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曲”荷塘月色让企业盈利6000万元

王芃琹

2016年11月02日10:35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一首“神曲”让企业盈利6000万元

  说起《荷塘月色》这首歌,可谓风靡一时,家喻户晓。鲜为人知的是,这首由凤凰传奇演绎的“神曲”,为其制作公司——孔雀廊娱乐唱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孔雀廊”)带来约6000万元的盈利。

  从国企职工到贩卖卡拉OK碟片,从引进海外唱片版权到自主包装艺人、制作音乐,陈锦芳与弟弟陈仁泰用约20年的时间,先后捧红了郑源、凤凰传奇、阿宝等歌手,将孔雀廊打造成为中国内地享有盛名的唱片公司。

  谈起“致富经”时,公司总经理陈锦芳不止一次强调“版权才是孔雀廊源源不绝的生命力”。尽管周围充斥着“唱片已死”的哀嚎声,陈锦芳却深信在互联网数字音乐时代,音乐产业蕴含着巨大的潜力。她还透露,接下来将在顺德打造一个占地面积约30000平方米的广东流行音乐产业园区。“届时,园区内不仅设有录音棚、摄影棚等专业场地,还将打造演艺厅等设施,让音乐爱好者尽情体验。”

  拒为他人做嫁衣自有版权助力“孔雀开屏”

  在顺德大良凤翔工业园里,众多制造企业星罗棋布。而孔雀廊娱乐唱片公司就坐落在其中一个路口的转角处。

  孔雀廊公司门外,一张巨幅海报赫然在目,郑源、阿宝、王二妮等男女明星均被囊括其中。而在海报最显眼的位置,正是当下国内人气组合——凤凰传奇。

  说起凤凰传奇,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他们演唱的《最炫民族风》《月亮之上》《荷塘月色》等一系列作品,都迅速在大街小巷传唱开来。

  然而,就连很多佛山人都不知道,这些“神曲”竟然是“顺德制造”。在佛山这座制造业大市中,居然诞生了一家内地知名唱片公司。

  说起孔雀廊,就不得不提陈锦芳、陈仁泰这对姐弟。上世纪90年代初,业务员出身的陈锦芳决定下海经商,与弟弟陈仁泰成立了孔雀廊,试水代理影碟销售等业务。“公司成立初期资金不足,我们也只能一步一个脚印艰难地走了过来。”

  刚迈入21世纪,香港流行乐坛正处于鼎盛时期。看准这一商机,孔雀廊斥资约1亿元引进海外唱片。当时,包括滚石、EMI、宝丽金在内的多家唱片公司,均是孔雀廊的合作伙伴。

  然而,引进海外唱片所耗费的高昂费用,让陈锦芳姐弟犹豫起来。原来,孔雀廊引进海外唱片的模式类似“打包出售”,即一次性引进三千多个节目的版权。

  类似谭咏麟、徐小凤、邓丽君这类“大咖”的唱片自然不愁销量,而剩余大部分的节目却销量惨淡。“当时我们就醒悟过来,如果只做渠道商,我们只能一直依靠大唱片公司来生存,很难有长足发展。”三年约满后,陈锦芳姐弟不甘于永远处于价值链的底端,决定自己制作音乐、包装艺人。

  2003年,孔雀廊与郑源签约,引进了旗下第一位歌手。2006年,郑源成功登上中央电视台的舞台,并获选《中国音乐电视》“2005年歌坛十大新人”奖。他演唱的《一万个理由》也在“中国移动首届无线音乐颁奖典礼”一举拿下“内地最畅销金曲奖”“内地最畅销男歌手奖”“内地最畅销专辑奖”。郑源的成功,让孔雀廊坚定了创作音乐、包装艺人的决心。

  孔雀真正“开屏”,是在2004年。那年,孔雀廊签下了凤凰传奇。

  说到此处,陈锦芳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原来在1998年,杨魏玲花和曾毅两人曾在深圳的夜总会“走穴”。彼时,其所在的组合名叫“发神经”,后来又改为“酷火”。孔雀廊签下二人后,董事长陈仁泰才为他们改名为“凤凰传奇”。

  此后,凭借歌曲轻快的节奏以及朗朗上口的旋律,《月亮之上》《荷塘月色》等歌曲一时间风靡大江南北,凤凰传奇的人气也急剧提升。2013年,他们成功登上央视春晚舞台,此外还受邀参与了9个卫视的春晚,一时间成为家喻户晓的歌唱组合。

  一首歌彩铃下载1500万次孔雀廊书写“新媒体下载神话”

  采访当日,记者刚踏进孔雀廊的会议室,只见一旁多个架子上,密密麻麻地陈列着各种唱片。其中数量最多的并不是流行音乐唱片,居然是粤剧唱片。

  原来,陈氏姐弟在赚得“第一桶金”后便着手投资粤剧。做出这一决定,不仅是看中了彼时的粤剧市场,更多是源于对父亲的一份孝心。

  “我们父亲很喜欢粤剧,他希望我们去找‘羊城八景’、‘分飞燕’等一些知名粤剧剧目,找粤剧大师来录音。”陈锦芳坦言,要找齐这么多位粤剧名伶录制唱片并不容易,“他们很多都已经不在人世或者远走海外了。”说到此时,陈锦芳不禁眼泛泪光,不胜感慨。

  从那时起至2007年,“孔雀廊”买断的版权已囊括广东、香港等地几乎所有粤剧团的优秀剧目和曲目。此外,该公司先后拍摄、录制、发行的粤剧、戏曲节目达3000多个,成为了全国首屈一指的地方戏曲音像大户。“孔雀廊现在基本已包揽所有的优秀粤剧作品的音像版权。”陈锦芳说。

