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现场直击:53位医护人员救治首例MERS患者 

2015年06月02日09:04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五六十人救护一人

  重症监护室外,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站在门口。

  重症监护室探视走廊上挂着对讲机。

  昨日群访现场,记者戴着口罩。

  李春梅是护理MERS病患的首班护士。

  惠州中心医院重症科全员投入救治首例MERS患者

  语言不通打手势请翻译医护人员尽全力与病患沟通

  我国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确诊病例、韩国患者金某病情还在加重,6月1日起,省临床专家医院驻点协助指导治疗患者。寻找密切接触者的工作还不能放松,至今仍有10人未与疾控部门联系。

  昨日,本报记者首次走进惠州中心人民医院,走近重症医学科负压病房,与护理首班护士李春梅、管床医生叶晖、重症科主任凌云等对话,还原首例患者的一线救治细节。

  文/广州日报记者何雪华

  通讯员粤卫信 除署名外

  图/广州日报记者乔军伟

  紧急寻人

  5月26日16:46

  当日与首例确诊患者一起搭乘从沙头角至惠州的大巴(广东车牌:粤Z CH70港/香港车牌号码:HN 5211)的乘客,仍有10人未联系上,请这10名乘客速与疾控部门联络。

  联系电话

  (020)84451025

  18928824836

  (0752)2873011 13433449127丘医生

  二代病例风险

  尚未排除

  6月1日,省政府召开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防控工作会议,组织专家研判当前疫情形势,部署下一阶段防控工作。副省长邓海光出席会议。

  专家研判认为,本省从中东及其他发生疫情国家输入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的风险依然存在,韩国病例导致的二代病例风险尚未排除,但造成本地大范围传播的风险极低。

  邓海光充分肯定全省防控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工作的成效,认为防控行动迅速、措施有效、配合得力。他指出,当前正处于病人救治和疫情防控的关键期,容不得丝毫麻痹大意,各地、各有关部门要从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维护经济社会安全稳定的高度,采取一切有力措施,加强疫情防控。

  邓海光强调,要严密抓好密切接触者的追踪和健康管理,力争将每一个密切接触者追踪到位,切实做好密切接触者的医学观察。要充分发挥重大传染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作用,出入境检验检疫、公安、旅游、外事、港澳办等部门要切实履行部门职责,严格排查入境人员,适时发布风险提醒。

  患者:病情加重 焦虑烦躁

  6月1日傍晚,广东省卫生计生委通报,我国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确诊病例、韩国患者金某仍有发热,双肺渗出有增加,病情有加重趋势,生命体征基本稳定。

  从6月1日起,省卫生计生委安排省临床专家每日每批两人,在惠州中心人民医院驻点协助指导治疗患者。

  事实上,5月31日,金某的病情通报已经开始令人担心:自5月28日确认后,首次出现“病情较前加重”的表述,除了时有高热外,还出现胸片示渗出灶较前增多,氧合变差,符合中度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诊断。这也意味着,诊断首次形成了“MERS+ARDS”。

  患者入住的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凌云介绍,患者的病情加重表现最影响呼吸功能、氧合能力。5月31日,国家、省、市三专家现场联合诊断,发现患者的氧合指数已经降至200,远远低于正常人的400~500,当时就开始提升负压病房的温度、气压,并使用吸氧仪,提升患者体内血氧含量,“不过尚未动用呼吸机”。

  截至6月1日下午,金某还能正常活动,精神还算稳定,但出现波动,比如急躁、焦虑等,需要医护人员进行心理干预。

  呼吁:十密接者 尽快现身

  确诊患者病情加重,密切接触者情况如何?记者从省卫计委了解到,全省都在继续加强密切接触者的搜寻和隔离观察,6月1日新追踪到密切接触者3人,截至目前,全省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7人,全部采取集中方式隔离医学观察,暂无人员出现不适。

  目前与金某乘坐同一班永东巴士的乘客中尚有10人没有取得联系。省卫计委再次呼吁:请5月26日16时46分,搭乘从沙头角至惠州的大巴(广东车牌:粤Z CH70港/香港车牌号码:HN 5211)的乘客,尽快、主动与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或惠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联系,以便作进一步评估及提供相关帮助。

  一线直击

  重症医学科已清空

  仅住着韩国患者和一名密切接触者

  首例MERS患者金某,在5月28日凌晨2时被从酒店找到,住进了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的重症医学科负压病房14床。记者昨日在病房前看到,负压病房处于高度防护状态,外来人员无法进入其中探视。但从医院及病房外观看,就诊秩序井然,其他就诊患者神态平静,并未受太大影响。

