面并试图通过更严格的入群审核“求生存”,也有此类游戏组织者转入微信群诱人参与。

  群主游戏要求残忍

  “蓝鲸死亡游戏”,还有多个别称,如“4:20叫醒我”“4:20叫我起床”。如此称呼,在于“蓝鲸死亡游戏”的任务之一就是每天凌晨4时20分起床。

  5月8日,记者以关键词“4:20”在腾讯QQ群进行搜索时,出现十几个相应QQ群。记者随机添加几个名为“4:20叫醒我”“4:20叫我起床”的QQ群。

  一个名为“4:20叫醒我”的QQ群群成员有300多人,按照群主介绍,群成员中56%是90后。另一个名为“4:20叫我起床”的QQ群,其成员中40%是00后。

  记者加入“4:20叫我起床”QQ群不久,群主就给记者发送了3个名称为“the blue whale”的自残视频,时长在1分钟左右,并告诉大家这是“国外的鲸鱼”。记者点开发现,视频内容血腥、残忍。

  在名为“4:20叫醒我”的QQ群里,群主给记者发送了多个他与群成员的聊天记录截图。在这些聊天记录截图里,一名群成员向群主发了一张用刀划手臂的照片,群主对群成员割手臂的程度不满意,竟要求他加深伤口。

  记者在这些QQ群里发现,一些自称“反蓝鲸”的人员在群里劝导群成员不要参加游戏。对此,群主的反应是反复发信息:“给我发送割手臂的照片表示参加游戏,没发送手持身份证照片的请尽快发送,确保任务进行。没完成的请于今晚24点前完成,还想要继续参加游戏的把群名片改成1,不要恬不知耻的对群主和管理员进行人身攻击,这样不仅能反映自身的愚不可及,更能危害到整个团体”。根据统计,在“4:20叫醒我”的QQ群中,有45个人将群名片改成“1”。

  5月9日上午,记者发现,此前加入的两个QQ群被封,腾讯消息提示称“该群因涉及相关违规条例,已被永久停封,不能使用,系统将会自动解散群组”。

  QQ群审核验证严格

  此后,记者以“4:20”“蓝鲸”“蓝鲸游戏”等为关键词进行搜索,都没有出现搜索结果。不过,记者更换其他相似关键词时,出现了几十个QQ群。

  记者在尝试添加过程中发现,几乎所有的此类QQ群均需要验证。审核问题各式各样,比如“为什么加群”,有的还需“填写英文代码”,有的则进去两分钟不到就被管理员移出群聊,审核可谓十分严格。

  记者添加了一个QQ群,群成员20名,群分类是“生活休闲-同城”,群介绍是“这是激情的摇篮,这是一座可攀登的断背山”。

  在申请加入过程中,被拒绝两次后,记者换了一个年龄为17岁的女生QQ号,才成功加入。入群后,群主问记者是不是来参加游戏的,并要求记者在群里发送一张生活照,显得十分戒备。以下是群主和记者的对话:

  “你是真的来求死的吗?”

  “是的,我想参加游戏。”

  “一旦开始就不能回头了,丫头,是真心的吗?”

  “真心的。”

  “你在群里先发一张自己的照片,然后添加管理员,他带你,从明天开始4:20起床。”

  “好的。”

  “现在在手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拍一张全身照发给我,还有身份证照片。”

  “为什么要发身份证照片?”

  “我们要掌握你的身份信息,游戏开始了就不能反悔。”

  这个QQ群共有7名管理员。记者询问一名管理员,“你也是参加游戏的吗”?他回复,“是的,我从现在开始带你,每天会告诉你任务”。记者询问该管理员进行到游戏的哪一步时,他显得有些不耐烦,催促记者往群里发照片。5分钟后,记者仍没有向群主和QQ群内发送照片,记者被移出群聊。

  记者随后举报该群。过了一会儿,记者发现这个QQ群的名称改为“编程5分钟,扯淡2小时”,并没有解散群聊。但记者换了一个QQ号再次申请加入时被拒绝。

  “蓝鲸”蔓延其他平台

  记者调查的3天,也正是相关部门及腾讯平台“捕鲸”愈加严密的3天。

  5月10日上午,记者再次通过QQ群搜索功能查找,发现仍有少量此类QQ群存在并能正常入群,不过大多只是打着“蓝鲸”“4:20”这类旗号吸引人来讨论游戏,或者是纯聊闲天的。这些群成员一般以初高中学生为主,除了谈论游戏,还会抱怨三角函数难懂,作业做不完;另一类则由淘宝店主、微商、代购、代考、办证之类的人员组成。

  在此类QQ群中,群成员将“反蓝”和“蓝鲸”作为一种谈资,发表自己对于音乐洗脑、心理暗示等话题的看法。

  记者注意到,随着相关部门以及媒体的深度介入,这些QQ群成员实则对“蓝鲸死亡游戏”多持戏谑态度,加入理由无非就是好奇。

  不过,在微信群,则呈现出另一种“活跃状态”。

  记者此前添加的QQ群群主在成员提醒下,将群名修改成“心理治疗咨询”,5月9日晚仍在QQ群里继续讨论“蓝鲸死亡游戏”。由于群内有部分“反蓝鲸”人员加入,群主在一一询问群成员是否真想继续游戏后,向愿意完成游戏的群成员发送了一个微信群二维码。5月10日上午,QQ群“心理治疗咨询”被解散。记者通过微信群二维码加入微信群,发现群成员仍在讨论如何继续游戏,而接下来群里的气氛愈加恐怖,有群成员不断发来各种照片及自杀办法。记者发现,有疑似境外人员也在此微信群里,一名自称在荷兰的成员表示,“如果需要的话我从国外给你们寄过来,还有致幻剂”。

  随着微信群中加入的人越来越多,一些“反蓝鲸”人士开始出现,劝大家珍爱生命,远离“蓝鲸死亡游戏”。一些群成员甚至与“反蓝鲸”人士出现言语冲突。

(责编:李士燕、甘霖)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