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惠州企业探索法治实践:以法治思维构建劳资关系

2015年06月02日08:38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以法治思维构建劳资关系

  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律咨询服务进入企业。余健民 摄

  日立乐金光科技(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立乐金公司)是我们此行的首站,也是当年列入依法治企试点的15家企业之一。这家连续多年保持着世界光驱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合资企业,一年来因为停工风波而备受外界关注。

  然而,这场风波在短短一天之内便基本平息,而整个企业的生产不仅未受到影响,甚至超额完成了当年年度计划。

  停工风波迅速停息的背后,是坚持法治思维构建和谐劳资关系的理念。企业法务、工会律师顾问、第三方律师等力量的介入,使劳资双方的行为均规制在了法律范围之内。如今,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与实践之上,惠州提出了“法制副厂长”的设想。

  风波平息背后

  5月27日,记者来到日立乐金公司,寻找这家企业在劳资风波处置过程中的“密钥”。从公司大门通往员工宿舍区的道路,是工人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也是一条“法制长廊”。记者看到,沿路一共立了21块宣传板,上面印着各种与企业经营和劳动生产等方面息息相关的普法宣传内容,包括工人在遭遇劳动侵权时应当如何维权的法律指引。

  提起一年前的那场停工风波,日立乐金公司工会主席刘昆仑记忆犹新。“事情其实起源于2012年年底公司进行的分立合并。”在历时一年的改革过程中,部分工人利益受损,不满情绪滋生,随之引发了员工群体对于公司分立合并过程合法性的质疑。

  从发现苗头开始,工会就展开了沟通工作,但很快沟通就遇到了问题。2014年4月中旬数百人发起停工。

  事情突然升级,刘昆仑也感到有些意外。工会意识到事情的紧迫性,沟通的步伐迅速加快。一方面,工会法律顾问迅速介入,了解工人诉求,引导其合法维权;另一方面,工会立即与公司管理层紧急磋商,督促其正视工人合法诉求。

  “我们和公司管理层进行了多次对话,对工人关注的工资福利问题进行了磋商,很快便形成了解决方案。”刘昆仑回忆,公司和工会第一时间分别向员工发出了致歉的公开信,工人情绪得到安抚,也看到了企业解决的诚意。

  “化解劳资纠纷包含企业守法经营和员工合法维权两个层面,前者从根源上消除矛盾,后者避免事态失控。”刘昆仑介绍,停工事件之所以能够得到迅速处置,就在于劳资双方都恪守了法律这条不可逾越的红线。

  关于这一点,即便是停工事态平息后也没有偏离。刘昆仑告诉记者,为了彻底消除隐患,工会和公司协商决定,通过法律途径对争议做出权威的仲裁。

  在申请仲裁前,由于工人不信任工会的法律顾问,工会专门拿出8万元律师费让工人自行聘请了第三方律师。最终,通过劳动部门和司法部门裁定,分立合并过程合法。风波至此完全平息。

  法律顾问送法进企业

  日立乐金公司停工事件中,工会组织成为矛盾化解的一个重要桥梁,而以公司、工会和维权工人三方的律师为代表的法律团队则是劳资双方从打破“对立”走向构建“对话”的关键所在。

  日立乐金构建了较完善的公司法务体系。这个被称作“合规委员会”的组织,主要从安全生产、财务和劳动关系等多个方面从企业内部强化法律约束。而在引入工会组织建制后,在代表资方的法务体系之外,在工会层面上还建立了一套面向工人的法律顾问制度。在这个制度下,工会直接成为“合规委员会”的监督方,劳资两套法律体系也由此形成了相互制衡。

  刘昆仑告诉记者,公司设立了职工代表大会制度和工资集体协商制度,每年度对涉及员工切身利益的重要规章制度进行讨论表决,同时,每年2月份由工会代表员工和公司对工资福利进行集体协商。近两年来,在工会的争取下,公司每年的工资涨幅都在15%以上。

  在背后支撑工人就劳资问题与公司进行协商的,是独立于公司律师团队之外的工会法律顾问。记者采访发现,这种依托于工会的法律顾问形式,在惠州许多规模以上的企业中都已经存在。

