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广州高龄农民工无心退休 只怕养老没保障

2015年05月08日09:02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高龄农民工无心退休只怕养老没保障

  郑师傅今年56岁,做装修泥水工。广州日报记者陈忧子摄

  惠福西路,在路边等待活计的工人。广州日报记者陈忧子摄

  广州高龄农民工现状调查

  66岁的文叔是清远人,虽然过了退休年龄,但因为担心养老没保障,他依然每天四处拉货。文叔是高龄农民工的典型代表——高龄农民工,是指50岁以上的进城务工群体。广州高龄农民工的数量或超50万人,他们大多是上世纪80~90年代来到广州的第一代农民工大军。记者近日走访这个群体,关注他们即将到来的养老困局。

  担心没钱养老 66岁继续做

  文叔今年66岁,在长寿路一带帮人用三轮车搬运货物。记者见到文叔时,他支了块木板坐在三轮车上,卷起裤腿,一边抽烟一边等着开工。

  文叔是清远人,上世纪80年代,他洗脚上田,南下广州打工,成为一家修理运输社的工人。然而,随着90年代大批国企倒闭,文叔也下了岗。

  “年纪大了,找工作哪里还有人要?所以就决定单干了。”从这时起,文叔骑着自己的三轮车,帮人搬货。

  文叔心里清楚,年纪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从前,他背100斤的货物走上9楼,大气都不喘,现在背着100斤的东西,途中要休息两三次。“不能退休啊,担心不够钱养老。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少生病,能多干几年。”文叔说。

  但病痛总会在不经意间来袭。来自湖南的赵水平已经56岁,目前在芳村的一家工地做杂工,每天负责搬运陶泥。他说,自己已经牙疼了好多天,导致半张脸一直肿胀。“但不敢上医院,不知道得花多少钱。”

  子不肯承父业 体力活难找人

  如今的高龄农民工,绝大多数是上世纪90年代左右就外出打工的第一代农民工。56岁的装修工人郑师傅便是其中之一。他工作的地点,位于西塱一处新落成的楼盘,如今正赶着将房子装修好,迎接新业主。

  郑师傅告诉记者,在这个装修团队里,10个人中有7人超过40岁。而年龄最小的就是他刚年满20岁的小儿子。父子两人一起做瓷砖工,儿子负责切砖,父亲负责贴砖。

  长年在装修工地上工作,郑师傅耳朵不太灵光,总要靠近他耳旁说话,他才听得清。他说,做装修这行,每天能赚200~300元,收入不错。看着一旁拿着锯齿切砖的儿子,他希望小郑子承父业,但儿子却撇撇嘴,“太辛苦了,做一段时间准备去工厂。”对于儿子的打算,郑师傅表示理解,“做我们这行太辛苦了,天天用手和水泥,找老婆都难,人家看不起你。”

  郑师傅坦言,他们这一辈出来打工时,自己和身边的人都20~30岁,可时间过去20多年,身边仍是这一群中年人。“以后恐怕更难找到人来干苦力活了。”

  未来:有人闷头苦干,有人自我提升

  “我要干到自己干不动为止。”在采访中,大多数受访的高龄农民工都有着这样的共识,对于“退休”,他们没太多的概念。

  今年57岁的包荷花和丈夫余寿松在白云区精神康复医院当护工,一做就是18年。包荷花坦言,由于没有退休工资,“退休”对她来说没什么感觉。她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医院,有上百名护工,近半都是年逾半百的中年人,她并不觉得自己很特别。

  相比之下,45岁的黄源智对未来很有想法。从工地钢筋工做起的他,如今已成为基层管理人员,还拥有自己的办公桌。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没想到原本干体力活的,现在变成干脑力活的了。”

  显然,黄源智从一开始就为自己的将来做好了打算。上世纪90年代,他还是20多岁的小伙子,放下家里的农活,来广州打工。他跟着老资历的施工员学习如何看图纸,画图纸,并自学各种建筑书籍。终于,他从一名工人成为工地的钢筋翻样员——“自我提升,事业才会有出路。”黄源智总结说。

  高龄农民工出路在何方

  根据《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农民工“五险一金”的参保率分别为:工伤保险26.2%、医疗保险17.6%、养老保险16.7%、失业保险10.5%、生育保险7.8%、住房公积金5.5%。虽然参保率逐年提高,但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然而,即使是有了养老保险,由于农村的养老保险水平很低,大多数高龄农民工称,每月的保险金额不超过100元。

  此外,儿女工资收入不稳定,难以赡养老人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赵水平说,儿子今年20岁,平时靠帮人开车拉货为生,工作不稳定。他不能再给儿子增加负担,因此选择外出打工。

  对此,华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吴克昌认为,农民原本主要依靠土地和家庭养老,但随着城市化,这种保障模式被打破。由于缺乏新的保障制度,高龄农民工不太可能纯粹靠土地来解决养老、医疗问题,他们必须通过继续劳动维持生计。所以,高龄农民工不是不想退休,而是不敢退休,“这不是靠某个企业就能解决的问题,而需要整个社会养老制度的完善。”

  据介绍,目前学界一般将农民工群体细分为第一代农民工(高龄农民工属于该群体)和第二代农民工(或称新生代农民工)。

  吴克昌认为,第一代农民工生存条件差,养成了吃苦耐劳、要求不高的特点,能够接受体力劳动量很大且工作环境恶劣的建筑业。但到他们的后代“出场”,无论眼界、文化和环境,都与父辈不一样,因此很难要求他们继续承担繁重的体力劳动。

  他坦言,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实际上已经出现。但从好的方面来看,这会促进劳动力报酬待遇提高,同时也会倒逼产业的自动化改造,促进产业升级。

  上月月底,国家统计局发布《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报告显示,2014年,我国农民工总量继续增加,虽然青壮年劳动力仍是农民工的主力群体,但40岁以下农民工所占比重已持续下降。相反,50岁以上的高龄农民工占比逐年上升,达到17.1%,农民工平均年龄也由35.5岁上升到38.3岁。

  2009年

  全国50岁以上农民工占4.2%,约965万人。

  2010年

  全国50岁以上农民工占12.9%,约3125万人。

  2011年

  全国50岁以上农民工占14.3%,约3615万人。

  2012年

  全国50岁以上农民工占15.1%,约3965万人。

  2013年

  全国50岁以上农民工占15.2%,约4088万人。

  2014年

  全国50岁以上农民工占17.1%,约4685万人。

(申卉)

(责编:尤舒婧、甘霖)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