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太原清代隆国寺仅剩石碑 与明代古槐一同保护(图)

2015年04月17日08:43    来源:山西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今年3月,杏花岭辖区内的敦化坊、长江、小枣沟和道场沟4个城中村开始整村拆除工作,涉及1022个院落、2726户住宅和13处公建,拆迁总面积52.85万平方米。该区在继续推进剪子湾、耙儿沟、七府坟3个城中村安置房续建项目的同时,将同步启动敦化坊、长江、小枣沟、道场沟的安置房新建项目,总建筑面积22.6万平方米。一系列公用服务和基础设施的同步规划,把未来生活的蓝图展现在城中村居民们的眼前。

  代表文物:隆国寺石碑

  太原杏花岭,一个极富古典诗意的地名,事实上杏花岭也的确有历史有故事,青砖红瓦,深宅大院,在这里有着众多遗存,甚至有的老宅古物直到今天依旧接壤人烟,有居民生活于此。但古老的同义词,可能是残缺,在不少杏花岭城中村里,时光仿佛有些停滞,现代社会的气息似乎淡了点,高楼林立只是远处的风景。杏花岭区今年全力推进的城中村改造,将伴随着教育、文化、医疗、商业、社区服务等公用服务设施,以及水电气暖、道路、停车、环卫等基础设施的同步规划。城中村转身成“城”的同时,一系列都市农业和城乡生态项目,将使广大农村更加秀丽迷人。

  隆隆改造,土木初兴,城中村幸甚,那么杏花岭城中村有没什么文物呢?

  敦化坊得名的典故

  杏花岭区算是太原市的文物大区,督军府唱经楼皆名声在外,但该区有重要文物的城中村并不多,现在基本只能在敦化坊村找到一些,这是杏花岭区文物旅游局向记者介绍的情况。

  敦化坊和杏花岭的名字,都有些古韵神迹的味道,听起来像是饱学大儒的雅兴之作。《中庸》里说“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意为以道德教化使民风淳厚。有历史研究学者认为,明晋王朱棡妃谢氏死后葬于宝山(今卧虎山),设孝堂。晋王府官员、亲眷前往祭奠,所乘马匹圈养之地称马片,后演化为东马坊,因谐音逐渐演变为较为文雅的敦化坊。

  专家说专家的,老百姓说老百姓的,记者乘坐出租车时,司机师傅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他说是明朝王爷家属达官贵人的看墓人,都住现今敦化坊一带,当时为求个吉利,才取的这个名字。

  各类说法比肩而立,还是史料来得正规。据道光《阳曲县志·建置图》记载,享堂东、西两侧正有地名东马坊、西马坊,又载有敦化坊村。道光时张廷所撰《隆国寺碑》云:“敦化坊村,当会城东北维,隆国寺峙其首。村人雨旸雩赛祈报于斯,力役守望约束于斯,岁以六家主其事,鸣钟集众,无敢弗至。要之以明神,平之以众议,遏邪禁暴,於国家齐民训俗之化不为无助。”

  石碑倚古槐 城中村传奇

  上文提到的隆国寺,原位于敦化坊村,上世纪50年代修建山西机床厂宿舍时被拆除。由于历史原因,寺内文物纷纷流失,隆国寺便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名词,有名字留下来,没物什来佐证。隆国寺的尴尬,直到一块青石碑的出现,才算结局。

  发现的石碑,其实并没有离开隆国寺的原址,一直丢弃在敦化坊村一个垃圾堆旁,几十年无人问津。2011年,杏花岭区文物旅游局一位文物顾问在敦化坊村的一个垃圾堆内,发现一块清道光年间的石碑,碑文显示敦化坊村曾经有座古寺——隆国寺。区文物局立刻派人前往敦化坊村,将石碑带回。经过清理、拍照、拓片、校对等程序后,文物专家确认该石碑名为《重修敦化坊隆国寺碑记》,刻于清道光二年(1822年)。

  石碑为青石材质,高1.2米、宽0.7米,碑首为圆形,刻有篆书“重修隆国寺碑”,碑文均为楷书,共615字。石碑保存完好,碑文清晰,记录了清代道光元年(1765年)重修敦化坊村隆国寺的事迹。据碑文记载,隆国寺始建于明洪武九年(1376年),重修于清道光元年。碑文显示,隆国寺建有正殿1间、后殿5间、韦陀殿1间,钟鼓楼两座、东西配殿10间,寺院内保存有彩绘罗汉不计其数。

