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清远“草根公益”兴起 仅个别公益项目获政府资助

2015年07月07日10:38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清远“草根公益”兴起

  “华清公司是做循环经济,实际也是在做公益,我们希望将公益之心以基金会形式传递下去。”在今年扶贫济困日来临的5月,清远华清再生资源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工会正式成立华清扶贫助学基金会,该基金相关负责人兴奋告诉记者,今年是成立扶贫助学基金第一年,刚刚资助的7名高中生,其中一名今年参加高考,达到广东本科2A线。

  实际上,以企业名义进行的民间公益慈善遍地开花,尤其是近年来,随着民间慈善公益组织政策放宽,清远民间公益组织注册增多。

   民间机构兴起

  用公益平台 传递公益精神

  “清远民间公益组织很多,不过志愿者协会注册不多。据我所知,市区注册的屈指可数,比较知名的有阳光爱心家园、君临。清远其他县都有类似的民间志愿者组织。”清远资深公益人士“山水”(网名)自从工作后就开始和朋友兼职做公益,至今有8年,经历了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等大事件,对清远民间公益组织机构了然于胸,其最早在清远阳光爱心家园志愿者服务协会做公益。

  据悉,阳光市爱心家园志愿者服务协会(以下简称“阳光爱心家园”)早在2007年成立,2012年正式注册。“我们论坛注册会员有3万多人,日常经常参与活动的有接近1000人,但现在规范化管理,对会员就有一定的要求了,注册志愿者每年必须为公益服务24小时以上且接受相关的培训,截至今年6月底,达到该要求的有179人。”该协会副会长苏杰聪告诉记者,目前该组织日常事务全由9人理事负责,包括活动策划、财务、召集、网站管理等。阳光爱心家园还在各个高校和初级中学学校成立了学生分队,最大限度传递公益精神。

  不过,据悉,清远首家官方注册的志愿者协会是清远君临志愿者协会,于2010年正式在清远市民政局注册,“君临在官方网站上注册的会员有上万个。”

  清远农商银行公益基金会则是清远首个注册的非公募公益基金组织,简称“Qing基金”。“据我所知,清远市区注册的非公募公益基金只Qing基金一家。”罗志平现为Qing基金秘书长,专职负责该基金日常工作。

  作为华清扶贫基金发起人、理事长罗进表示,自己读书时家里很困难,幸好最后坚持完成了学业,如今再见到少年失学的同学,感觉各方面差距很大,所以,知识改变人生真的不是一句空话。也由此有了扶贫助学的想法。“至于考虑在一定范围内发起成立这个扶贫助学基金会,一是清远地处粤北山区,贫富悬殊依旧存在,还有很多学生虽然学习天分高,却因为家庭经济拮据,承担不起学费和生活费,导致失去继续深造学习的机会;作为国有企业和行业领军企业,也有更多社会责任考量。”

  至于成立公益基金,罗进表示,寻找资助对象以及组织资助到位的具体工作,要求非常精细,需要投入大量时间、人力、物力,“做这个基金就是做一个公益平台,整合大家的力量,将公益事业做大,传递和传承公益精神。”这也是在采访中众多公益人士的共同心声。

  “贴钱”做公益

  据了解,目前公益组织大部分由社会人士兼职。“山水”此前是做软件开发,现在则从事保险行业。阳光爱心家园副会长苏杰聪告诉记者,该协会负责日常事务的9名理事来自各行各业,其本人在清远市人民医院工作,其他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普通市民。华清扶贫助学基金理事除了华清公司相关人士外,还有拆解户、合作公司等。

  君临志愿者协会部分人员则专职从事机构日常事务,“目前专职人员4人,活动期间则召集积极分子兼职。”罗志平告诉记者,专职人员有工资,但也不高,目前清远所有的公益兼职人员没有工资、很少有补贴。

  “有时候费用需要我们自己垫付,我们希望捐助者所有的资金用到被资助者。”苏杰聪告诉记者,这些费用包括车费、餐费等,爱心家园一般来说采取AA制,不过现在许多企业也在关注和支持公益团体,如有一家汽车公司与家园达成协议,该企业愿意长期提供爱心车辆供家园活动中使用,路桥费油费等也由该公司报销,这大大减轻了志愿者的负担,也是对家园工作的肯定和支持。

