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周玲:中国公益人超三分之一无基本社保

2015年07月17日10:53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周玲:中国公益人超三分之一无基本社保

  7月9日,《中国公益从业者保障状况专题调研报告》正式发布。发布会现场,益宝计划创始人、项目办主任周玲全面介绍了《报告》主要调研发现,并提出了改善建议。全文如下:

  大家好,因为今天我们这个会场,可能有一点不便于我们地交流,尤其前面架的这几个机器,因为我眼睛不太好,所以我其实很希望能够这样靠近一点。我想首先跟大家讲一下,为什么我们会有那一段VCR,虽然我们没有专业的摄影,我们也没有专业的制作,但是我们实际上很希望表达,我们作为项目,或者我自己作为普通的公益人,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我们其实希望表现出一个一个的人,公益行业不是一个一个数字,这个背后更多是一个一个普通公益人的存在,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做这样一份行业报告一个最大的动力,其实希望能让普通地更多地人能得到关注,尤其我们公益人,所以有了我们这一份的行业调查报告。

  首先我需要说明一下,就是我们今天报告是由益宝跟新华网、新华公益,跟《社会与公益》杂志、《京华时报》4家联合发起,然后我们的实施方式瑞森德,所以非常感谢瑞森德在所有这些报告的撰写过程当中,以及调查实施过程中所有的付出。

  我们非常有幸得到了两家基金会的资助,才让这个报告得以成型,是敦和和南都,我们其实会有看到,我们这一次的发布会没有安排很多地致辞,其实很多像这种官方一般是要有一天的引导致辞的,那今天所有的资助方都说我们不需要致辞,我们只是要让大家真正来关注这个报告的本身,所以我们真的非常感谢所有的支持方和参与方,他们是真心来关注这个群体本身,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声誉或名声来做这个事情。所以这两家基金会是我非常敬佩的。

  接下来我们进入报告本身,大家有可能看的不太清楚我们的题目,所以大家结合自己手上拿到的报告来看,我们这份报告一共分成了两类:

  一部分是公益机构;

  一部分是公益从业者。

  我们机构一共是180家公益机构,我们从业公益的参与者调研人数一共是276人。

  我们的时间是从1月份,一直持续到6月份结束,中间花了半年时间来完成这份调查。然后我们调查的方法就是以问卷调查为主,加了一部分的个案访谈,同时的话我们还有以网络的发动和从我们益宝有一个数据库里面典型抽样相结合,来去确定我们调查对象。

  我们调查样本课程,先给大家做一个描述,首先我们来简单看一下调查对象当中的全职公益人员的样本特征,样本特征我们主要是从这几个方面来进行的一个分析:

  第一个是性别,是以女性为主,比例大约是在56.53%;

  全职从事公益的时间1-3年和4-6年为主,所有这样一个样本可以表示大部分还是年轻的从业人员为主的;

  我们年龄分布是以25-29岁以及30-34岁这样一个年龄分布的区间为主;

  所在机构的类型,民非占了50%,社团是占了12.3%,其它还有基金会占了10%这样一个分布;

  所在机构的领域是以儿童和青少年以及教育为主。

  我们调查的公益机构的特征是这样的状况,其中大家的成立时间是已成立3-5年以及6-10年为主体的机构注册时间的特征。

  机构的规模是集中在1-3人以及4-6人相对小规模地机构人员数量。

  注册的类型跟刚才那个非常接近,是以民非和社团为主。

  比例最高的是在华东和华南地区,其中华北地区比例相对比较高,还有西北、西南。

  年度支出的规模其中比较主体的是集中在3-10万以及11-30万,这个跟我们所刚刚提到的这几个特点是有相关的,就是以民非和社团为主这样一个机构类型,所以它的支出状况也是集中在这个区间。

  我们当时做了一个对比,其实我们样本量并不能说非常大,然后我们就跟几个相对的,对于中国公益行业两个相对大规模调查做了一个样本课程对比:

  一个是跟南都2010年的有一个中国公益人才的调查报告。

  还有一个是2014年有一个中国公益机构数据样本分析做的对比。差不多是非常类似的,就是我们从它的机构全职从事公益行业的时间以及机构的类型支出的总支出来相比较的话,特征比较一致,所以应该可以说就是我们这一次的调查的样本量是具有典型代表性。

  现在我们进入到最核心的,我们说这一次围绕保障状况,来做的调查结果:

