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人群增加 粤语发展有新机遇

2016年08月17日18:35  来源:人民网-广东频道
 

人民网广州8月17日电 家住广州白云区的陈阿姨自从孙子上幼儿园后,就多了一件烦心事——

“孙子说,幼儿园老师要求大家都要讲普通话,说粤语会被小朋友笑话‘土气’。所以他不要和嬷嬷(粤语:奶奶)讲粤语了,而且还要求嬷嬷学好普通话。”

小孙子的举动,让陈阿姨哭笑不得。不过她确实发现,以前都是用粤语交流的儿子儿媳,现在在孙子面前也改用普通话了。

在如今的广东粤语方言区,不少家庭遇到了陈阿姨一样的烦恼:粤语地位在家中渐渐式微。

在推广普通话中,粤语要如何传承和发扬,本网进行了调查。

广东新生代普遍掌握普通话

曾有这样的戏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讲普通话。”一句普通的玩笑话,却暗含着广东人在与兄弟省市交流时的尴尬、无奈之感。

其实,粤语发源于古代中原雅言,具有完整的九声六调,较完美地保留古汉语特征。以珠江三角洲为分布中心,粤语在中国的广东、广西、海南、香港、澳门被广泛使用。此外,在东南亚、北美、英国和新西兰、圣诞岛等地的华人社区中,粤语也比较通行。

鲜为人知的是,民国初期,虽然有北方白话取代文言文正式书写的趋势,但粤语的实际使用没有多大限制,一度还有把粤语定为全国普通话的提议。

解放后,在全民推广北方语言作为普通话运动中,粤语受到普通话的影响越来越大,特别是近些年广东省加大“推普”工作力度,省内各中小学以及高等院校都要求在课堂上甚至日常交流均使用普通话。

与老一代人相比,如今广东的年轻人,特别是80、90后,大多生活在普通话的语言环境里。他们基本上都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并且相较于祖辈和父辈要标准得多。

部分大学生表示,自己自上小学后使用普通话的频率已经要远远高于自己的家乡话。来自广东惠州的陈同学就表示,自己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与老师同学用普通话交流,只有回到家中才会与父母讲粤语。“学校一直提倡说普通话,校园里有很多‘请使用普通话’的告示牌。”

普遍存在的普通话语言环境,让这些年轻人不太习惯回家的转变,回家同父母讲粤语的机会也少了,以致于许多人不懂得一些专用名词的粤语读法,不知道粤语歇后语及习惯用语的意义。这种情况使得不少以粤语为母语的人士开始产生一种母语危机感。

双语人群(普通话+粤语)在增加

推普将让粤语无人传承?粤语地位不再?对于这样的论断,中山大学教授、珠江文化研究会会长,也是广府文化研究专家的黄伟宗教授表示不认同。

黄伟宗说,推广普通话与推广粤语其实并不存在“谁抑谁扬”。“改革开放30年来,随着大量外省人流入,他们中的大部分也接受了粤语,有的完全会说,有的会听不会说。这都是促进了粤语使用范围的扩大,某种程度上讲,也是推广了粤语。”

某单位的招聘启事上注明“懂粤语者优先”。 车颖琪 摄

黄伟宗的观点在现实生活中很容易找到印证。珠三角人口的流动性不断加大,为适应各种交流,普通话和粤语“并驾其驱”成为不同地区人们之间交往的主要语言。在很多正式场合,用普通话早已成为大家共识。而在与老百姓生活相关的服务行业,对粤语的要求就比较严格,很多招聘启事中都写有“粤语优先”的要求。

广州西关小姐黄小姐操着一口流利的粤语与家里人通电话,刚刚挂断,就立马换成普通话与身边的同事聊起工作。她说:“换来换去逐渐就弄混了,有时没反应过来,跟家里人说了普通话,跟同事飙了几句家乡话。”

送快递的张先生本是江西人,但因为快递工作需要和讲粤语的客户沟通,他也在日常工作中向同事学习说粤语。几个月下来,他和客户用粤语沟通完全没有问题,“准不准唔(粤语:不)重要了,反正大家听得明就得(粤语:好)。”很明显,他的表达已经“粤语化”了。