  在公益项目运作方面,各个组织各有侧重。君临志愿者协会开始将部分精力转向社区义工。华清扶贫助学基金重点关注高中至大学阶段的学生,今年已经资助7名学生,以后每年将新增10名受助者。罗进认为,“我们认为小学至初中属于义务教育,学费可免,高中以上相对来说需要的学费等费用更多,最需要受助。”苏杰聪告诉记者,他们主要着力于扶贫助学、助老、助残,后两者侧重的是人文关怀,此外在近年增加苗“苗圃基金”项目、“残智障基金”项目。

  “许多人有一个误区,公益慈善就是捐钱。”苏杰聪认为,“除了资金资助,还有公益知识、公益精神宣传,相关群体的人文关怀。比如孤寡老人、残疾人、留守儿童等往往最需要的不是钱,而是需要被关注、关爱,我们定期会组织看望他们。”

  “我们设立项目,专门用于地贫(即地中海贫血)的防控、救助。清远目前有1/5人群带有地贫基因,但社会了解不多,我们设立该项目,让社会更多人了解、关注、重视。”专职负责Qing基金的罗志平告诉记者。

   钱从何处来?

  除企业个人捐赠还可获政府资助

  据华清循环经济园公开数据显示,华清扶贫助学基金会自今年5月成立至7月3日,筹集资金482914.40元,其中华清工会捐赠20万元,其他来自合作方,企业员工及园区拆解户,以及友情捐赠。“总是单靠捐赠也不行,我们希望未来基金会的资金做大保值、增值。”该基金相关人员透露未来基金运作想法。另据悉,Qing基金则是由清远农商银行拿出100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

  “有时候一个受助项目已经达到预定额定后,还有很多捐赠人要求捐赠,甚至直接找到受助人,因此我们认为寻找受助个案并不难,关键在于公益组织能否将筹集到的钱用到该用的地方。”从事公益多年的苏杰聪认为,“最重要的是每一笔捐款以及捐款去向,都要公开,接受捐赠人、社会监督,让捐赠人信任你。”

  “我前两年因为各种原因离开阳光爱心家园之后,很多人还是会找到我寻求资助对象。”“山水”告诉记者,从事多年公益的经验告诉他,其实民间对公益热情很高,缺少的是平台。

  不过近年来,公益机构的资金来源除了民间企业和个人捐赠外,还有一部分来自政府购买服务。“现在政府提倡购买服务,有些公益民间组织可以参与政府竞标,获得政府的资助。有些还可以向公益基金申请。”罗志平告诉记者,“Qing基金有些公益项目也可以作为公益创投给其他公益组织申请,目前君临和阳光爱心家园等8家分别申请到1万元地贫资金,用作地贫宣传、公益活动等。”

   瓶颈

  造血功能不足

  然而,在“山水”看来,做公益目前还是有些力不从心。“我了解到其他珠三角其他城市,公益来自政府层面的支持比清远大,不是指资金,而是对行业群体的关注。”在他看来,清远做公益还在“草根”阶段,更多靠个人的自觉,一旦离开了这个岗位、平台,可能之前什么联系都断了。

  “公益需要传递,不只是靠某一群人去做,不是靠民间单个机构可以完成,需要更强大力量来整合资源,把公益做大,让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无障碍、自愿参与进来,参与进来后觉得有价值有意义。”“山水”认为,“这需要在更大层面解决,比如每年可以由政府相关部门组织民间公益机构做论坛、联谊,加强沟通。”

  “就是造血功能不足。”Qing基金的罗志平也有此同感,“钱只是一个方面。现在公益组织多是个人兼职,但公益要求越来越专业,需要更多的专业人士才能将事业做大。”

  另一方面,一位不愿具名的公益人士认为,现在一些人做公益功利性特别强,做公益需要坚持,持久性一般会打折扣。“目前社会状况下,不可避免出现功利,企业捐助获得名声,但必须可控,只要捐助属实,用到了该用的地方。”罗志平也理解这类情况,并希望可以做到共赢。(陈步上)

(责编:冯芸清、甘霖)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读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