  对于之前网络上关于“惠州市中心医院ICU已封科”传闻,该科护士长黄淑萍表示,当时确实没有封科,该科还住着8名其他重症患者。不过,从5月31日,三级专家组研判,发现患者的病情有加重表现,就开始新的部署,至6月1日凌晨,重症科病房空出来,只住患者金某、一名金某的密切接触者,其余8名患者转移到急诊科ICU。

  特别要说明的是,该名留在重症病房的密切接触者,正处于与患者最后一次接触后的14天医学观察期,情况稳定,之所以留在重症病房,是密接者本人的意思。

  医护加码:每4小时轮换一批

  自5月28日收治首例病人,惠州中心人民医院就成立了应急工作领导小组、医疗救护专家小组、感染防控小组等三个小组,并在全院动员,培训学习MERS知识;重症科共有13名医生、40名护士,全员投入救治。

  凌云坦言,当时气氛不轻松,但心中还算是有数的,因为该科一向承担的是重症救护,突发应急机制完善,“就在今年,我们还成功救治了2名重症禽流感病人”。在病房,按照国家标准,每名病人获得1.5~2.5名医护人员救治,金某入住头4天,都是这样的配置。

  情况在金某病情加重后开始变化,6月1日凌晨转出其他病人后,全科医护人员加上医院支援力量,总共五六十人,变成全部为金某一人提供救治。为了更好地保证医护人员休息,维持他们的良好状态,排班是六班倒,每4小时轮换一批。这样一来,保证了金某全天都有1名护士专职护理,监控其病情变化。

  医患沟通:手势+翻译

  记者来到金某所在的重症科负压病房14床,透过门外的监视器,可以看到金某戴着口罩、吸氧仪,正盘着腿坐在病床上,膝上放着手提电脑,全神贯注地上网。

  “患者入院后很配合治疗,因为他事先是知道(已感染)的。”凌云介绍,救治过程中,最大障碍是语言不通,医患沟通起来很困难。

  金某听不懂英语,医护人员不会韩语,沟通首先靠手势、手语;实在弄不清楚,医护人员只好下载翻译软件,将可能想到的患者需要,列出中文,翻译成韩文,写下来,让金某指点确认;科里还数次请来韩语翻译,在可视玻璃前,通过对讲机来沟通。

  在饮食方面,按病情提供的是普食,考虑到患者的饮食习惯和要求,重症科还特别安排了韩国餐食,以清淡为主。

  即使是在负压病房,通讯还是畅通的,金某不时会打电话回家。与家人保持沟通,也有助于他缓解情绪。

  医护访谈

  抽签上阵?没有的事

  ICU全体医护人员写好《决心书》

  首例MERS病例在惠州收治后,网络上就流传惠州市中心医院通过抽签的方法,硬性抽调医护人员进入ICU特护该病例,还将未婚未育人员作为第一梯队进行抽签。

  不过,6月1日,医院相关负责人正式澄清,医院未做硬性要求参与护理,反而是有过感染科护理经验,或是在重症医学科待得较久的护士,纷纷主动请缨先上阵。

  护士长黄淑萍介绍,重症ICU目前已启动了三级护理,护士每4小时一班,轮流护理金某。之所以4小时一班,是为了让护士有足够的精力用于照顾病人,同时减少院内感染的风险。可以说,科里40名护士一律轮班,无人推搪,无人退缩。

  据悉,该院ICU全体医护人员已于5月29日写好了《决心书》。

  首班护士:

  我没抽签 而且我有孩子

  金某入住负压病房并安顿好,李春梅就成了MERS救治的首班护士,全岗4小时里,她第一个与患者“零距离”接触。

  1983年出生的李春梅,已有5年的传染科护理经验、2年多的ICU护理经验。李春梅坦言,正是考虑到自己的“经验值”,她第一个主动申请并获批准,在韩国患者入住负压病房后,作为首班护士进行护理。在她之后,有感染科、重症科护理经验的护士姐妹们也迅速完成轮班安排。

  “你看,我没有抽签,而且我有孩子!”李春梅笑着为“抽签”传言辟谣。

  她介绍了首班护理情况。在同事的帮助下,李春梅花10分钟才穿好防护服,戴好护目面罩,裹上N95全包口罩,全副武装来到金某的病床前。护理内容则与以往的呼吸系统重症无多大区别——监测体征、呼吸状况、体温,看有无不适,按医嘱和治疗方案护理、处置。隔着防护服,她一直与金某零距离。4小时护理岗值完,走出负压病房,防护服脱下比穿上需时更长,还要彻底地洗澡、消毒。

