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陶艺如何走出仿古窠臼:原创作品要有当代性

2016年09月05日08:28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景德镇陶艺如何走出仿古窠臼

380元的仿明成化斗彩鸡缸杯,7600元的仿乾隆年制粉彩花卉纹螭耳瓶,3900元的仿雍正年制粉采黄地石榴大盘,6800元的仿乾隆年制粉彩金地万花龙纹盘,上万元的青花罐……

9月3日,一场“不期而遇”的景德镇当代陶艺精品展,在广州古玩城的中国民间文化艺术博览馆,引来大批收藏者的驻足品鉴。主办方负责人程敏馆长告诉南方日报记者,这场展览以“匠心瓷韵美在民间”为主题,共展出景德镇当代匠人制作的80余件传统陶艺精品,大部分为1比1高仿清三代宫廷瓷器,包括粉彩、青花和墨彩三种,还有少量绘画题材有所创新的当代传统陶艺作品。“仿制品虽然款也是复制的,但未加做旧,且直接标示为仿制,目的是为了消除收藏者长期对仿古陶瓷产业的误解。”

值得一提的是,现场展出的岑传论、岑艳等当代艺人创新作品,比仿古瓷卖得还贵。协办方景德镇壹画苑陶瓷艺术馆长辛立东坦言,仿古瓷是对古代陶瓷艺术范式的复制,而当代陶艺属于原创作品,在艺术独创性方面要高于仿制品,自然要加分。

市场 景德镇瓷器在西方被誉为白色黄金

“‘中国制造’的标签往往让人联想到劣质产品,但情况并非总是这样。几个世纪以前,中国是超级艺术大国,其精美的手工艺品享誉全球。当欧洲人第一次看到中国瓷器时,无不惊叹于这种半透明的精美艺术品。他们的结论是,瓷器一定是以魔法制成的,他们把瓷器称作‘白色黄金’……”

在《参考消息》转述的一篇英国《独立报》的文章里边,就是以这样的口气描述几百年前的西方人对中国陶瓷文化的敬仰。而这些被他们比作“白色黄金”的瓷器,就来自江西景德镇。

事实上,对国内的艺术陶瓷产业来说,景德镇已经成为一块金字招牌。

尽管在陶瓷艺术品高度商业化的今天,一些小厂和小作坊流水线生产的劣质瓷器,也打上景德镇的旗号在全国各地的艺术商区“攻城掠寨”,甚至渗透到社区巷角,参与节前年尾各种形式的跳楼价清仓大甩卖,成为让人过目难忘的都市街头风景。然而,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在千年陶瓷历史文化熏陶下形成的对景德镇瓷器的美誉和想象。

公元1004年,北宋皇帝宋真宗因新平镇(景德镇原名)盛产青白瓷器,遂以年号命名此地,由此开创了中国陶瓷最绚烂的“千年史话”。中国的英文名“China”(china小写后特指陶瓷)一词,据考证便是横穿景德镇的昌南河的音译。

这次带队来广州参展的辛立东告诉记者,“据史载,在唐宋时期‘南青北白’的大格局下,景德镇便创烧出介于青瓷与白瓷之间的影青瓷,从而在全国瓷系中脱颖而出。到了宋元时期,又创制出二元配方的硬质瓷,成熟了青花装饰。清代盛行珐琅彩的时候,景德镇又在五彩基础上,研发出粉彩装饰……在陶瓷文化演进的历史过程中,景德镇艺人在艺术上不断推陈出新,使得镇上的窑火生生不息,一直熊燃至今。”

尽管近几十年来,潮州、佛山、唐山、德化等地区的瓷器工业产值亦纷纷超越景德镇,但是,在辛立东这些景德镇的陶瓷业界人士看来,景德镇仍然是全球艺术陶瓷的高地,也是全国收藏界公认的千年瓷都。

问题 仿古瓷掣肘当代创新

不过,对今天的景德镇艺术陶瓷产业来说,仍然有两股力量冲击着当代艺人的创新热情,也在影响着这个产业未来的竞争力。

一是如前所说的劣质陶瓷。近几十年,全国陶瓷市场的急速发展拉动了景德镇陶瓷产业不断扩大,也吸引了大量社会人员从其他行业转移过来这个行业“掘金”。据当地政府部门的统计,截至2016年6月底,景德镇市陶瓷工业总产值达到175亿元;规模以上企业户数达83户。而当前景德镇的陶瓷从业人数已经达到10万人。其中,属于这个行业的塔尖式人才的是90多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200多位省级工艺美术大师,360多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和2000多位副教职称以上的艺术家。此外,还有其他更大量的非专业人员,分散在数百家落后手工作坊和小瓷器厂里边。

