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顿不道歉 我们也不用跟他一般见识

2016年08月09日17:05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高洁@里约|霍顿不道歉 我们也不用跟他一般见识

  兴奋剂一直都是奥运会上绕不过去的热词,这几天我们又被这个词惹恼了。因为澳大利亚国籍的游泳运动员霍顿在公众场合说孙杨跟他表示友好,但他不愿意搭理我们孙杨,是因为他是一个兴奋剂的选手。并自诩,他的胜利是“干净”的胜利。

  消息一出,国内的网友当然不干了,奥组委检测结果说明我们孙杨没问题,你凭啥污蔑我们,应该向孙杨道歉。

  同样要求霍顿道歉的还有我们关键时刻靠得住的组织。中国游泳协会于里约当地时间7日上午给澳泳协发出正式抗议邮件,文中表示:“我们关注到这两天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霍顿恶意进行人身攻击的恶劣言行,我们认为他的不当言论极大损害了中澳游泳的感情,有损澳大利亚运动员的形象,是一种缺乏素质和教养的表现。我们强烈要求该运动员做出道歉!”

  中国游泳协会能够通过官方渠道要求澳洲道歉的做法,让我真心要为我们的组织点赞。

  回顾过去,中国的运动员被某些媒体或者某些群体质疑服用兴奋剂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去年,当顶峰状态的叶诗文打破世界纪录的时候,也有好多人跳出来质疑叶诗文服用了兴奋剂,吵吵嚷嚷,说凭啥她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游得比顶尖的男游泳队员还快,这不科学。还没来得及彻底享受胜利的喜悦,叶诗文就要在新闻招待会上面对这种质疑,不知道叶诗文当时心里感受如何,但就像现在这样,不管霍顿是不是在打心理战,任何一个有点血性的中国人都会不高兴。

  消除质疑的有力方法是证据,只是再一清二白的证据都无法消除根深蒂固的偏见。

  无理指责,这不是第一次,应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霍顿拿到了奥运金牌,却没有赢得我们的尊重,因为尊重是相互的,我们早就走过了“片面最惠国”的历史,也没有义务面对这种无端的指责还给予霍顿“片面尊重”的待遇。你不搭理我,我们更不愿意搭理你。霍顿不道歉,澳大利亚代表团表示这是霍顿的个人权利。虽然我觉得没有人有权利在公共场合污蔑别人,但是你既然说了,就要敢当,为自己的言行负责的表现之一就是承受汹涌而至的网友批评。批评,也是网友们的权利。

  至于他道不道歉,我觉得没有那么重要。你没有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没有办法将友谊的种子播撒在拒不敞开的心田。当然世界在进步,观念也在进步,也许再过几年,霍顿突然有一天能够明白醒悟自己当初的言行是那么得不符合奥林匹克精神和基本道德准则悔不当初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追着喊着要道歉的时候,我们善良宽容的中国人可能早就把他是谁都忘了。

  在这我还想分享一些我个人的小故事: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有次作为翻译带队一支来中国学习汉语的澳大利亚队伍。很多人是第一次来到遥远的中国,在当地媒体的影响下,有些人紧紧看住自己的护照生怕被捣鬼的中国人抢去复制拷贝然后偷渡到澳大利亚,因此每次办理酒店的入住我都得费心提醒前台服务人员尽快把护照还给他们。

  这次工作中,有一位澳大利亚的女士发烧生病了,我的工作义务中其实并没有打车带他们去医院这一项。但是我好心的闺蜜为了帮助我开车15分钟将她送到医院,这位女士对这种额外的帮助心知肚明,为了不欠我们的情,她从钱包里拿出5角钱的人民币(是的,5毛人民币,你都很久没用过了吧)递给我闺蜜,说谢谢,这是车费,一定要收下。我当时只觉得尴尬,不知道如何像我闺蜜解释我做这种所谓跨文化工作的意义。好在我闺蜜曾经去海峡对岸交流访问时也被质疑过大陆人会不会用牙刷刷牙,对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并不陌生。

  这些细节和故事对我来说已经很久远了,如果不是看到澳大利亚国籍的霍顿的这番言论可能根本就不会再记起。那次的带团经历,除了这些尴尬的瞬间,我真正的收获是交到互相挂念的朋友,其中一位在快回国的时候跟我说,我替团里一些不礼貌的人跟你道歉,谢谢你的包容。我说,嗨,那有什么关系,团里有那么多好朋友呢。

  霍顿不道歉,我们也不用跟他一般见识,他说我们用兴奋剂我们就用兴奋剂了吗?没有教养的言行可能会激怒你我,但是我奥运健儿的形象不是一个信口雌黄的人就能完全抹黑的。(新华社记者高洁)

(责编:陈育柱、王星)

推荐阅读

这11类人,可能基本与长寿无缘了

我们站在同一条生命起跑线上,有的人笑着挺到最后,有的人中途就被罚下,而开出罚单的正是我们自己。研究发现,单身女性比已婚女性少活7~15年,死亡风险增加23%,单身男性比已婚男性寿命短8~17年,死亡风险高出32%,相当于折寿10年。【详细】这11类人,可能基本与长寿无缘了 我们站在同一条生命起跑线上,有的人笑着挺到最后,有的人中途就被罚下,而开出罚单的正是我们自己。研究发现,单身女性比已婚女性少活7~15年,死亡风险增加23%,单身男性比已婚男性寿命短8~17年,死亡风险高出32%,相当于折寿10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