  对于孔雀廊而言,灌录粤剧唱片是一件社会效益大于市场效益的事情。真正为他们带来收益的,还是流行音乐版权。

  随着互联网时代到来,唱片行业逐步没落。陈锦芳透露,从2013年起,她就明显感到唱片销量大幅减少。自此,孔雀廊的主要盈利来源为数字音乐,具体分为手机业务与互联网两部分。

  其中,手机业务的盈利来源主要是彩铃下载。通过与中国移动、联通等通讯公司合作,孔雀廊提供歌曲版权供彩铃制作。用户付费下载歌曲彩铃后,所产生费用由孔雀廊与通讯公司按比例分配。

  虽然手机用户下载单一彩铃所需的费用很少,但是中国庞大的手机用户群却让这笔收入“积沙成塔”。

  以孔雀廊签约歌手郑源为例。他的原创歌曲《一万个理由》曾广受大众喜爱,该歌曲彩铃网络总下载量超1500万次,成为2006年无线音乐大赢家。“仅靠《一万个理由》这首歌,公司一年在彩铃上的收入就有6000万元,这被业内封为‘新媒体下载神话’。”陈锦芳说。

  之后,《最炫民族风》等多首原创歌曲下载量也陆续突破千万大关。

  2010年,金立手机打算推出“荷塘”系列产品,并邀请凤凰传奇代言。根据双方合作协议,孔雀廊需要为“荷塘”系列产品制作一首广告歌。歌曲《荷塘月色》便由此诞生。

  据了解,2010年《荷塘月色》的手机应用数量超过一亿人次,彩铃收入总额过亿元,其中孔雀廊获得收益约6000万元,该系列手机也取得了破千万的销量。

  不靠唱片靠版权KTV版权收费或为未来盈利来源

  “《荷塘月色》彩铃下载盈利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实属不易。一方面是歌曲质量高,另一方面是广告宣传力度大。”在陈锦芳眼中,互联网市场的“蛋糕”比手机业务更为诱人。

  事实上,通讯公司并非孔雀廊在数字音乐上最早的合作伙伴。在此之前,陈氏姐弟已与搜狐、网易、酷狗等门户网站开展合作。

  “去年我们是与百度音乐合作,而今年改为与酷狗音乐合作,一年一签。”陈锦芳介绍,孔雀廊将授权合作网站使用其公司的音乐,而网站所获得的广告费用要与孔雀廊按比例分成。一个门户网站通常会与多家音乐公司合作,按她的话来说就是,“一个蛋糕,一千几百家公司分”。而她也不愿被一家网站买断版权,“与更多网站合作,歌曲宣传的面就更广。”

  近年来,“唱片已死”的言论甚嚣尘上,陈锦芳也坦言公司主营业务已不是制作唱片。“现在已经没有人说唱片行业,大家都说音乐产业。以前我们叫孔雀唱片,现在我们改称孔雀音乐。”

  陈锦芳的想法反映出了音乐产业的发展趋势。当前,虽然唱片行业逐步没落,可音乐和蛋糕却还在。据2014年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统计,中国音乐产业总规模已经突破2700亿元,仅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基地的年销售额就突破200亿元。作为文化产业的一大支柱,中国音乐市场的消费潜力和发展空间巨大。

  “孔雀廊在本质上是音乐内容的生产商。”采访中,陈锦芳多次表示,版权才是孔雀廊源源不绝的生命力。她直言,现阶段推出专辑的根本目的并不是为了盈利,而是旨在生产优质的音乐内容。

  谈到企业未来的布局,陈锦芳表示,KTV版权收费或将成为孔雀廊最大的盈利来源。“公司签约歌手不可能跟我们一辈子,即便他们离开孔雀廊,版权还在我们手里。”在她看来,随着版权管理逐步规范,KTV版权收费带来的利润还会继续上涨。"

  据了解,目前卡拉OK经营行业以经营场所的包房为单位,支付音乐作品、音乐电视作品版权使用费,基本标准为12元/包房/天(含音乐和音乐电视两类作品的使用费)。

  “当前KTV版权收费由中国音乐著作协会和中国音像集体管理协会统一收费。他们会找第三方调研,看哪家公司的点歌率最高,按数据分成。”陈锦芳称,目前孔雀廊在该领域的收入已排在内地音乐企业前列。

  “音乐产业绝对是朝阳行业。”当谈到产业发展前景的预期,陈锦芳信心满满。她还透露,接下来孔雀廊将在顺德打造一个广东流行音乐产业园区,建立超大型音乐制作基地,同时将音乐文化产业与旅游业相结合。

  据了解,该项目计划耗资超过6亿,园区占地面积约为3万平方米,设有音乐制作场所和演艺厅,为东南亚等地游客和音乐爱好者提供制作、表演粤剧以及其他类型音乐的体验,一方面传承传统文化,另一方面为音乐爱好者提供亲身体验的机会,“我们提供场地,只要是有音乐梦想的人都可以到这边体验。”陈锦芳如是说。

  南方日报记者 王芃琹 见习记者 梁志毅 实习生 何钰仪

(责编:李士燕、甘霖)

推荐阅读

这11类人,可能基本与长寿无缘了

我们站在同一条生命起跑线上,有的人笑着挺到最后,有的人中途就被罚下,而开出罚单的正是我们自己。研究发现,单身女性比已婚女性少活7~15年,死亡风险增加23%,单身男性比已婚男性寿命短8~17年,死亡风险高出32%,相当于折寿10年。【详细】这11类人,可能基本与长寿无缘了 我们站在同一条生命起跑线上,有的人笑着挺到最后,有的人中途就被罚下,而开出罚单的正是我们自己。研究发现,单身女性比已婚女性少活7~15年,死亡风险增加23%,单身男性比已婚男性寿命短8~17年,死亡风险高出32%,相当于折寿10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