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医学院党委原书记江文富忏悔书:“内心有湿气,发霉没消毒”

2017年03月20日09:34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内心有湿气,发霉没消毒”

  被“两规”以来的这段时间,是我最痛苦最煎熬的日子,是刮骨疗伤、清洗污垢、寻求新生的日子,也是思念亲人、渴望享受天伦之乐的日子。

  直面错误痛苦,剖析灵魂更痛苦,痛苦中又很幸运,幸运得到组织的挽救没有下滑得更远,幸运得到省纪委领导的多次关注、关心,幸运得到六室领导耐心细致的党的政策讲解、贴心贴脑的开导和温暖的关爱,幸运得到办案组同志反复开导、聊家常、讲案例以及生活上的关照。这使我很快打消了思想顾虑,主动讲清问题、配合调查,主动反省所犯错误的思想根源,有一种去除胸中块垒、经历脱胎换骨的清爽感觉。

  思想的蜕变

  回想自己的成长过程,一个有近40年党龄、工龄40多年,从乡村田野里一直走到大学党委书记岗位的老同志,在自己职业生涯最后阶段,为什么会下滑成这样?

  一 为儿子创业谋生捞取“第一桶金”

  2009年,儿子从英国学习回来,面临就业问题。全家商量好久,劝其找份正式工作,他非要去从事自由度大、自主性强的工作,不想坐班,不去事业单位。我们对他从小溺爱,采取“放养”方式,导致其难以管束,无奈只好依他,就让他先熟悉市场,寻找项目,我们也帮忙调查、参谋,策划筹备了街舞培训班、广告制作、艺术展等多个项目。儿子说,项目有的是,关键是需要足够的资金启动和运转。眼见他晃荡两年也没有创业的影子,我干着急,担心儿子荒废青春,又怕他在社会上学坏。

  很长一段时间,我靠安眠药入眠,医生检查说我有抑郁症。事实上,自儿子上初中后,我们一直很少生活在一起,情感欠账不少。我认为年轻人处于人生起步的关键阶段,作为父亲还是得搭个平台、建个渠道,助他一臂之力。

  于是,我抽出一部分精力看市场,想项目,认识老板。我与附院副院长曾某较熟,闲聊时说过自己的心思。曾某很识做,到广州请我们家人吃饭,向我介绍老板李华(化名),说李华人好、可靠、有经验,在市场打拼多年。见其人话不多还实在,于是一来二往,便打下感情基础。当曾某跟我说李华想插手附院CT设备采购时,我犹豫了好几天,有顾虑不想开口,但想到曾某的鞍前马后,李华的用心照顾,面子上、人情上都过不去。恰好我需要为儿子找创业资金,最后横下心来,鼓足勇气打电话给当时的院长说了这事,结果院长照办了。事成后,李华按“潜规则”给了我丰厚的回报。一直不打招呼的戒律破了,缺口就此打开。

  回想起来,心里异常惭愧,为了一己之利,冒着风险、突破“禁区”,迈出了罪恶的一步。这不是挣钱,是在“捞钱”,用手中的权力捞公家的钱,捞病人的血汗钱。想起总是提倡以病人为中心却自己捞钱让病人多付钱,想想不少农村病人用省吃俭用的钱来做检查,自己于心不忍,良心受到极大谴责。

  二 住院手术诱发错误追求“过好日子”

  2011年下半学期,我在附院做体检,突然发现肺部有块阴影,疑似肿瘤,心中一惊,情绪低落。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北京大学附属医院住院手术。

  手术前,心里波动很大,想到生命的脆弱,人生的苦短。手术后确诊不是肿瘤,虚惊一场。高兴之余,脑子里不停地围着“如何活着”打转。此时,“两老”的事又浮现出来。老父亲一生操劳,积劳成疾,因患心肌梗塞病故,时值53岁,全家的顶梁柱坍塌,精神、经济等全方位压力使全家苦熬多年。老岳父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到60岁患了脑血栓病故,无缘享受退休后的幸福生活。“两老”的病故之事强化了我对“珍惜生命”的错误认识,引起了诸多不良思想,减弱了工作闯劲和干劲。