这次有作品来广州参展的陶艺家岑艳博士告诉南方日报记者,景德镇陶瓷始于汉代,由于制瓷历史悠久以及独特的地理环境,生产出来的陶瓷素有“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的特点,工艺众多,装饰多样,尤以青花瓷、青花玲珑瓷、古彩、粉彩和颜色釉在市场上最负盛名。

然而,一些低端产业的从业者,同样打着“景德镇”这块金字招牌,把自己生产的劣质瓷器以低廉的价格分销到全国各地。劣质陶瓷产品流入市场,不仅分食了景德镇陶瓷产业一年数百亿元的市场蛋糕,而且直接削弱了那些真正靠专业实力和艺术创造力“吃饭”的手工艺人的竞争力,甚至对景德镇千百年来的品牌美誉度带来了负面影响。

二是仿古瓷产业链的过度膨胀。最近几年,不断有媒体曝光,景德镇与另一座千年古都河南禹州市神垕镇一样,其仿古产业已经成为古董陶瓷造假和售假利益链条的主要源头。靠近景德镇火车站的樊家井仿古村,从面积上来看是个弹丸之地,但却被业界人士视为国内主要的仿古瓷制作重镇。北京潘家园、西安八仙庵、长沙清水塘和广州荔湾区古玩市场上卖的许多古陶瓷,货源都是樊家井。根据此前媒体披露的数据,这个不足3000人的村落,却有着500余家陶瓷作坊和店铺,平均6个人就拥有一家作坊。

在樊家井,可以找到中国历朝历代的名窑瓷器,宋代五大名窑、耀州窑、磁州窑、景德镇窑及龙泉窑等一应俱全,元青花、釉里红、粉彩、斗彩、五彩和各种颜色釉仿古瓷应有尽有。一些做旧的仿古瓷,在当地卖几百元,拿到其他城市去卖,价格就可以卖到几百倍的价钱。总而言之,景德镇的仿古瓷产业,从瓷器制作,到成品做旧,再到销售、发货,最终通过商贩流入市场,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

在程敏看来,仿古瓷也是有很高的技术含量的,并不是每个匠人都有能力去还原几百上千年前的陶瓷艺术表现形式。因而,匠人通过仿古来提升和证明自己的专业水准和艺术造诣并没有错。错在某些人把这些作品做旧了拿去冒充真品来害人。这次广州古玩城中国民间文化艺术博览馆专门邀请景德镇的匠人和艺人来展览他们制作的传统瓷器,直接标明这是仿古产品,目的就是向市场传递一种正能量,也旨在消除收藏者对仿古行业的误会。

分析 有当代性的原创作品更受欢迎

不过从经营的角度来看,辛立东还是希望景德镇的匠人们,像岑传论和岑艳这样,多创作一些既能够继承传统、又能够反映当代人的生活状态、文化心理和审美趣味的原创作品。

“很简单的道理是,过去再好,它也是属于过去的。”辛立东坦言,代表传统瓷器美学范式的那些东西,他也很喜欢。但是,面对人们在价值取向、审美标准、思维观念和生活习惯等方面的迭代更替,市场更需要一些能够在艺术上连接当代人的精神世界的陶瓷作品。

中国艺术品市场研究院副院长、文化部《中国艺术品市场白皮书》主笔西沐在评价景德镇艺术陶瓷产业和岑艳的作品时也提到,在世界美学转型的背景之下,中国当代陶瓷艺术的创作也需要建立新的格局,生发新的理念,形成一批有创造能力与资本的艺术家队伍。唯有此,中国陶瓷艺术才能在艺术审美的向度上参与世界民族艺术的当下语境的交流,而不仅仅是当成古老的艺术或古董被赏玩。

事实上,近两年国内的艺术品面临深度调整,辛立东发现,一些具有明显当代性的原创作品不仅没有受到太多冲击,反而比那些仿古瓷在市场上走得比以前更好。“这一方面有定价的因素,但另一方面则说明,在创作层面,陶瓷艺术的确到了应该考虑如何更多地与当代人的生活方式和审美标准进行连接的时候了。”

“在景德镇,一些当代大师的原创作品,在市场上一件可以卖到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经常到景德镇进行陶瓷艺术创作的广州画家彭汉蒙也对记者表示,仿古瓷做得再像,也很难卖到这个价钱。