目前,在珠三角地区,同时掌握普通话和粤语的“双语人群”正在增加。年轻人普遍认为,这种“双语模式”更灵活、更高效。

方言传承勿需担忧

方言不仅有交流的实用性,也是一个地域几千年文化的结晶,它带有强烈的家园情结,这是中国人内心很渴望的东西。生活在广州,无论是年长的一辈,还是新广州人,对传承方言的愿望都多少存在。

不掌握当地的方言,就会觉得与这片土地有一种隔阂,这是许多年轻人的共识。同时,一部分成长在普通话环境中的年轻人,也开始意识到方言缺失带来的问题,方言学习的诉求逐步增加。

在广州工作20多年的李小姐就后悔没有学会说一口流利的粤语。她说:“在广州住久了,如果外出逛街、吃饭,和本地朋友聚会也说粤语的话,感觉同这个城市的亲密度更高了,如果还说普通话还是有异乡人的感觉。”

来自陕西的陆小姐认为,会粤语有助于更好地接受岭南的文化。她说:“本地同事们聊天时还是说粤语的多,而且会粤语的话,看粤语电视剧、听粤语歌也会更方便。”

从北京来广州工作的郭先生将自己的女儿送到老城区一所幼儿园。“老城区有说粤语的氛围,这样便于女儿从小接受粤语。”郭先生说。

广州图书馆从两年前开设了对新广东人举办的粤语学习班,大受欢迎。广东的培训市场上,粤语培训也很“火爆”。除了实用外,很多参加者都抱着“学会粤语,尽快融入城市的想法”。

“一带一路”,粤语大有用武之地

“在幼儿园、小学,应该有普遍话和粤语并存的氛围,不要硬性禁止粤语。”本文开头提到的陈阿姨对自己的烦恼有这样的建议。本网了解到,要求学校给粤语多点空间的市民还真不少。

佛山顺德区陈村镇仙涌小学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学校。校长曾词辉认为,粤语是很丰富的语言,表达很生动、情感性很强,孩子们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应该学会讲粤语。如果教育主管部门能够支持的话,他愿意在学校开设粤语校本课程,举办粤语朗诵活动、讲古(粤语:故事)比赛等,这样对于粤语的传承更有帮助。

据了解,广州的一些学校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开展对学生的粤语教育。2008年起,广州越秀区先烈中路小学便开设每周一天“广州话日”:周五除上课和早读必须使用普通话外,下课时间孩子一律讲广州话(粤语公认的标准语),孩子们互纠语病、音准。华南师范大学在学校建有“岭南文化研究”社团,每周定期开设粤语课堂,通过教学粤语的同时传播岭南文化。

俗话说,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粤语——道出了粤语的传播力影响力。在黄伟宗看来,粤语传承和发展迎来新的机遇。“‘一带一路’战略沿线的很多国家,就生活着很多讲粤语的华人。通过粤语能加强和他们的联系,让他们‘记得住乡愁’,也更能带动与他们的合作。”

“语言的传承和发展,会受诸多因素的影响。”黄伟宗强调,“在广东,粤语完全可以和普通话共同推广,共同发展,这是时代的需要。”(李士燕 车颖琪 张又月)

(责编:李士燕、陈育柱)

推荐阅读

这11类人,可能基本与长寿无缘了

我们站在同一条生命起跑线上,有的人笑着挺到最后,有的人中途就被罚下,而开出罚单的正是我们自己。研究发现,单身女性比已婚女性少活7~15年,死亡风险增加23%,单身男性比已婚男性寿命短8~17年,死亡风险高出32%,相当于折寿10年。【详细】这11类人,可能基本与长寿无缘了 我们站在同一条生命起跑线上,有的人笑着挺到最后,有的人中途就被罚下,而开出罚单的正是我们自己。研究发现,单身女性比已婚女性少活7~15年,死亡风险增加23%,单身男性比已婚男性寿命短8~17年,死亡风险高出32%,相当于折寿10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