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田沁鑫16年后复排"生死场" 倪大红再演"二里半"

2015年07月13日08:46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田沁鑫说:“复排《生死场》有一种‘大神归来’的感觉,那个神仿佛站在某个角落,或许不曾离开。”倪大红说:“二里半这个角色被我收留了,这一生我是忘不掉了。”

  16年前的一部话剧《生死场》,让导演田沁鑫的名字掷地有声,演员倪大红也将梅花奖与文华奖收入囊中。7月6日,导演田沁鑫携该剧的主要演员之一倪大红做客京华茶馆,带着岁月的磨砺、人生的积淀,谈起16年后的舞台聚首,田沁鑫称:“我感恩这次复排,能和这些优秀的表演艺术家合作是我的福分,也是中国话剧观众的福分。”倪大红说:“《生死场》建组会上的一席话让我听得心里直翻腾。什么时候《生死场》拿出来,只要我在,我就是二里半。”

  田沁鑫

  《生死场》为青春作证

  尽管过去了16年,但是当年排练《生死场》的情景,田沁鑫历历在目。“16年前,做萧红《生死场》时,除了文学青年,一般观众关注萧红的不是太多。鲁迅先生说‘萧红是一个天才的女作家’,她24岁写了这部小说,当时我看了觉得有可能会在舞台上展现一些形态的魅力、姿态的狂热。另外,我大学时期受到了西方戏剧家的影响,比如残酷戏剧创始人阿尔托的戏剧思想、彼得·布鲁克的《空的空间》,德国皮娜·鲍什的舞蹈剧场肢体语言的一些戏剧理论,所以就想在中国能做这种强烈的戏剧,萧红的剧本让我觉得可以实现导演上的想法。”

  当年的《生死场》为田沁鑫奠定了戏剧界不可动摇的导演地位。然而,复排该剧的想法并未让他热血沸腾。“2014年我们剧院的院长周予援找我复排《生死场》,我没有答应,因为16年前韩童生老师45岁,倪大红老师39岁,光阴荏苒,我那个戏是‘青春作证’的戏,很有力量感,如果现在做,势必有一些调整,难度比较大,我就犹豫了。今年院长又跟我说:‘好戏、剧院经典,就这么定了,我给老师们打电话。’我就只能不再犹豫。”

  复排如同“大神归来”

  田沁鑫曾说:“我对戏剧,像是一个点灯的教徒,怕风吹灭了燃灯而小心翼翼瞪大了眼睛看护着。我不知道心里有一个神安住,不知道生命里有一个神在呵护。”这一次,“复排《生死场》,仿佛有种‘大神归来’的感觉”。

  田沁鑫说:“6月15号建组,我见到了阔别10年之久的韩童生老师、倪大红老师、张英、任程伟、李琳,当年《生死场》的七个主要演员悉数到齐,我还是很感慨的,老了的是岁月,但是排戏的第三天,我感觉好像回到了16年前的一个原点,时间在这个时候也不存在了。那个神仿佛站在某个角落,实际上它可能也不曾离开吧,只是忘记了。”

  曾经合作过的老师韩童生、倪大红如今已是熠熠生辉的明星,再次合作,田沁鑫称:“建组那天我想明白了,变化嘛每个人都会有,我当时就说了一段话,也是给我自己信心。我说,十年没见我也不用观望、好奇,猜测,有意义的就是怎么能在20天里回到创作的状态。因为这个戏名声在外,老师们也长了岁数,有了这么多喜闻乐见的角色,观众的期待也会被吊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让观众集中在他们的表演上,真正做到一出经典。”

  重新合作是我的福分

  带着一份拘谨,田沁鑫感慨这次与演员的重新合作更多的是感动和感激。“刚开始我比较拘谨,在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我还是被中国老一辈的艺术家,包括张英老师、谢琳老师的敬业精神打动,他们还是非常本分地守着表演的技术,在接触过程中,我觉得他们就是表演艺术家,拿出了所有的人生积淀和演艺人生的储备,游刃有余地做这出戏,我觉得是中国话剧观众的福分,也是我的福分。”

  田沁鑫说,他从演员们身上看到了非常刺激生命力的张力,“这是他们这代演员值得尊敬的地方,他们有行业标准,他们的认真是生命的投入,有时候我怕他们累说技术性表演就可以了,但是他们只会一种表达,就是燃烧生命表达角色,也影响了很多的年轻演员,让人们看到了这个行业是有标准的。”

  倪大红

  再演“二里半”心里挺翻腾

  当年的《生死场》让倪大红凭借着剧中的“配角”二里半一举拿下梅花奖和文华奖,为了梅花奖这一重要的奖项,导演田沁鑫还曾骑着自行车去剧协送倪大红的资料,原因是所有的人都觉得他演得太好了,却不知道“二里半”的扮演者就叫“倪大红”。

  谈到重演这个里程碑似的人物,倪大红称:“接到通知的时候,当时我正拍一个电视剧,心里还是非常希望能重新演一回,所以一直跟剧组协调。巧的是,当时电视剧组的人都看过这个话剧《生死场》,非常支持,给了我一个月的假。进组那天,见到韩童生老师、张英啊,尤其是建组的时候韩童生说了一番话,心里边还是挺翻腾的。”

  倪大红对《生死场》情有独钟,尽管距离首演该剧已经有16年的时间,但是倪大红称:“我没觉得《生死场》这个话剧老,首先16年前,做《生死场》的时候,导演就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很多需要我们去突破的东西,什么是表现主义、什么是现实主义,怎么样去结合,我们这个戏舞台上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空的排练场,演员们就要想尽办法去完成表演,到了今天我也没觉得《生死场》和现在的话剧总体走向。你说格格不入也好、什么也好,我觉得没有,现在来说《生死场》也代表戏剧走向的一个戏。”

  现在对自己长相自信了

  从没问过父母为什么叫“大红”的倪大红,如今正人如其名,塑造了无数深入人心的角色,但在他心里,角色“二里半”已不仅仅只是角色了。“‘二里半’埋藏在我心里,这一生是忘不掉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二里半,什么时候《生死场》拿出来,只要还参与,我就是二里半。是二里半这种生活常态引领着我去释放,有合一的感觉。”

  再次出演这个角色,倪大红还挺紧张,也有新想法。“16年过去了,我们在排练场经常跟田导聊,该加些什么让角色变化变化。有些导演说可以加,但是改变人物性格、人物走向的不行,朴实劲儿得有,单个谁跳出来就不对了。”

  曾说对长相没自信的倪大红笑言现在自信了。“尤其复排《生死场》以后,我确实觉得我挺独特的,也许是因为我的独特,所以我很独特。”

  老戏骨爱逗比

  倪大红是个看起来很严肃的演员,尤其是听说了他在排练场的认真劲儿,更让人觉得他不苟言笑,但是做客茶馆过程中,一只苍蝇飞到采访桌前,怎么赶都不走,导演田沁鑫说:“把桌子上的水果都拿掉吧,水果招苍蝇。”倪大红在旁边幽幽地说:“拿走还不飞,那招苍蝇的就是我了。”一边说,还一边夸张地挥舞手臂轰着苍蝇说:“你看看,我就说吧。”令大家哄堂大笑,尤其是一边的田沁鑫连连笑场,惹得倪大红一脸无辜地说:“我说到哪儿了?”(杨杨 谭青 艾玖玫)

(责编:田伟、甘霖)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读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