  首先分析的调查的收入状况,收入状况我们的调查显示是56.5%公益人的月收入是低于4000元,这是月收入我们当时是做的他的税前收入,是包括他所有的在里面。然后其中在这56.5%以内,其中37.3%是低于3000,那15.2是低于2000。低于4000是这样一个概念,就是2014年中国人均的,就城镇职工人均的月收入是4157元,就意味着我们60个公益人是低于全国的城镇的平均收入。这个数据又说明什么呢?当然我们这份调查是没有调查他的随意情况,但是其实公益行业从业人员整体的随意状况是要大大高于目前城镇地平均的教育状况的。南都去年的调查显示71%是拥有本科学历,就因为大部分公益从业者他所受过更等教育,那这种情况下,大家的收入状况远远低于……或者是说她其实非常不尽如人意这样一种收入状况。

  第二个指标,我们来看上年度的收支情况,这个是我们认为很有意思的一个问题,就上年度,2014年度在我们调查发现入不敷出的,就是他的收入没办法负担他的支出了占到38%。收支相抵,没有节余的,就是34.8%,就因这近80%,它其实是处于入不敷出和收支相抵的状态,只有18.8%就意味着不到2%是能实现收大于支,就意味着只有20%的公益依托他的收入来家庭这个资产的积累,这是一个比较值得重视的情况,就是如果说大家收一直不大于支的话,他怎么样来实现他个人资产积累的问题。另外入不敷出,他如果一直持续着入不敷出,那怎么来生活,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另外我们调查了大家的个人存款情况,个人存款情况在我们发现的调查结果显示,就是个人存款为零,就意味着没有存款的,比例是占到23.38%,约差不多四分之一,没有任何地个人存款。存款低于1万元的加上没有存款,一共是66.9%,其中低于5万元比例是83.77%,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大家我不知道有没有观察到,就是中国人其实储蓄率是比较高的,2013年中国人均存款的金额,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个数字,这个数字是5.7万人,就是中国人如果按照这个全国的平均的话就是5.7万人,那就因为这80%多的公益人人均存款,是低于全国的一个平均线的。当然我们也会注意到,存款在30万以上以及100万以上的,存款在30万以上的,还是有少数几个人,这些人也是在其它领域实现了比较大的个人家庭积累再转到公益行业的,这个其实也可以去了解一下。

  另外我们又调查了家庭情况,没有结婚的调查是他个人存款,如果是结婚的,调查的是他的家庭存款,家庭存款为零的是25.2%,四分之一的公益人的家庭,是没有家庭存款的。那其中低于1万元的占到36.6%,这个比例会低于个人存款低于1万元的。因为家庭存款,我们相信他肯定还是有了配偶的支持,所以家庭存款低于一万元的比例降低了很多。那同时低于10万元的占了80%,为什么我们核算了一个10万元的概念,就是刚才我们看到如果说人均的存款,中国人的人均存款是5.7万,那两个人的存款至少应该在11万那样子。所以我们也会看到80%的公益人他的家庭可能是10万以下。这就还可以反映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公益人的配偶,他的生活状况,应该也是比较一般的,如果说他的配偶家庭状况比较好的话,他的家庭收入状况,这个比例应该要提高才是。所以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因为对等,就是我们公益人在找配偶,或者找另外一半的时候,大家家庭状况差不多,甚至有可能直接找的公益同行。

  就基于这样一个状态下,那对于自己财产状况,非常担心的比例降到了79.7%。其实基于这样的一种状况,应该很多公益人对自己的财产还是非常担心的,表示很担心的占31.5%,有些担心是48.2%,不太担心和不担心的比例占到20%的状况。

  另外我们再来看一下,如果说刚刚提到了它的收入以及这个财产资产状况的话,现在我们来看一下保险。

  在社会保证缴纳情况当中,因为我们有两个人群,公益从业者表示,他所在的机构没有给员工购买任何社保的比例是34.8%,这个比例很接近南都去年那个调查,南都的调查应该是在34.6%的样子。公益机构我们调查当中,是其中有47.3%的公益还没有给他的员工购买社保。我们说的是全职员工,不说别的,为什么这个比例高于公益从业者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公益机构,大家都看到我们刚刚的特征分布是以民非和社团为主,并且机构比较小规模为主,所以这个会影响到公益机构,这个比例要大于公益人。这两个数据我们把它加起来算,因为这个一共的调查人数456个人,算下来公益机构为全职员工缴纳了五险一金的比例是37.7%,这个比例也很接近,跟南都那个同事很接近,所以可以反应,这两年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变化。