在岑传论看来,街边小店以清货的形式推销的那类瓷器产品,是大量批次生产出来的,形式比较规整、统一。真正的艺术陶瓷,是作者一个人创作出来的,瓷质和器形都有精心设计和严格筛选,是单个的不可重复的作品,也体现个体创作的艰辛劳动过程,因而在市场上会更受欢迎。

一味去复制古人的艺术表现形式,在有些学者看来,是一种偷懒行为。那么,就陶艺本身来说,什么样的作品更值得去收藏呢?岑传论认为,好的陶瓷作品必须符合以下几个特点:一是资质温润,白中带玉质感;二是画面与器型完美结合;三是画面表达的艺术形式有传承、有独创。“当代陶艺作品,其实是量化了传统元素,把传统元素重新组合,形成了新的有意味的图式。”

面对南方日报记者的采访,岑艳则认为,生活当中“美”无所不在,缺的是一双发现美的眼睛。陶艺家是把平时发现的美的东西以及写生的题材,在与画面相协调的陶瓷器型上,通过不同的工艺技法来绘制出画面。这样才能使陶瓷瓶型和画面相互衬托,堪谓一件好作品。

■对话

南方日报:为何市场上流通的景德镇瓷器艺术形式偏传统,甚至以仿古居多?

岑传论:不是景德镇艺术家不前卫,是现实市场需求长期引导造成的。艺术家自身的审美难以对市场形成主导作用,这是一种无奈。

南方日报:本地陶艺家怎么看待越来越多的外来艺术家到景德镇进行陶瓷艺术创作?

岑传论:本身景德镇的形成就是匠从八方来,器成天下走。外来艺术家对景德镇艺术陶瓷装饰形式是有所促进的。

南方日报:景德镇的陶瓷虽然名扬世界,但是却没有涌现出像德国梅森那样的世界品牌,为什么?

岑艳:景德镇陶瓷是以艺术瓷为主的,日用陶瓷生产一直比较薄弱。对于艺术创新这块也还有所欠缺,民间是师傅带徒弟一对一的传统方式,所以视野不够宽广,院校的学生理论功底扎实,但缺乏实践经验。受到中国陶瓷的影响,德国梅森陶瓷虽然成立于1710年,但其每一位彩绘造型师都必须经过数十年的艺术与技术培养,能在每件作品上融入不同时期的风格。梅森陶瓷自诞生以来,每件产品的石膏模具都完好无损地保存。梅森瓷器不仅是商品,同时也是德国宝贵的文化遗产。我相信大家一齐努力,景德镇不久的将来也可以出一个像梅森陶瓷这样的世界著名品牌。

南方日报:与纸上艺术相比,陶瓷艺术有什么不同?

岑艳:陶瓷和纸上美术可谓是异曲同工,无论是画面的定格,色彩的对比与渐变等等,以及线条的变化都必须要有扎实的美术基本功。不同的是作为一名陶瓷美术师除了要有扎实的美术功底,更要有高超精湛的陶瓷工艺水准。(冯善书)

■简介

岑传论,男,1964年5月生,安徽合肥人,高级工艺美术师,1984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专科学校,200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画硕士研究生班,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瓷坛泰斗张松茂弟子。

岑艳,女,陶艺家,博士,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1990年以来一直从事陶瓷艺术创作,其作品以清新向上为特点,在艺术语言上注重对传统民族文化和当代审美的融合,多次在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江西省美术家协会和景德镇市政府主办的陶艺大赛荣获金奖。学者西沐称其为追求具有鲜明时代精神和民族特色的现代陶瓷艺术形态转变的探索者。

(责编:钟哲、张海燕)

推荐阅读

这11类人,可能基本与长寿无缘了

我们站在同一条生命起跑线上,有的人笑着挺到最后,有的人中途就被罚下,而开出罚单的正是我们自己。研究发现,单身女性比已婚女性少活7~15年,死亡风险增加23%,单身男性比已婚男性寿命短8~17年,死亡风险高出32%,相当于折寿10年。【详细】这11类人,可能基本与长寿无缘了 我们站在同一条生命起跑线上,有的人笑着挺到最后,有的人中途就被罚下,而开出罚单的正是我们自己。研究发现,单身女性比已婚女性少活7~15年,死亡风险增加23%,单身男性比已婚男性寿命短8~17年,死亡风险高出32%,相当于折寿10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