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隐瞒收入坐地起价 广州街坊吐槽咪表乱象

2015年06月26日09:55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隐瞒收入坐地起价 街坊吐槽咪表乱象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咪表顽疾仍存

  核心提示

  去年底本报连续报道了咪表乱象后,今年5月,广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公布了《广州市停车场管理办法(草案征求意见稿)》;本月23日,市纪委通报了咪表经营管理腐败案件,广州正密集开展一系列举措监督咪表管理问题。

  本报记者持续调查发现,由于长期以来的组织管理弊病,咪表停车的诸多问题仍然存在。市民及网友希望,在新政策正式出台前,有关部门能“先把原来的账本晒一晒”。

  市政协常委:

  建议全面清理

  路边收费泊位

  昨天,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建议全面清理目前存在的路边占道收费停车场。由市交委、市公安交警支队组织各区的相关管理部门对路边占道停车场进行全面清理,对无证违法经营的,应立即予以取缔;对已经审批,但布局不合理,影响了交通的要进行调整,到期不再续批;对已经审批,暂时不影响交通的,应有计划地逐步减少。”

  曹志伟还建议,经全面清理后保留的路边占道停车场,现场应统一悬挂标准的公示牌。公示的信息包括:审批部门、允许停放的路段、车位数(配全市统一编号)、承包经营单位、有效期、收费标准等。同时,他建议有关部门制作一份广州市路边占道停车场的地图,并在网上公示,以便于市民查阅、使用和监督。

  对于咪表收费问题,曹志伟建议,经审批的路边占道停车场的收费应统一纳入财政预算收入,并且每年报市人大审核。

  调查:

  押金装进袋 管理员闪人

  “停车前先收20元,十几分钟后办完事来取车,却怎么也找不到管理员了。”市民秦小姐没想到,当她把自己在长寿路附近停车时遇到的尴尬事告诉朋友时,许多人都有相似的遭遇,还有人自称经常在短暂停车时遭遇“管理员跑路”。

  昨天,记者分别前往天润路、长寿路、纸行路等咪表位踩点,发现这一情况在中心城区并非偶然,许多管理员在停车时要求车主先交20元“押金”或“预付款”,并称这是为了防止车主逃避停车费,还承诺最后算账时多退少补。但当车主短暂停车后准备离开时,往往就找不到管理员了。在纸行路上,记者交费并短暂停车后只见到另一位管理员,他回复记者称:“我不是管那一片的,找人退钱你得等。”一些车主说,有时候赶时间,遇到这种情况,只好把车开走,押金就别想退了。

  记者还接到市民报料,称在德政中路高峰时段找不到停车位时,停车管理员跑来议价:“咪表位没有了,但旁边有位也可以停,我帮你看着就行了,一小时10元,不过交警来抄牌我可就管不了了。”管理员直言可停在咪表旁边的空位上,但空位上并没有划线,也没有咪表编号,只有管理员一句口头承诺:“如果按一个小时16元交费就有发票。”

  近日记者在金穗路附近走访时,恰好遇到一位车主与管理员起了争执。“我从傍晚6点10分到现在只停了40分钟,但管理员的本子上却从5点半开始计时,要求我付24元的停车费,难道计时全凭管理员说了算吗?”该车主还说,管理员在车主吐槽停车费太贵时还趁机推销停车卡,“说可以先买卡,以后不用人工计时,免得麻烦。”

  起底:

  咪表4顽疾 桩桩都是事

  成本 管理员越来越多

  停车行业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00年广州引入咪表管理时,曾表示将逐步减少管理人员以降低经营成本,但如今十几年过去了,管理人员却越来越多,“现在许多问题直接从管理员身上体现出来了,比如说议价、卖停车卡,虽然不排除管理人员素质良莠不齐的因素,但成本压力大肯定要向停车收费转移。”

  管理 多承包给管理员

  许多市民反映,曾遇到不少“乱象”:坐地起价、不开发票,甚至谎称咪表故障阻碍车主刷羊城通消费……记者了解到,由于政府对咪表并未直接管理,而是委托企业经营,因此许多咪表几乎是“承包”给了管理员,管理员每月上报停车费甚至售卡数。比如在中心城区,最常见的是一人一岗管理6、7个咪表,收费方式和标准全凭管理员说了算。

  由于经营企业与管理员有共同的利益,加之管理人员队伍庞大无暇细致管理,因此经营企业“对于管理员不太过分的做法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收费 3成路段没上缴

  按照去年年底市审计局发布的审计报告,2012年广州经营道路停车泊位的两家公司总共有多达70条路段没有道路自动收费停车泊位经营权收入的缴费记录,而广州官方公布的全市咪表停车路段一共才211条,这意味着近3成路段没有缴费。

  招投标

  依然是糊里糊涂

  记者了解到,广州咪表的经营主体由市财政部门和城投集团确定,政府通过招投标出让咪表泊位经营权给企业,中标企业商业化经营并上缴有偿使用费。也正是按此形式,目前经营全市咪表泊位的电子泊车、德生咪表两家企业,从当年中标的3122个咪表泊位到目前的6426个,凭空多出3304个泊位,至今无人解释“差额到底从哪儿来”。

  记者了解到,虽然在广州经营一个咪表泊位,需要办理临时占道证明和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但实际上证照不全就划地收费、边等审批边经营、随意增撤泊位的情况,长期存在,却鲜有查处。

  多方连续发力

  治理咪表顽疾

  面对长期积累下的顽疾以及媒体的连篇追问,广州市交通部门去年开始对全市6426个合法经营性咪表泊位陆续在现场设立二维码,市民用手机扫一扫可知其是否合法、路段名称、路段编号、泊位数量和经营单位,扫不出码即是“李鬼”。不少市民对此拍手称快,也有网友表示:“即使知道它是李鬼咪表又怎样,车该停还得停,乱收费问题也无法从根源上制止。”

  今年5月,《广州市停车场管理办法(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布,有望从招标开始厘清各方权责利益,如征求意见稿中要求“城市道路停车泊位经营权由各区交通行政主管部门依法通过公开招标方式出让,且经营权期限不得超过5年”、“由区交通、交警等部门负责划设城市道路停车泊位标线,其他行政部门、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等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划定城市道路停车泊位”等。

  而就在本周,市纪委通报了对广州咪表停车有关问题线索进行的调查,交通、公安等多部门人员共22人涉案,其中11名党员干部已移送司法,调查出涉案单位管理混乱,存在垄断经营、权钱交易以及损害群众利益等问题。

  目前,诸如作为公共资源的咪表为何交给个体经营,停车费6年涨两次为何上缴财政不涨反降,经营期满本该由政府无偿收回的咪表泊位为何在重新招标前有3年的空档期,以及怎样解释当时的招投标单位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等问题,仍未有明确说法。

  单个车位营收:

  以每天使用12小时、平均每小时收入为8元计,每个车位每年收入:12小时×8元/小时×365天=35040元

  单个车位上缴:

  占道费:2米宽×6米长×365天/年×0.5元/天·㎡=2190元/个·年

  单个车位收益:

  扣除需要提交给城投集团的每车位2800元/年和交区街的占道费,一个车位的缴费后收入为:年收入35040元-2800元-2190元=30050元

  全市咪表收益:

  按全市6426个路边咪表计算,总收入为:30050元/个×6426个≈1.9亿元(刘冉冉)

(责编:冯芸清、甘霖)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读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