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代理儿女”需防范成长的烦恼

夏振彬

2016年02月19日10:03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代理儿女”需防范成长的烦恼

  “当我注意到我身体的时候,它已经老了,无力回天了;许多部位交换着疼:胃,胳膊,腿,手指”……这是农妇余秀华的两句诗。读起来,老年朋友们肯定会特有共鸣,甚至禁不住在后面再加上几个器官名字,念叨“老了,不中用了”。

  的确,当人老了,疾病、何处养老等麻烦都会成为心病。尤其对于失独、空巢老人来说更是难上加难——由于没有监护人,住院做手术时没人签字;想住养老院,在实际操作中也常常被残忍拒绝。

  怎么办?日前,北京市正式启动特殊家庭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项目,通过公开招标,选定某扶老公益基金会作为特殊家庭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的代理服务机构,充当“代理儿女”,解决入住养老院、急病就医时面临的无监护人履行签字责任、提供持续服务等困难。

  可以说,在银发浪潮里,特殊家庭老人是最无助、最需要关怀的群体。他们难以发声,却又数量庞大。根据估算,北京无子女老人家庭约有5万个,如果加上空巢老人数字会更为惊人。而“代理儿女”制度聚焦这个群体,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窗,解决入住养老院、代办住院手续、手术签字等实际问题,提供协助维权、健康管理、心理咨询、情感关怀等服务,带着浓浓的暖意。

  而在此之外,更值得关注的是其示范意义。根据报道,“代理儿女”制度通过公开招标引入社会组织参与,实现了市场供需之间有效对接,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而政府部门只是扮演制定游戏规则、当好裁判员的角色,不再身兼运动员上场、事事亲为。在政府告别大包大揽的背景下,这种思路、做法值得肯定。

  不过,“代理儿女”制度既然是一种创新,是新生事物,也就难免会遇到成长中的烦恼。一方面,“代理儿女”制度让公益基金会充当儿女的角色,其中还涉及管理房产、遗产处理等代理业务,这对于难以接受新事物的高龄老人来说能否能够轻易接受和信任?如果做好宣传引导工作?另一方面,相关部门的监管能否确保基金会合法履职?是否已有严格的操作流程和严密的监督机制?

  此外,不得不说的是,尽管失独、空巢老人入住养老院是一幅美好的图景,可以规避“独居死亡多日无人知”等社会问题,尽管有意愿或需要入住的老人也不在少数,但现实尴尬也确实存在。首先,养老床位不足的问题一直都有;其次,“代理儿女”制度也需要老人以资金或资产作为保证手段,而特殊家庭老人多为困难群体;第三,对于很多老年人来说,养老院依然算不上一个最佳选择,即便对于特殊家庭老人而言也是如此——在那里,尽管有悉心照料、专人看护,衣食治疗都无忧无虑,但没有熟悉的环境、没有熟络的邻里,不少老人排斥养老院,甚至调侃那里的生活就像打电话,“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这对于“代理儿女”们来说也是无形的阻碍。

  目前,“代理儿女”制度刚刚起步,成效仍待检验。我们希望公众、媒体等继续密切地关注、监督,期待相关部门继续扎紧制度的篱笆,也乐见观念的转变和全社会更多的探索,让成长中的问题及早发现、并在成长中解决。

(责编:林龙勇、张海燕)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