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广场舞不扰民 方能跳得下去

2015年09月10日08:16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6日,文化部、体育总局、民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日前联合印发《关于引导广场舞活动健康开展的通知》,合力引导广场舞健康开展。通知要求,为基层群众就近方便地提供广场舞活动场地,将广场舞活动纳入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建立由政府牵头、相关部门依法管理、场地管理单位配合、社区及相关社会组织等广泛参与的管理机制。这一为广场舞正名的通知,如何贯彻才能不扰民又能让市民继续跳舞?

  唐金凤:金玉良言 不平则鸣 谭敏:至情至理 侃侃而谈 练洪洋:煮酒论剑 指点江山

  扰民广场舞 难服众

  练洪洋: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说起全国遍地开花的广场舞,真是一言难尽。每天跳得不亦乐乎的大妈们是开心了,可是“受害者”不乐意了。因为乱占场地、噪音扰民等,造成邻里纠纷不断,有时甚至上演“全武行”。经过一轮“标签化”、“污名化”之后,一提广场舞,人们就容易联想到“蛮不讲理”、“缺乏公德”、“没素质”等负面词汇。四部门下发的“通知”,无疑给了广场舞一次正名的机会。通知将广场舞提到“现代公共文化服务”这个“高大上”层次,要求“纳入当地政府重要议事日程,纳入公共文化服务协调机制的工作内容”。正名,既是规范的前提,也是发展的基础,有助于广场舞兴利除弊、扬长避短,保障广场舞健康发展,同时也保障他人不受干预的权利。

  谭敏:名不正则言不顺,为广场舞正名很重要。相信许多住在学校附近居住的人也有同样的体验,早操、升旗、训话、运动会……和广场舞一样,学校噪音同样对周围人的生活有很大影响。但广场舞的争议不断正是因为没有边界,没有哪块地方是大家公认的合适跳广场舞的地点,也不认可跳广场舞是老人的正当需求。通知的出台,划清了这一边界,肯定了广场舞存在的合法性,相信这对于减少纠纷和矛盾会起一定的积极作用。

  唐金凤:除了正名外,通知也让广场舞有章可循,有法可依。化解广场舞之争,广州就是个好典型。去年12月31日,《广州市公园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获市人大全票表决通过,今年3月省人大也已批准,将于下个月起正式实施。条例对广场舞的音量、时段、区域及设备均作了明确定义和管理,比如公园噪音值超过80分贝、电子显示屏发出红色预警信号时,应立即采取措施减小音量或停止使用扬声设备和乐器,公园早上8时前禁跳广场舞,不得使用高音广播喇叭和广播宣传车等等。只有把这些规定落到实处,有人监督有人遵守,不扰民的广场舞才能跳起来。也只有这样,广场舞的存在才能符合公众的期待、社会的规范。

  老龄社会 问题频发

  唐金凤:过往频频发生的广场舞之争,看上去是因“噪音”而起,实际上是一个人地矛盾——广场舞爱好者无处可跳,自然只能到允许制造噪音的场所翩翩起舞啦。在人来人往的小区门口跳、在火车上跳、在国外的广场上跳,没有划定专门的跳舞区域,以至于跳舞者认为,“无禁止即可为”。假设我们的小区内部能够划定专门的活动区域,假设外面的体育场馆能免费开放一部分广场舞空地,假设公园等公共场所能设置一块“习舞区”,相信广场舞爱好者也乐于前往。所以,与其说我们痛恨广场舞“噪音”,倒不如说是厌烦无序。

  谭敏:广场舞从中国城乡各大广场一直跳到美国华尔街、法国卢浮宫广场、莫斯科红场,想想也是醉了,其实从某种侧面也反映出我们老人退休后精神生活的贫乏。欧美等国的老人为什么不跳广场舞?因为许多人退休后才开始了人生的第二春,可以做的事太多了,有积蓄的可以外出旅游,学各种年轻时未曾尝试过的钢琴、绘画,还有的人写回忆录,参加社区活动等等。而我们老人退休后的生活主要围绕子女展开,除了帮子女干家务带孩子,健身是他们生活的重要内容。因为他们身体好也是给子女减负。再加上社会上为老人提供的活动实在太少了,从各地老年大学一位难求就可见一斑。他们不跳广场舞,还能干嘛去?

  练洪洋:让人忧心的是,“广场舞问题”是我国养老机构不足、养老服务短缺的一次“预演”。统计表明,2014年是我国人口老龄化的一个重要节点:60岁及以上老年人总数高达2.1242亿人,首次突破15%大关,占全国总人数的15.53%。据联合国发布的最新预测,到2049年时,中国60岁及以上老人将达36.5%,甚至将高于美国等大部分发达国家。面对悄然而至、未富先老的老龄社会,社会需要准备的不仅是给大妈们一个跳广场舞的地方,还有更多养老问题需要解决。公共财政支出比重、公共资源投放偏好、公共空间构建标准等等,都要在老龄化社会下被重新审视。

  增加供给 完善细则

  练洪洋:话题回到广场舞上面,虽然“通知”涵盖方方面面,增加活动空间供给仍是头等大事,没有场地说啥也白搭。在这方面,一是要在存量上盘活,社区、学校、公园、机关等现有活动空间的有序开放,让大妈们有一个规范的场地;二是通过财政投入、体彩等资金,像过去建星光活动中心一样,多在小区居民集中的地方开辟新场地;三是在新楼盘规划建设时,更加重视老人活动空间的配套建设。

  谭敏:人满为患,人一多就容易出问题。广场舞治理,除了增加公共活动空间的供给,让老人们有地方跳舞之外,我们还需要为老人的晚年生活提供更多选择。有的人可以安静地写书法、画画、下棋,有的人可以打球、唱歌、玩摄影、拉二胡,当老人们的业余生活越来越丰富,广场舞不再是唯一选项,而是多选中的一项时,广场舞带来的许多问题也就会迎刃而解了。

  唐金凤:此番对广场舞的规范,由文化部、国家体育总局、民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引导,应该说规格足够高,也定能推动广场舞健康开展。不过,目前也只是出台了规范的意见,具体如何规范、各地方如何执行、社区规范工作如何开展,仍需要明确的细则指引。更重要的是,要通过法律或条文赋予基层引导者以一定的权限,譬如居委会对广场舞者进行引导时,或遇到对方以“你没有资格”相要挟的尴尬,对于违规者,该如何进行处罚,谁来处罚,都需要更多的法律法规予以明确,我们也期待更多、更完善的广场舞法规政令出台。

(责编:杨杰利、甘霖)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