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为什么我们需要一场婚礼

2015年06月04日09:31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为什么我们需要一场婚礼

  在《欲望都市》的电影结局里,那个穿着薇薇安韦斯特伍德订制婚纱的文艺女王,并没有艳光四射地踏入红毯,因为她的夫君半路逃跑了。

  那些害怕婚礼甚至厌烦那一切婚礼习俗的人,无法接受如玩具木偶一般的被摆弄,无法接受两个人的感情非要和不相干的那些人纠缠在一起。而我,曾经也以为,我不需要一场婚礼,无法理解为什么要投入那么多精力去折腾一场给别人看的宴席。

  可是,现在我却坚定地认为,在走入婚姻之前,我们一定需要一场婚礼。

  几年前,在张家界,参加我的老闺蜜的婚礼,我们一起住在酒店。第一天清早,化妆师来敲门,她穿西式白纱裙。她跟我说:我们土家族,嫁女儿,是伤心的事,所以不能大张旗鼓。所以我穿白婚纱,白色是为自己而穿。当夜,按照土家族的规矩,所有娘家女眷围坐在一起唱歌。她坐在正中央。那些旧时的歌谣已经没人会唱,于是,就唱大家都会唱的那些歌。没有KTV,拿手机放伴奏。

  唱了哪些歌,我都忘记了。只记得有一首歌,唱到一半,她就哭起来。很多人的眼泪也跟着涌出来。古时出嫁从夫,再难还回。今时今日,娘家婆家不再隔着山水迢迢。可是,还是挡不住那样的氛围。没有那一刻,不知道什么叫出嫁。

  晚上,我们俩把那席纱裙工工整整铺在床上,她说给它照一张吧,虽然不是Verawang,却也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穿上它。第二天,更早的清晨,天刚蒙蒙亮,红裙上身,金钗插满头,化好妆,一屋子的娘家亲眷。和爸爸妈妈合照,和外婆合照,和舅舅舅妈合照,和那些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人合照。

  临近中午,听到楼下鞭炮齐鸣,听到乐器混杂在一起的热闹声响,当一行男眷涌上来,屋子里瞬间拥挤起来。各种喧闹中,她和妈妈相拥而哭,旁人都在劝,眼妆要哭花了,不要误了时辰,这是喜事啊,还是止不住哭成泪人的母女俩。后来,新娘子在簇拥下,走下楼梯,上了婚车。鞭炮再次齐鸣,人群浩浩荡荡地离去,奔赴一场真正的喧闹。

  婚礼,就是这样一个很奇妙的场景。我们都以为我们会那样厌烦这种世俗的喧闹,但其实,在自己的婚礼里,你根本是望不见那些喧闹的。

  我记得闺蜜的父亲在台上是如何义正言辞地念完那张讲稿,每一字每一句里面都是两个字:托付。不管台下的人是否听清,都不重要。那个一字一句写下,再一字一句念出来,这个交织着托付的过程,对他来说最重要。她说,这一生活到现在,第一次听到她内敛的父亲,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高调地赞扬自己的女儿。

  我结婚的时候,我妈是没有哭的。她大概忙碌得没有时间,我预计她也不会哭。我只记得那天中午的鹅毛大雪,记得一张张闪过的熟悉又陌生的脸庞。记得婚礼上他说:婚姻是人生的一个新的开始,说得振振有词。记得楼下交杯碰盏,我们在上面对唱: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下一页
(责编:杨杰利、甘霖)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