  “说真的,刚开始心里也会害怕,但这就是我的工作。”李春梅告诉记者,她也是有家庭和孩子的人,女儿今年5岁半。轮班休息后,医院统一安排医护们集中休息,不能回家。这几天,她只能每天跟女儿通通电话。女儿在电话里哭,想她,希望她能快点回家。她只能安慰女儿:“妈妈会回来的,而且会带着惊喜回来……”

  6月1日是“六一”儿童节,李春梅说,很想念女儿。在接到任务的前一天,她就已经为女儿买好了衣服,当作“六一”儿童节的礼物,不过直到节日过完,她还是没能把礼物送出去。

  各地连线

  港又隔离一密接者

  据新华社电 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1日表示,一名早前已返回韩国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密切接触者,1日抵达香港并于香港国际机场被截获。他一直没有出现病征,现已被送往麦理浩夫人度假村的检疫中心接受检疫。

  卫生防护中心发言人说:卫生署已加强与公立和私家医院、私家医生以及边境管制站的监测机制。从即时起,入境人士如最近曾到访韩国首尔的任何医疗机构并出现发烧或呼吸道病征,会被界定为中东呼吸综合征怀疑个案。怀疑个案将会被送到公立医院接受隔离治疗,直至样本对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呈阴性反应。

  据悉,其余18名在香港的密切接触者没有出现病征,正于麦理浩夫人度假村的检疫中心接受检疫。此外,27名其他接触者正接受医学监察。除前日公布的23人外,其余4人曾与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人搭乘同一航班,他们没有出现病征。

  深4名密接者检测无恙

  广州日报深圳讯 (记者鲍文娟 通讯员蒋丽娟)记者昨日从深圳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获悉,深圳报告4名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确认病例密切接触者,检测结果均呈阴性,都已进行隔离观察。

  首例4小时完成收治

  广州日报惠州讯 (记者张丹)收治首例确诊病例的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副院长黄玉良,近日向媒体通报了医院“应急”救治该名确诊病例的相关情况。

  他介绍称,5月27日晚,医院接到了来自惠州市疾控、卫生部门的电话,称医院将会收治一例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密切接触者,让院方做好准备。

  “从卫生行政部门接到通知,到医院收治病人,一共只用了4个小时。”他告诉记者,由于医院的床位非常有限,在收治该名确诊病例之前,专门腾空了重症监护室(ICU)内的负压病房,并作相关消毒处理等。而相关的医护人员也在收治病人之前,就完成了集中加强培训,确保收治工作万无一失。

  韩国动态

  一疑似患者死亡 与首例有接触

  据新华社电 (记者姚琪琳)据报道,一名与韩国首位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病例接触后出现疑似症状的患者当天死亡。

  韩国卫生部门表示,这名患者是在京畿道一家地方医院住院时死亡的。目前,保健福祉部正在对这名患者的死亡是否与中东呼吸综合征有关展开流行病学调查。目前还不清楚这名死亡患者的具体情况和死亡经过。

  韩国一地方卫生部门官员表示,可以确定的是这名死亡患者确实与首位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病例有过接触,是疑似患者,但不是确诊病例。

  曾浪费36小时 拟禁接触者出境

  据新华社电 (记者李良勇)韩国一些官员昨日说,作为阻止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进一步传播努力的一部分,韩国政府打算禁止直接或间接接触者离开韩国。同一天,朴槿惠批评卫生部门应对“不足”。

  韩国保健福祉部1日通报,当天又有3例新增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从而使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病例增至18人。截至当前,韩国还没有发生三次感染的情况,所有17名患者均属被首例患者感染。有官员表示,政府还打算实施临时禁令,禁止面临治疗或隔离的人离开韩国。

  另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卫生当局在确诊韩国首例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时,浪费了宝贵的36小时。《中央日报》分析了韩国国会保健福祉委员会的有关记录后发现,初次接诊这名从巴林回国的病例时,医院向韩国疾病管理本部报告了“怀疑是中东呼吸综合征”,但韩国疾病管理本部以“巴林没有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为由没有重视这一报告,反而让院方进行其他方面的检查。直到36个小时后才确诊是中东呼吸综合征。

  韩国《朝鲜日报》也发表社论称,韩国卫生当局对此次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的最初处置过于“轻率”,过于宽松的隔离措施导致出现如此多的二次感染病例。

(责编:冯芸清、甘霖)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