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汕头向黑臭水体宣战

2017年04月25日10:06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汕头向黑臭水体宣战

  月浦主排渠是汕头市金平区今年治理的5宗黑臭水体之一。受访者供图

  提起黑臭水体,许多人可能都会想到道旁路边的臭水沟。而这些臭水沟,往往成为蚊虫滋生、污染环境的源头,黑臭水体也成为现代城市中不可忽视的一个水体环境污染源头。

  2016年初,住建部公布了一组数据:全国295座地级及以上城市黑臭水体的排查结果显示,77座城市没有发现黑臭水体,其余218座城市中共排查出黑臭水体1861个,其中河流1595条,湖、塘266个。从省份来看,60%的黑臭水体分布在广东、安徽、山东、湖南、湖北、河南、江苏等东南沿海、经济相对发达地区。

  从这组数据中也可以看出,如今的黑臭水体已经不是许多人认识的传统意义上的臭水沟,一些河流、池塘等具有自净能力的水体,也一步步被污染成为黑臭水体。水体污染,严重影响着我们的生活环境,对黑臭水体的治理刻不容缓。

  对此,汕头有关部门分别制订了相关方案,齐齐向汕头市区的黑臭水体“宣战”。笔者了解到,今年汕头市共有12宗黑臭水体纳入治理。

  ●南方舆情汕头数据 胡克雅

  中心城区“四沟”采用政府购买模式组织实施

  今年,汕头市城管局将4宗中心城区黑臭水体纳入治理范围,分别为龙湖沟、新河沟、港区排洪沟及星湖公园。

  笔者了解到,星湖公园(金砂东路—中山东路与港区排洪沟处)全长约1.6公里,面积约0.037平方公里;龙湖沟(韩江引水渠涵闸—中山东路龙湖关闸)全长约7.333公里,面积约0.214平方公里;新河沟(衡山路与珠池路交界处—中山东路港区排洪沟处)全长约1.452公里,面积约0.069平方公里;港区排洪沟(衡山路与中山东路交界处—港区排洪沟与珠港路交界处黄厝围电排站出海口)全长约1.42公里,面积约0.047平方公里。这4宗黑臭水体的黑臭级别都是轻度,综合整治总投资约需1.08亿元,采用政府购买模式组织实施。

  笔者了解到,目前“四沟”水体总体整治方案编制、可行性研究报告及立项等已完成。

  这其中,星湖公园水体已于2015年9月底投入380万元进行首期整治,整治内容主要包括扩大引水量、湖底清淤、完善沿岸截污、设闸保持水体、湖体种植水生植物改善水生态等,整治工作已于2016年6月基本完成,水质得到很大改善,水质更稳定;第二期将进行岸上绿化景观提升、构建水生态系统、亲水平台等,给汕头市民创造一个景观较高、舒适的休憩活动场所。

  金平区年内5亿治理5宗黑臭水体

  除了由汕头市城管局组织实施的4宗黑臭水体整治外,汕头市金平区今年也计划治理5宗黑臭水体。

  鮀济河是贯穿鮀浦片区的农业灌溉渠,也曾是当地百姓的母亲河。但如今鮀济河两岸却垃圾成堆,成为远近闻名的“臭水河”。去年底,金平区政府将鮀济河列入了黑臭水体整治计划中来,除了鮀济河外,同时被列入黑臭水体整治计划的还有月浦主排渠、大窖池头、明珠河、沟南围沟4宗黑臭水体。

  据金平区城管局局长张利荣介绍,金平区今年将利用EPC(工程总承包,即政府将工程打包给承包方)的模式,预算5个亿,对上述5宗黑臭水体进行治理。目前,这5宗黑臭水体的治理工程水体总体整治方案编制、可行性研究报告已完成,工程立项也已被批复。

  其中,较为受汕头市民关注的鮀济河,全长9.8公里,是5宗黑臭水体中最难治理的一宗。据金平区城管局出示的一份材料,单鮀济河的黑臭水体治理费用预算,就达3.4亿元,占5宗黑臭水体治理预算的六成以上。

  张利荣告诉笔者,除上述5宗黑臭水体外,金平区还对黑臭水体的治理,还有中期和后期治理计划,中后期计划中,金平区还将对岐山第一灌渠、岐山第二灌渠、牛田洋排渠、前溪河、叠金荣升排渠、水利沟渠等13宗黑臭水体进行治理。治理费用预算方面,加上之前5宗黑臭水体5亿元的治理费用预算,总共将达到18亿元。

  此外,龙湖区也计划治理3宗黑臭水体。

  ■拓展

  截污工程最困难也最花钱

  政府花费了大量的资金用于黑臭水体的治理,那这些资金都是花在哪里呢?笔者从金平区城管局了解到,在对黑臭水体的整治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截污这一环节,而黑臭水体的治理资金就有很大一部分用在截污这项工程上。

  “可以说截污是治理的基础,只有在污水截流后,配合其他的治理方式才能起到应有的效果。拿清淤来说,如果不截污,即使淤泥被挖走,污水还是会继续将河底的淤泥污染,那清淤就没有作用了。”张利荣告诉笔者,截污需要专门的截污管道,而管道的铺设就是最花钱的地方,拿鮀济河的截污管道来说,管道铺设费用的预算就占了治理费用总数的60%以上。

  除了截污以外,抽取污水的水泵站也是一个“花钱大项”,据张利荣介绍,能够被用于污水抽取的水泵站,一个就要好几百万元,甚至千万元。

  黑臭水体的整治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截污这一环节,而最为困难的也是这个环节。张利荣向笔者举例:“比如说鮀济河,是我们最先治理的一个黑臭水体。鮀济河河岸两边有很多居民居住点,我们不能阻止居民的生活污水排放,所以治理重点就放在了工厂排污这一块。但工厂排污虽然也有监管,有些工厂还是会偷排,既然偷排,他们的污水排放管就会做得很隐蔽。这些偷排的工厂就是治理中最难的部分。”

  “还有很多黑臭水体,需要我们划小船才能前往治理,这也给施工和勘探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张利荣说。

(责编:牛攀、陈育柱)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