  没有缴纳任何社保占全部调查对象的35.5%,就意味着还是三分之一的公益人没有任何社保。

  我们除了基本社保之外,我们又调查大家的商业保险购买情况,因为你如果没有基本社保的话,应该要给员工购买一些商业的,比如说像这种意外险,或者意外医疗、意外伤害,其中我们的调查发现是只有35.5%的调查对象的机构为他能购买意外保险,意外保险是以非常基础性的意外伤害和意外医疗为主,当然其中有大概50%的公益人为为自己去买。然后还有超过50%的公益人没有给自己买商业保险。

  综合我们把这三个类型,就基本社保,商业机构为他买商业保险的,个人为他买商业保险,这三个类型全部加在一起,最后算出来有一个数字,就是三类保险均没有购买,就是他没有任何保险,无论是基本社保还是商业保险,任何保险都没有的这个比例是占17.4%,这就意味着这个17.4%的公益人没有任何保障。

  因为我这个报告里面是一个比较简要地概述,其实我们全部的报告里面还有更多一些分析,包括它的机构注册类型,地域状况,或者人数社保购买的差别,大家可以在我们报告里面详细来讲。

  所以我们其实基于这三个纬度的分析,我们想提出一个概念,或者我们希望让大家理解,保障是什么?保障不是说仅仅是基本保险的问题,我们认为“保障”它其实包含几个元素:

  一个是他的收入状况;

  另外一块是大家的资产状况,就是你累计了多少资产。

  另外一块就是他的保险状况,这三块合在一起就是意味着你的保障状况以及你的抗风险能力等等。

  但是我们从刚刚的数据可以看出来,其实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收入状况是非常不高的,资产累计是非常不足,保险状况又较差,基于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认为就是公益的抗风险能力很差,抗风险能力很差就意味着,我们这些年,其实大家就会看到很多公益人,在出现意外和大病的时候,就只能够去求助于我们公益同行或者求助于社会,这个就直接相关了,因为是一个普遍保障状况不好的情况。

  其实这个情况也是公益机构自己认识到的,大部分公益机构都自己认为自己的保障状况不好,自己认为保障状况好的也就占到了20%。

  接下来我们要去追问,为什么保障状况不好,保障状况不好的原因是什么,我们调查显示有这样几个方面:

  第一个,直接原因,这个直接原因不用我们说,大家很多同行都有感受,我们调查也会发现机构经费紧张是第一大原因,差不多75.6%的机构都选择,就是因为没有钱,这是一个最直接的原因。

  第二个,很大的原因,其实可能我们很多人没有关注到,就是一个不具备保险购买的资格,这个有33.7%的比例选择是不具备这个资格,但是这个我们也觉得有一点疑惑,在我们机构调查当中只有6.5%的机构是没有注册的,那为什么还有这么高的机构选择,它这地方不做这个保险购买资格,我觉得这个,我们其实还要下一步再去追问和调查。

  第三个,近10%的人选择是因为大家觉得社保没有什么用,包括机构负责人和员工认为是没有用,所以不买,这也是占了一个原因。

  所以这三个是最主要的因素,所以这个其实应该说的是直接的原因。

  那我们会看到最主要的原因是一个经费不足,为什么大家的经费不足,尤其在保险这一块,所以特别直接地需要考虑的,就是资助的时候,能够获得人员保障的费用非常不足。机构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只有15.1%的资助项目(指的是来自于基金会或者企业的资助)有这个比例。然后还只有12.7%的政府购买项目,获得了,提供了较为充足的人员经费,意味着绝大部分的人员经费都是不充足或者非常地充足;那只有1.7%的机构是获得了定向地人员保障支出的定向资助,这个比例是一个非常低的,就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

  所以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就是资助人员的费用,仍然没有成为资助公益组织的一个行业共识。我们180家机构提名,你们说一下给你们资助的时候,哪些机构资助过你们的人员费用和保障费用,180家机构当中一共列出了35家资助名单,就是35家机构资助过,提供过合理的人员费用,然后其中只有16家机构被提名专项资助人员费用,其中全国性的公募基金会、政府与民政部门提名次数为0,就是说没有一个被提名,这就说明尤其如果说政府和民间机构,政府这一块还不太难理解,我觉得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在这一块,应该还是做的不太好的。

