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网剧《盗墓笔记》遭差评 热门小说改编剧屡遭吐槽

2015年06月18日08:55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网剧《盗墓笔记》遭差评 热门小说改编剧屡遭吐槽

  《盗墓笔记》

  近日,三部根据热门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一起接受观众审核:《花千骨》在湖南卫视开播后成为收视冠军,《两生花》在江苏卫视播出后有不俗的收视表现,而《盗墓笔记》在爱奇艺上线后迅速打破此前《爱情公寓4》保持的纪录,被称为现象级网剧。不过,伴随高点击量和高收视率的还有蜂拥而来的吐槽声,原著粉纷纷表示,要找编剧“谈谈人生”。

  原著粉伤不起

  没办法剧透

  “原著粉都在悲伤。我在哀悼《盗墓笔记》时,看见隔壁的人在哭《两生花》,想想正被毁的《花千骨》……”三部根据热门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开播后,原著粉在网上哭成一片。

  最伤透原著粉的是《盗墓笔记》。南派三叔的原著拥有数千万粉丝,网剧播出后,原著粉纷纷抱怨故事变成了“护宝日记”。此外,一路追打“护宝小伙伴”的雇佣兵战斗力堪忧,而吴邪和闷油瓶的提前相会、新加入的两个角色太抢镜等问题,都让原著粉哭晕在厕所,“想看部尊重原著的良心剧怎么就那么难?只要尊重原著,大家的要求真的已经特别低,连五毛特效都能忍”。一条弹幕“原著粉还真的剧透不了”在网络上疯转,让原著粉不由得苦笑。

  原著粉同样没办法剧透的还有《两生花》。《两生花》改编自唐七公子的《岁月是朵两生花》。让原著粉无法接受的是剧情改动太大,刘恺威饰演的秦漠改编成了一名失忆青年,“在原著中秦漠是一个著名建筑师,是帅得找不到一处缺点的大神”。在小说中幽默感十足的女主角颜宋变成了谨小慎微的单亲妈妈,而腹黑正太颜朗也变成小暖男,这些都成为原著粉吐槽的焦点。

  相对而言,《花千骨》尽管删减了部分角色、让白子画从高高在上的上仙变身接地气的暖男,但主线和人物的主要性格变化不大。可是,一直期望“尊重原著”的原著粉们还是不满意,霍建华一出场就乘着的筋斗云赶来英雄救美,还帮女主角修房子,“真是太接地气了”!而看到白子画陪花千骨过生日吃包子这一段,原著粉简直“内牛满面”,至于为什么白子画成了墨冰等原著粉纠结的问题,大家都想问编剧“有没有考虑过读者的感受”?

  追剧还是弃剧,这是个问题

  在被《盗墓笔记》、《两生花》、《花千骨》伤了心之后,原著粉开始纠结:是果断弃剧,还是继续追剧看看后续剧情是否好转?

  有网友决心“弃剧看书”,回头把自己心目中的经典小说回看一次,“洗掉电视剧的那种不知所谓”、“《两生花》,对不起我弃剧了。当我知道林乔要去做亲子鉴定的时候我就预感报告会弄错,并且显示颜朗是林乔的儿子。现在的编剧可以想些新花样吗?唯有靠狗血撑起一片天了”、“《两生花》我看了不到10分钟就弃剧了”。

  也有网友觉得还是应该给电视剧多一点时间,“万事开头难,我会接着看几集再选择追剧或弃剧”、“我其实打算弃剧的,但是看了看微博,看了看吐槽,乐死我了”、“即使《盗墓笔记》先导片拍成这样我也忍不住想要看下去,因为当我看到那些青葱年少的日子曾让我在夜里辗转反侧的人物活过来的瞬间就已经摆脱不了了,期待得太久,可能眼睛自戴了滤镜”。

  编剧发声:有些情节必须修改

  季炜铭:改编这活儿真心不容易

  《两生花》的编剧季炜铭从电视剧编剧的专业角度,解释了为何在改编时如此“大动干戈”。季炜铭首先强调:“我们不是只保留了原著中的人物名字,还有许多经典桥段都被保留了下来。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基本上继承了原著人物情感的发展,只是根据影视作品的需要增加了更多的情节内容。”

