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拿什么遏制“白色暴利”?

薛世君

2016年04月06日12:22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拿什么遏制“白色暴利”?

  之前看宁浩影片《疯狂的赛车》的时候,对徐峥饰演的那位墓地推销员印象深刻,他“嘚吧”的那段台词堪称经典——“高尚社区,上风上水,地下CBD,人生后花园,按均价仅售三万元整,值得一生典藏……搭灵堂、送纸钱,丧葬服务一条龙,这么好的服务,我天天在这里上班,恨不得都给我自己来一套”。影片中的这一幕,无疑将殡葬业的某些从业人员的势利表现得淋漓尽致。

  所以,在媒体上看到“殡葬中介暴利:万元一条龙葬礼只能走廊遗体告别”这样的新闻时,内心中早就做足了心理铺垫。上海市民叶先生向媒体投诉称,其亲友花1.58万元购买自称是民政局殡葬服务中心的“一条龙”服务,没有黑纱、花圈,没有告别厅、棺木,遗体告别仪式只能在宝山区殡仪馆走廊进行。后经核实,这是一家冒充民政局官方机构的“一条龙”殡葬服务公司。(澎湃新闻4月4日)虽有心理铺垫在先,但对于每年清明时殡葬暴利的新闻“例牌菜”,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想吐槽一句——岂有此理!

  在走廊进行的遗体告别仪式尚且需要1.58万元,稍微上点档次的“一条龙”基本上就直奔“天价”而去了。怪不得此前每每审视殡葬行业,都会让人陡生“死不起”的蚀骨之愁。“清明时节雨纷纷,丧葬之人欲断魂”,网友的调侃,可以说是人们对殡葬业暴利积怨的一种写照。“一条龙”打包屡禁不止、殡葬服务十倍暴利已成行规、墓地利润超地产、以墓养守……被称为“白色暴利”的殡葬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当前殡葬服务“一条龙”大规模涌现,理应是在2004年殡葬业部分环节向市场放开之后,但是从此起彼伏的“死不起”声音中即可看出,民营资本的介入,并没有完全改变以往那种殡葬费用高企的状况。有业内人士就指出,目前的民营“一条龙”服务仍需倚靠国有殡仪机构生存,行业封闭化、行业家族化、市场有限开放,依然是殡葬业乱象的来源。于是,一边是殡葬服务有限开放之后“一条龙”等乱象挥之不去,一边是基本服务价格标准十几年不变导致成本转嫁。由此也就基本可以看出,殡葬业“怪圈”的症结在于政府部门时而“缺位”,时而“越位”。

  “缺位”指的是公共服务的不到位。生老病死,按理说都应该纳入社会保障或政府公共服务之内,但是不管是寿衣、骨灰盒的暴利,还是遗体接运、灵堂布置等“一条龙”服务的昂贵,抑或是墓地的天价、利益链的繁杂,都显示了一点——目前殡葬行业几乎难言公益性,甚至走向了利益化,“白色暴利”也就在所难免。可以说,“死不起”的声音有多高,还殡葬业以非营利性服务本来属性的呼声就有多高,对殡葬改革的期待就有多迫切。

  而“越位”则指向殡葬业的垄断经营和政企不分。据了解,我国殡葬服务行业受政府高度监管,部分环节仍然没有向民营资本开放,即使开放程度较高的墓地产业环节,行业进入壁垒也比较高,民营资本虽能介入殡仪服务和葬礼服务,但在某种程度上仍然依附在国有的殡仪馆周围,而被寄予厚望的“殡葬电商”,按照有关专家的话讲,依然“处在黎明前的黑暗”。“越位”垄断,该有的竞争没有,该放开的价格不放开,高价骨灰盒、天价墓地、暴利白宴之类新闻自然也就层出不穷。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我国65岁以上人数达1.38亿。据中金公司研究报告显示,预计2017年殡葬业规模达993亿元,复合增长率为17.0%。如此规模巨大的一个市场,怎能延续目前的“一条龙”乱象?如此庞大的一个消费群体,又怎能屡屡陷入“丧葬之人欲断魂”的尴尬?终结“白色暴利”,不应该成为每逢清明节时的应景呼声,而应成为刻不容缓的改革举措。

(责编:林龙勇、张海燕)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要闻快讯|地市联播

教育部:严禁花钱买学位 明年起EMBA纳入全国统考教育部:严禁花钱买学位 明年起EMBA纳入全国统考 全国多地墓穴迎“到期潮” 仅少数地方出台续租规定全国多地墓穴迎“到期潮” 仅少数地方出台续租规定 广东推善终关怀预约上门服务 专业人士提供心理疏导等项目
广东推善终关怀预约上门服务 专业人士提供心理疏导等项目 广东建国来全省有1116名民警牺牲广东建国来全省有1116名民警牺牲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