  这个名单我们也有在我们的报告里面列出,这些基金会和机构在公益行业,应该是值得我们来尊重的,被提名次数最多的,资助的合理的人员费用的基金会是壹基金,排名第二的是乐施会,第三是南都公益基金会,第四是SEE基金会,第五是福建正荣,第六是扶贫基金会,第七是透明鱼基金,第八是全球基金,第九是儿慈会。第十是全球绿色资助基金会,第十一是敦和慈善基金会,第十二是日内瓦国际全球。这是资助了合理人员费用的,选了排名最靠前的12家。

  其中资助了定向资助人员保障费用的是排名非常靠前的10家:排名第一的是南都基金会,透明鱼基金,SEE基金会,全球基金,壹基金……我后面就不再去一一列明了,大家可以在我们那个报告中看到名单,所以我自己觉得这些基金会是值得我们这个行业,就是在一个全社会或者政府或者很多,大家还是关注事情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基金会开始关注人,因为没有很好的一批专业的公益人,他怎么样能够很好去服务好公益群体,怎么样做好公益项目,所以我是觉得对于人的关注,应该成为更多地资助型基金会非常关注的一点,我觉得这一批基金会是值得我们全行业所尊重的,所以我再次提议给他们有一个掌声。好不好。

  另外一个原因我觉得也需要关注到,我们公益组织自身在这方面争取不够,也是有一个原因的,其中表示在申请项目的时候,自己会主动提出来,“我们这个项目是需要人员费用的”只有一半,还有一半的机构,他在申请项目的时候,他自己不主动提出来,他说要看资助方的想法是什么样,我再提不提出来,但是事实上有人员费用,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一个要求,为什么不敢提出来。甚至还有提都不提的,我们自己作为公益组织自身,首先在这方面有足够地争取,我觉得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我们在访谈的时候,也有发现,有些资助方我们在资助的公益组织都不敢提,他们不提,我们也就不说了,反正这个事能少花钱就少花钱,所以这也是一个问题,我们也希望有更多地机构在申请资助的时候,把这个问题重视起来。

  当然我们觉得还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大家可以在报告里面看,我只讲一点,第一点就是有相当比例的基金会,都没有为员工购买全部的社保,甚至还有不购买的,我们来看一下,就是公募基金会其中有12.5%的是购买不完全社保的,就是没有购买全,还有12.5%是给全职员工购买基本社保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诡异的事情。然后非公募基金会也是一样,非公募基金会有27.8%是没有给员工购买全部的基本社保的,其中不购买的比例差不多占了8.3%。所以我们就想这个原因是什么?然后其中这个报告里面还会看到,比如说有些机构可能很多人,十几二十个人,他给他的员工也不购买。然后还有一些机构支持规模就在两百万以上的年度支出,它也没有给他的员工购买基本社保,所以我觉得这些事情都是一些很有意思的现象,有待于下一步再进一步地了解。

  所以到现在,我觉得刚才只是揭示了一些现象,这些现象更多值得我们思考,就是为什么这样,这些现象的背后,究竟意味着什么,接下来我们有两个对话的环节,我们也非常期望我们今天的嘉宾和同仁,大家可以一起讨论,最重要的我觉得其实要思考就是“保障”究竟对于公益机构和公益从业者意味着什么,其实很多机构认为它重要的,我们调查里面发现大多数机构是用来保障对于机构员工的稳定性、认同感和工作成效,是有很大影响的。但是现实情况,大家是把保障往后排,能排到多靠后就多靠后,所以这个是很大的一个反差,一方面大家说起来很重要,做起来就往后排,出了事情再说,这种心理我觉得是我们能观察到的一种情况。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们也希望更多地公益同行,更多地公益机构和更多的媒体能一起来讨论。

  因为本来我们报告里面,我们会提到一些建议,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建议,应该来自我们所有的公益同行们的想法和意见以及大家的讨论,所以我在这里不再陈述,但是我唯一想表达一点益宝第一份的调查,应该里面还是存在一些不完善地地方,希望有待于进一步改善地地方,一个希望大家能给我们辩论,意见和建议,同时益宝也希望在公益保障这样一个研究的课题上继续往下走,我们有一个想法是不是能够发展出一些公益人的保障指标体系,及其公益人的保障指数,我们认为这个是比较有意义和有价值的,能够去看,公益人的保障,是不是很核心的几个能够反映我们这个行业的保障状况的,这个是我们希望下一步能够继续沿着这条路继续往下走的。当然我们更希望的是,有一天所有的保障成为一个不是我们要去讨论的话题,而是一个行业共识或者必要的规则,这一天的到来,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也非常感谢大家今天能够过来。

(责编:杨杰利、甘霖)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读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