  惠州市总工会维护部部长黄炳忠介绍,这种工会法律顾问制度其实经历了两个阶段。2010年,惠州市总工会成立法律服务律师团,从全市律师事务所聘请了29名律师专门跟进由惠州市总工会指派的劳资纠纷。主要是为工会组织和工人提供公益法律服务,包括为困难职工提供法律援助,调处重大劳动纠纷,指导和帮助职工开展工资集体协商,协助工会开展普法宣传教育等。

  2014年4月,企业工会法律顾问应运而生。与律师顾问团不同,工会律师顾问将定期或不定期进企业普法或进行法律援助。其中,100名律师每人挂3家企业,还有10名律师每人挂5家企业,总共服务350家企业,基本覆盖了惠州所有规模以上企业。黄炳忠介绍,企业工会法律顾问须每周至少去一次企业,与该企业工会主席保持密切沟通。

  “法制副厂长”呼之欲出

  据黄炳忠介绍,去年以来,惠州的劳动争议案件发生率明显增多,对劳资关系和谐构建提出了更高要求。

  同时,随着一批小微型科技创新企业的迅速崛起,企业对于法律公共服务的需求明显增多。“小微企业往往都没有完备的法律组织建构,一旦遇到问题就只能向外求助。”仲恺高新区政法委司法法制科科长翟耀年说。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借鉴推进“法制副主任”工作中的成熟经验,惠州在今年初提出了将法治的乡土实践向企业延伸,进而探索试点“法制副厂长”的构想。两个月后,仲恺高新区和大亚湾新区被列为首批试点县区。

  在接到试点任务后,仲恺高新区人大政协办、政法委迅速对区内企业组织了调研。调研中翟耀年发现,此前的依法治企实践为落实“法制副厂长”试点,奠定了较好的基础。“企业对法治化的治理模式,有着很高的认同度。”他说。

  然而,问题同样存在。诸如“法制副厂长”的定位如何与公司法务和企业工会律师顾问形成融合?推行“法制副厂长”所面临的人力资源短缺瓶颈如何突破?等等。

  “不同于部分企业里已有的公司法务和工会律师顾问,‘法制副厂长’需要承担更多的公共服务职能。”惠州市法制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法制副厂长”一方面协助企业制定法律文书、合同,主动介入决策事项的法律风险评估,同时对企业的治安防范、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等进行监督;另一方面,还要充当中间协调人的角色,在提高员工法律意识,协调劳资关系方面发挥作用。

  骑行观察

  法治实践从乡土走向企业

  骑行记者进入惠州之前,在听过关于这座城市的众多话题中,法治这个关键词总是被屡屡提及:从设在机关、企业单位里的司法惠民平台、法律服务平台,到走进田间地头的“法制副主任”。其中,被冠以法治乡土实践的“法制副主任”,已经成为各地学习的样本。

  法治融入这座城市的肌理,因此,当面临劳资争议多发、劳动关系日趋复杂多变的形势时,惠州提出要将法治乡土实践的成功经验复制到企业之中,最终明确为探索试点“法制副厂长”的构想。

  这是怎样的一个构想?其背后蕴藏着怎样一种治理理念的变迁?以法治思维构建和谐的劳资关系惠州正在做着怎样的探索?带着这些疑问,5月27日,骑行记者一行抵达了惠州产业最集中的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有企业1800余家、外来务工者超过30万。如何依法治理和服务企业,一直是高新区管委会的一项重要工作。

  在这里,我们看到,园区的工厂内,不仅有法制文化长廊、法制讲堂,还有内设的劳资争议调解委员会;我们听到,企业与员工发生劳资争议后,不仅不回避,还出钱为工人请律师反过来跟自己打官司;我们发现,当企业经营管理愈发依法依规,当工人的法律意识愈发增强,劳资双方在法律框架下的沟通也更容易达成共识。

  更深层次的,无论是园区的负责人还是企业的管理者,几乎都有着这样一个共识:和谐的劳动关系状态,是在争议发生时,劳资双方能够在有效的对话机制中,迅速寻找到彼此间的共识。在此过程中,劳资双方都会经历不断的调整与重塑。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扭转双方力量不均衡的局面,使劳资利益走向协调和统一。

  在法律框架下,通过对话机制化解劳资冲突,这正是惠州在探索运用法治思维、推动劳资关系从打破“对抗”走向构建“对话”实践背后的基础理念与逻辑。

  上周五,我省第一批9个地级市已通过立法能力“大考”,惠州名列其中。(刘进 戎飞腾 卢慧)

(责编:冯芸清、甘霖)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