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品牌大放异彩是水到渠成

2017年03月20日09:59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本土品牌大放异彩是水到渠成

  胡月见证了内地民用成衣工业从无到有的历程。

  走进现在的商场,你会发现本土服装品牌已经占据半壁江山,而在网上,这一比例更高,如广州本土品牌“例外”,不仅在国内“圈粉”无数,近年在国际时尚舞台也逐渐大放光彩。“例外”其实并非例外,也不是个案。在北京服装学院教授、“例外”品牌创始人之一毛继鸿的老师胡月看来,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本土服装设计师们开始施展拳脚,这一路走来并不是一帆风顺,如今能大放光彩也是水到渠成。在近日于上海举行的、由SMG东方广播中心主办的“海上畅谈汇讲坛”期间,胡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误打误撞进入服装教育业

  内地民用成衣工业是在改革开放后才从零起步,对此,胡月的体会异常深刻。

  1977年,从小酷爱画画的胡月考入苏州丝绸工学院,因为这一年国画、油画等专业都不招生,原本想读纯艺术专业的胡月误打误撞进了染织美术专业,学的是丝绸的图案设计,后来转而从事服装教育工作,也是因为学的纺织品,和服装算是“搭边”。1985年,胡月开始在母校苏州丝绸工学院从事服装教学工作,是国内第一批服装专业的教师,后来和先生袁仄一同调到北京服装学院任教。

  那时服装教育在内地也刚刚起步。苏州丝绸工学院在1984年开设服装设计专业,是全国第一个开设该专业的学校,对于应该怎么教,老师也在摸索。胡月说,她的先生袁仄1984年到香港理工大学学习服装设计研究生的课程,在课堂上了解到现当代国际时装的发展脉络,知道了著名的时装品牌和大师,当时就像突然有一扇新的窗户被打开了。

  正是在香港求学期间,袁仄开始着手编写《世界服装大师》一书。当时可以借鉴的资料很少,于是他写信给法国、意大利、英国、美国、日本的著名品牌公司和大师们,索取了品牌资料和编著著作的授权。《世界服装大师》于1987年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当时内地几乎没有外版服装专业书籍,这本书便成了一本业内的“启蒙”书。

  2010年,胡月和袁仄又出版了《百年衣裳》,该书记录了从清代、民国、解放初期一直到改革开放的服装,以服装作为载体,带出中国百年的文化变迁。2016年,《百年衣裳》的英文版在北美发行出版。胡月说,每一次编写著作的过程,对自己的思路也是一次梳理,一边补课一边教学,是当时不少服装教育者的常态。

  从幼稚躁动到踏实创品牌

  1987年,北京服装学院开设服装设计专业。胡月说,当时是改革开放初期,大家看到了世界的发展,都很有抱负和志向,要为中国的服装行业做一些事。20世纪90年代,蓬勃热闹的时装舞台开始出现在全国各地,也涌现出一批设计师。

  胡月说:“那时各种‘秀’很多,行业是非常躁动的,很多企业和设计师热衷斥资于T台作秀,却完全不懂企业和品牌的经营,甚至出现很多很可笑的纯表演性质的‘舞台时装’,追求的东西也很奇怪,其实很多设计的水平是‘半瓶醋’,大多都是只知其表而不知其实。”

  在胡月看来,国外的服装发布会也会有标新立异的东西,但那是在用比较夸张的手法传递一个信号——今年的概念是什么。真正的成衣都会弱化这些概念化的符号。

  直至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企业和设计师自主创品牌出现了一个较为健康的小高潮。当年出现的许多品牌至今仍然活跃在市场上。例如,“例外”创办于1996年,素有“中国高级定制第一人”之称的郭培也是在1997年创立自己的品牌。

  胡月认为:“服装行业创品牌已经走过了幼稚、躁动的阶段,越来越多的服装人懂得了这个道理:踏踏实实地创品牌,在服装行业里做事情,名和利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也是对创造力最直接的肯定和支持。”

  探索如何正确抢救“非遗”

  立足传统,但又不盲目自信,不做井底之蛙,回避传统文化中不好的内容,胡月认为,这是“例外”成功的秘诀之一。

  2009年~2014年,胡月应邀到广州“例外”总部兼职担任设计总监,后来又担任主管研发和生产的副总经理。有一年,“例外”组织了一个团队前往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这不是简单的采风,而是和雷山县共同开展对传统文化如何开发的积极探索,是真正利益的分享。

  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现代社会走向衰败,对服装行业来说,如何平衡传承非遗、手工制作和机器生产之间的矛盾?胡月认为,抢救“非遗”对企业来说是一个良善的愿望,但也必须有理性的对待,“如果都是用手工方式去绣花的话,我们即使把全部家当卖了,公司的员工也不能吃上饭,而且这样做出来的衣服成本很高,我们的顾客在哪里?”

  胡月说,和雷山县的合作就是一种积极的尝试,让雷山县也明白,完全靠手工的绣娘和现代城市商业消费之间的鸿沟。而公司则要思考,如何让品牌在消费者心中的“价格”更高,如何把产品的标价和产品的手工成本打通。很多国际大牌的衣服售价很高,这样就能支付手工费,把品牌的附加值做出来,才有可能支付非遗产品的人工费。(记者周裕妩)

(责编:李语、甘霖)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