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广东频道

揭秘专车市场:平台"抢车辆" 出租车司机"出走"开专车

2015年05月03日09:26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专车”平台上演司机争夺战

广州三部门联合调查UBER专车追踪

广州Uber被查背后,揭开专车市场野蛮生长的竞争江湖

“专车”平台上演司机争夺战

Uber广州分公司被查,让人们把目光聚焦于互联网专车这个正在快速发展的新业态上。

记者深入广州专车服务市场调查发现,借助新技术带来的便利,广州的专车服务市场快速爆发,而Uber去年4月份才正式抢滩登陆广州市场,这个“最晚”的到来者迅速以各种招数搅动着广州市场,而由此带来的私家车接入营运、出租车司机流失等问题随之浮出水面。

专车平台“抢车辆”

5月2日中午11点半,邓师傅的手机响起了用车指令。不到10秒钟,他就联系上了乘客陈先生。5分钟后,他来到了陈先生楼下。在广州这座超大城市里,两个陌生人的生活轨迹由于Uber专车而有了交集。

Uber广州分公司被查掀起的轩然大波,并未影响邓师傅的生活。他像往常一样开着自己的私家车载客,一天做十几单生意。

白领阿成这几天则一直在犹豫,还要不要继续兼职Uber司机。过去一段时间,通过人民优步平台,阿成驾驶的歌诗图在黑夜中穿梭,内环路至芳村是他熟悉的路段,至于其他路线他只能依靠百度地图。

“我不是专业司机,纯粹是‘炒更’性质,能花低价坐上中级车的顾客,不能对我们要求太苛刻。”他坦言,不专业、不规范是大部分优步司机的“特征”,但也因为准入门槛的参差,令他们有了第二职业的机会。“名义上,我们也是在创业。”阿成呵呵一笑。

邓师傅、阿成等专车司机背后,是一个快速生长的专车服务市场。去年7月8日,“一号专车”首先在广州抢滩登陆,当时只不过只有几十辆专车和司机。9个月过去以后,广州专车市场出现了大小十余家互联网专车公司,光是滴滴打车一家就至少有8000多名活跃接单的专车司机。

“我有车”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广州专车服务发展迅速,车辆配备的速度始终跟不上市场需求。专车平台为迅速打开广州市场,在运营的“拼杀”阶段就必须采取粗放经营的方式,快速提高平台车辆的数量。

在这种状况下,越来越多私家车悄然接入专车服务平台,而这中间并没有太高的门槛。邓师傅说,他之所以选择加入Uber,是因为加入简单方便。他只要在Uber官网报名,上传驾驶证、行驶证、车辆保险、身份证等相关证件,审核通过后在网上进行视频学习,然后到天河的司机服务点面试验车。不用签订任何挂靠协议,就能够拿到Uber的司机账户。

作为市场后来者的Uber专车,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快速壮大自身。

而更多的专车公司则选择另一种方式,突围政策的限制。邓师傅告诉记者,一号专车以前会公开招募私家车,去年12月,广州交委宣传严打专车非法营运以后,一些专车服务平台便低调了很多,转而通过熟人介绍,或者委托租赁公司招募。一般的做法是,私家车把车挂靠在租赁公司,然后租赁公司与车主签订协议,司机则挂靠在劳务派遣公司。专车平台再跟租赁公司和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合约。实际运营时,则是将该车主和本人的车辆一同派出。

记者在调查暗访中证实了邓师傅的说法,易到用车和滴滴打车等互联网专车平台虽然实际上管理着庞大的私家车和司机队伍,但是从法律关系上来看,司机和车辆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广州市交委执法局相关人员则透露,他们曾查获某专车平台司机违法挂靠,从事非法营运。但是相关公司解释他们是互联网专车公司,只是提供互联网工具。从事违法活动的是违法当事人,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并且表态将从严把关审核司机资料。

广州并不是第一个对Uber查处的城市。在此之前,北京、上海、南京、重庆等多地的Uber专车被认定为涉嫌从事非法营运。重庆市交通委员会甚至在其官网发布文章,指责“Uber等电召软件打着互联网召车的旗号,变相从事非法营运。”

滴滴打车、一号专车、易到用车等相关负责人回复南方日报记者称,他们一直以来都严格执行不准接入私家车的原则,而是与租赁公司签合约。如果发现有违规车辆等情况,也会追究租赁公司的责任,但平台本身并不承担任何责任。

出租车司机“出走”开专车

记者调查发现,价格大战带来的冲击,直接震荡着广州的出租车行业。4月29日,Uber举行进驻广州一周年盛大宴会,但是楼下却聚集着几十台出租车抗议,他们呼吁政府依法行政,打击非法营运。这一细节,足以说明问题。

邓师傅当了1个多月的uber专车司机。在这之前,他是一名有着20多年工龄的出租车司机。

邓师傅说,最近半年,随着专车平台陆续进入广州,出租车司机的营业额出现下降,在抱怨声中,邓师傅所在的司机班组不断有人离开,他们选择加入专车平台。有几个关系要好的同事甚至贷款购买了别克车,带车加入了uber。有人悄悄告诉他,一个月轻轻松松,赚了之前几个月的钱,背后的原因就是uber有大量的补贴。

邓师傅说,Uber司机获得的补贴稳定地维持在“平时1.5倍、高峰期2倍车费”的水平,抢单越多补贴越高。他拿到的实际收入在高峰时期可达乘客支出的2.5倍,平常最低也在2倍左右,而中间的费用由优步公司垫付。因此一个月下来,邓师傅每个月上万元的净收入很容易。同时,Uber是不会让司机接单时知道目的地的,而且采取派单制,接单率直接体现在司机的收入上面,加之简单的计费规则(路途+时间)和“巅峰加价”,彻底抹平了司机挑活儿的动力和必要性。

广州多家国有出租车公司负责人向记者感叹,现在出租车越来越难做。第一难的,是出租车公司人才流失严重,不少合同制司机纷纷辞职离开,承包车辆的司机都表示等承包期满以后,就打算辞职,买车加入专车平台。记者从广州三大公交集团获悉,也有一线公交车司机被专车平台吸引。

广州市社科院城市研究所所长黄石鼎说,新模式的到来冲击着传统行业的格局,传统行业的商业模式、商业逻辑正在重构。

■专家分析

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永忠:

“软硬兼施”推动行业发展

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永忠认为,创新成为潮流,“互联网+出行”的概念是大势所趋。但是,无论是什么形式的创新,首先都得具备守法的意识。新业态须以法为基础,在法治的框架下运行生长,不可突破法律的刚性、禁止性要求。然而,在一些法律细则未能跟上的领域,可以适度先行发展,先行探索,鼓励自主形成内部规范;抓住机遇期,企业成为行业龙头,企业的规则有望成为行业规范,甚至成为制定法律的有效参考。“就像腾讯创新发展,成为行业龙头,对互联网行业的管理和规范有良性的效应。”

张永忠说,由于新业态发展迅猛,北京已经组织力量对全市的专车行业进行调研,广州也应该有所行动,快速反应,及时规范、改正。以目前新业态的扩张态势,如果依靠创制专门的法律来规管,在时间上显然不太现实。所以,相关部门需要创新管理方法,“软硬兼施”推动行业的发展。一方面,严厉打击无证照经营和非法营运,另一方面,出台行政指导意见,引导企业向规范化方向发展,把社会资源纳入诚信管理体系中。

南方日报记者 成希 朱伟良

统筹 郑佳欣

(责编:林龙勇、甘霖)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必读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