  于是,精力和心思慢慢向“小我”转移,考虑自己的后路,退休后的生活水平。加上为儿子出国留学、买房没留什么积蓄,更需要着手“积累”资金。钱从哪里来?此时觉得,面向市场、面向老板才是正途。心思一变,行为跟着变。兴趣点转向市场,交往对象转向老板,心态就这样朝着“钱”“后路”的方向滑行,一错再错。

  三 在外力的诱惑下“跌倒”

  2010年3月到广东医前后,听到很多说法,说这里的水很深,很复杂,潜伏着许多“险情”,有着不少“不可思议”的故事。就这样,我带着组织的重托、领导的期望、朋友的提醒、家人的担忧,还带着预防风险的“盾牌”展开工作。

  刚开始,我处处戒备、疑神疑鬼,控制外出活动,控制与人交往,控制易发问题领域。后来有身边人劝告,神经没必要绷得太紧,自己也觉得封闭自己,半军事化式工作不是办法,再看看周围的同志对自己挺关心,面上也风和日丽、其乐融融。渐渐觉得不能孤立自己,应弹些和弦,创造出温馨、祥和的氛围。于是,与教职工工作之外的接触开始多了起来,一起吃饭,外出同游,接受信得过人的拜年。

  其中,附院副院长曾某主动为我鞍前马后,我要散步,他陪着;要游泳,他陪着;误餐没饭,他安排;胃病不舒服,他煮好鱼肚等营养汤送来;假期要外出旅游,他安排并全家陪同,贴心、舒服;想认识老板作朋友,他介绍李华,想我之所想。当曾某提出给院长说一声,让李华做CT大型设备,我犹豫过、顾虑过,但朋友相托,自己有求,便张口让李华做成这笔买卖,似乎一切都“水到渠成”。细想起来,早有准备,早有所投。揭开温情的面纱,实质是对这个“一把手”的位置一步步地“投资”,长线投资,又是迂回投资,让我放松“警惕”,如“温水煮青蛙”般,慢慢上钩被“同化”,在同化中“合污”。这是用手中的权力换取朋友友情,换取自己的私利。

  灵魂的叩问

  在办案组的思想教育下,我一边主动讲清问题,一边主动自我反省。反省中,不断地追问自己:到底是什么“魔力”驱使一个一直“走在红色路上”的人走上邪道?从“为什么”作切口,刀刀剖析,层层剥离,直插内心深处,探究根源,对自己的认识逐渐清晰起来。

  问题一

  仅仅是为儿子创业谋生找资金吗?

  开始的起因,似乎为儿子谋生发愁,想给他创造创业资本,搭个平台。无可厚非,但可以通过正道,用小资本或借贷或慢慢积累去创业,即使没钱也不能用手中权力“捞钱”。心歪了,才这样做。照说为李华供应CT设备有了回报作为启动资金,为什么没有收手,又支持他去做直线加速器设备呢?这明显是越过了“第一桶金”的念头,内心深处是想为儿孙“赚取”更多的财富,也是为自己和家人过好日子准备资金,本质上是私利作怪,用权力寻租自己的所谓幸福生活。剥去为儿子的“借口”,实质是自己灵魂深处隐藏着“肮脏”的思想。

  问题二

  难道现在的日子过得不好吗?

  有房有车,收入不愁,退休后医疗等都有保障,儿子小俩口靠自己双手劳动养活自己不成问题,特别有了两个小孙子,一家人殷实幸福,享受天伦之乐,而且日子会越来越好。本应知足,安心过好日子,却心欲膨胀,想入非非。眼见不少同行同事有几套房,家庭生活条件比自己优裕,不平心态悄然冒起;眼见比自己年轻、职务低的同志一个个买房买车,日子过得红火,心思多多,心中不是滋味;眼见周边交往的人群,过得洒脱富足,心思波澜起伏,内心难以安宁。再想到自己的退休梦想需要不菲的经济基础,歪念头悄然冒起。对生活的不当追求,内心的私欲逐渐“升级”,手中的权力“发痒”,使自己倾斜到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的泥潭,自己也成了金钱的“高级奴隶”。

  问题三

  是谁害了自己?