  季炜铭同时认为,改编这活儿一点也不容易,“就拿《两生花》来举例,我们团队内参加过剧本写作的就有5个人。我们内部会有很多不同的声音,更不用说来自投资方、制作方的意见了。这个时候,创作团队的主见和主心骨就显得尤为重要”。季炜铭表示改编小说的难点在于塑造小说中的各种情绪。小说里,可以用画外音来进行独白,但在影视剧中就必须用更多场景、光线、台词来描绘。“为了给观众这种感觉,我们尝试让颜宋有一份宠物店的工作,收入不多,但充满爱心,符合原著对她的性格定位。这就是我们做事的方式,很难,做不好就会被吐槽”。

  白一骢:先导片是为了让吴邪的行为合法化

  《盗墓笔记》编剧白一骢、彭阗一起接受媒体的微信采访。说到大家热议的“上交国家”的桥段,白一骢强调:“先导片有三个目的:把吴邪盗墓家族的身份换掉,合法化;让原小说中‘主动下墓’变成‘被动下墓’;尽力接回原著线。”

  对于几位主角出场方式的调整,白一骢表示:“按照原著,三人的相遇太晚了,无论谁拍都会改,但无论怎么改,都是会被吐槽的。”面对“改编时有没有考虑南派三叔的感受”问题,白一骢反问:“你觉得三叔会没看过剧本吗?”

  白一骢和彭阗透露,改编时他们尽可能遵照原著的内容来延伸。虽然先导片的播出被网友炮轰,但白一骢和彭阗都认为,接下来大部分的内容都贴合原著。有网友担心吴邪和闷油瓶的性格会被大改,对此,编剧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们的性格基本和小说接近。”

  果果:改编忠于自己的内心

  《花千骨》作者、编剧果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的压力特别大:“每个人的想象都不一样,我尽力去改编了,忠于自己的内心,我自己真的还挺满意的。”作为联合编剧,饶俊透露自己被网友“喷”得更厉害:“还有人把我之前的作品拿出来说这是什么狗屎!”果果则对原著粉的“板砖”更宽容一些:“对于改编我的态度是喜欢就看,不喜欢就把它当成另外的一个故事,可以看,也可以不关注。”

  “忠于自己内心”的改编就是让高冷的白子画提前出来,还修房子、砍柴吗?果果对此解释说:“电视剧和小说的表现方式不一样,如果按照小说的节奏白子画要到第四集才会出来,霍建华的粉丝估计会急死。”

  剧和小说之间不能画等号

  如果放在以前,一部曾经迷恋过、废寝忘食啃完的小说搬上屏幕,书迷的心一定是雀跃的——哇,我们爱过的他和她要变成鲜活的影像了!但在经历了无数次希望到失望的巨大落差之后,这种雀跃变成了观望,甚至是“求不要”的感叹,求制作方不要毁了大家心目中的经典,求不要随便找个演员就来演原著粉心中那个光芒万丈的主角,最要紧的是,千万不要把原著拍成“不知什么玩意儿”。

  但是,不管原著粉多么纠结,该拍的小说还是会拍,编剧对于改编有自己的看法,于是就有了原著粉约编剧“谈人生”的桥段。可是,从创作上看,其实编剧对原著作出修改是正常的,也是必要的,毕竟电视剧和小说之间不能画等号——小说可以天马行空,写作和阅读双方可以尽情地展开想象,但电视剧不能,它是形象化的艺术,而且受到的限制更多。《两生花》的编剧季炜铭承认,小说是个人创作,它受到的干扰比较少,创作空间很大。而影视作品是一个集体创作,是借着镜头、音乐、场景和台词来诠释故事,纬度比文字多得多,“小说人们可以脑补,但是电视剧是力求氛围精准的,会减少很多遐想空间,我们只能按照影视本身的一些规律来创作”。

  当然,除了那些过于偏激的网友之外,大部分网友对改编的不满是善意的,也可以说是基于对作品本身的爱。希望小说拍得更好、期待主角的表现可以跟想象一样,甚至带来更多的惊喜,这都是原著粉美好的愿望。

  或许有人说,不如撇开原著看电视剧,这样原著粉就不用纠结了。可是,试问有几个原著粉能做到?那还不如看一部原创剧呢,省了闹心的过程!(策划:徐晖 撰文:广州日报记者 莫斯其格)

(责编:田伟、甘霖)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