  开始总怪这几个老板朋友,怪曾某,怪他们动机不纯,不是讲友情,而是冲着我手中的权力而来,笑脸相迎,好吃好喝,陪游陪玩,早有预谋,早就盯着“权生钱”。回头一想,我交往朋友、认识商人,不也是心有图谋吗?动机、出发点不是为了儿子、为了一己私利吗?不过是彼此向往财富、一拍即合而已。正因为有这个“好”,才被人所投,“投其所好”才大行其道。

  问题四

  为什么会在广东医出问题?

  自然是私欲膨胀,钱的位置在心中越来越大,恰好钱的诱惑力从几个方面涌上来。儿子回国创业谋生需要资金,“嗷嗷待哺”;自己住院手术暗自谋划退休后生活“后备金”,“伺机待捕”;地域环境和风气拉动“礼尚往来”资金流的冲击,悄然“融为一体”;曾某等无微不至的贴心服务,自然“同谋共转”;老板们友情加利益的诱惑“势不可挡”;“一把手”位高权重,滋生权力腐败。在这个阶段、这个地域、这个平台,有环境风气的强大拉力,有老板们的强大推力,各种力量合股成型。儿子缺钱,自己愁钱,权力生钱,老板送钱,加上思想放松,灵魂腐蚀,监管缺失,自己必然栽倒在金钱的脚下。

  问题五

  “以身试法”不怕出事吗?

  刚开始,接受拜年礼金1万元到5万元,数字的概念在心中“升值”,思想防线在后撤,觉得当前社会都这样,甚至产生“拒绝、退还没朋友做”的错误认识。收钱的胆子跟着长大,法纪的概念同数字的概念渐渐淡化模糊。胆子渐长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一把手”办事顺当、管用。工程设计、设备采购等项目打个招呼,说一声,甚至不需要过问,事情就办成了,好处费自然也来了。出面少,知道的人少,几乎不出力,自我感觉比较保险,都是单线联系,不会出什么事。还有侥幸心理“壮胆”,“砖头扔到墙内”不一定砸到自己的头上,说不定能躲过。过去一直以来都掩耳盗铃,自以为是,现在到了这里,心里才真的惧怕,才知错误之严重。

  问题六

  筑建的几十年的思想堤坝为什么在临退休前“泄洪”呢?

  回顾自己的成长历程,在农村长大,吃过苦;老父亲是老公安,老岳父是老革命,家庭教育非常好;当兵30年,受过全面锻炼;入党近40年,受过良好的革命教育,本该做一个共产主义的战士,一个廉洁奉公的战士,却在人生职业的最后阶段被金钱所打倒,被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所腐蚀。到广东医当党委书记第二年,心中的私念开始冒出。为儿子着想,为自己着想,过去我留在心底的私心“出头露面”。仔细回想剖析,自己内心深处“藏有私货”,有湿气,有病毒,发了霉,没有消毒,没有见阳光晒一晒,久而久之,沉疴致病,到了广东医有了土壤,有了条件,相互呼应,发霉病毒发酵。思想堤坝不牢固,开始松动,有缺口,有漏洞,个人主义、拜金主义、以权谋私乘虚而入,借此缺口“放水泄洪”。

  归根结底,是自己心灵不干净,每次的学习教育,过耳过脑而不入耳不入脑。参加省“三纪班”九期,人在心不在,把自己当成局外人。群众路线教育活动,民主生活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只是简简单单“冲个凉”,没有洗尽污垢。个人廉洁情况报告,在大会作的廉洁报告,全由秘书代劳。久而久之,思想堤坝风吹雨打,致邪风侵蚀、长年失修,又没有更多地去培土、加固,堵住漏洞。说到底,是总开关出了问题,灵魂深处出了问题,理想信念缺失,价值追求偏差,国家利益与个人利益摆不正,成了资本主义腐朽思想、个人主义、拜金主义的俘虏。

  以上反省和汇报,有不对之处请领导严厉批评,想起自己违纪事实,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愧对党组织,愧对家人,愧对广东医科大学。我将继续反省自己、解剖自己,愿意接受组织上的任何处理,在不断改造自己的过程中重新打造自己,绝不辜负纪委领导的教育和期望。

(责编:李语、甘霖)
扫码关注人民广东扫码关注人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