  据专家考证,这块碑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对研究太原佛教文化以及太原乡村发展,特别是东部城区敦化坊村的建设提供了实物资料。在上报国家和省、市等文物部门后,清代石碑已被安置在敦化坊村内,与一棵明代古槐树一同保护起来。

  记者在敦化坊村现场采访时,看到这块石碑和明代古槐一起得到砌台围池的“待遇”,有一圈铁栅栏拱卫保护,石碑古槐在村中央地带,旁边的平房已经拆了不少,空旷少物的背景环境,更突显了石碑在敦化坊村的特殊地位。站在记者观察的角度,石碑背后是一片拆迁瓦砾,再遥遥望去的远方是新建楼盘,石碑与楼盘,古昔和现代,恰恰好呈现在一个画面中,有趣中且带少许感慨。

  近百年宅院有一间房塌了

  杏花岭区文物旅游局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敦化坊村除了隆国寺石碑,还有些老宅大院,但可能已经损毁严重了。

  离石碑古槐不到百步的巷子,记者兜兜转转,想找到一点老宅大院的痕迹,赫然发现一座老宅,门头建筑完整得超乎想象,青砖墙上钉着彰显身份的牌子——太原市文物单位:敦化坊街4号民居。几乎和这块牌子同一水平线钉着另一块怪异的牌子——加工服装。

  记者在老宅门外注意到,老宅门头上雕刻的各式祥兽逼真传神,栩栩如生。门楣四周雕刻有鸳鸯荷花图,寓意和谐喜庆。住在宅子里的张女士说自己是宅院主家的儿媳,宅院主家姓贾,民国初修建的,距今九十多年,这么多年下来,宅院没有变卖过,主家一直没换,所以宅院的大致轮廓能较好地保存下来。

  走进老宅看到的情景,明显没有外面的光泽,东、南、北屋的门框被烟火熏黑,老宅里大院子变成了杂物堆放处,一堆堆生活杂物搁放在一起,能走动的空间剩不下多少,老宅的“部件”损毁严重,西屋基本塌了,剩下半面墙没倒。张女士拿出照片给记者看,20多年前家里人在西屋前拍的合影,房屋那时还完好,院子也整齐。“倒了有好几年了,也没办法修修。”张女士说。

  张女士说单凭自己家的力量对这栋老宅进行修葺是远远不够的,村里其他老宅院都倒了拆了,就自家这个还在。张女士还说,“就在你来采访前一个小时,太原市文物局还是什么单位的人刚来过,拍了好些照片,仔细看了半天,好像是要鉴定文物。”记者问文物部门工作人员都说什么了,她想了一会儿,大概意思是人家未置可否。

  石碑老宅以后怎么办

  敦化坊村已经开始整村拆除工作,无论隆国寺石碑还是贾家宅院,都面临着未来何去何从的问题。

  记者又找到敦化坊村整村拆除指挥部了解情况,村长李光平是指挥部的负责人之一,他表示敦化坊村是有年头的老村,大家特别重视传承历史这一块,以后整村拆除搬迁后,一定会以各种方式呈现旧村原貌,用微雕展出来告诉村民,特别是年轻人,老祖宗留下的村子是个啥样子。

  隆国寺石碑和古槐,包括贾家宅院,基本都在一条直线上,按照建设规划,这里可能要修一条路。敦化坊村整村拆除指挥部表示极有可能不搬迁隆国寺石碑和古槐,让“路中有碑”“路中有树”。

  对宅院是否拆迁,会根据文物部门的意见,遵守相关法律妥善执行,敦化坊村今后有回迁发展、保护文物两条路,既改善村民的生活水平,还要传承和保护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不让文化历史在这一辈断了代。眼下的一件事儿,是村里要对古槐进行碳14鉴定,掌握其具体年代信息,到底是啥时候的古树,得搞个明白。

  城中村改造名单上还有这里

  七府坟

  位于七府坟村南数十米的七府坟南街,由七府坟村名引得。该街呈东西走向,西起太原北上忻定各县的公路干道恒山路,东至太原鞋楦厂和与之毗邻的太原标准件厂。

  七府坟南街既得名于七府坟村,那么,七府坟村是怎么得名的呢?据当地农民相传,村名所以叫做七府坟,那是因为这里原来是晋王朱棡的第七个儿子朱济熇的墓地。朱公子被其父封为广昌王,其府地称广昌王府,亦称七府。所以埋葬他的墓地亦别称“七府坟”。

  长江村

  太原市杏花岭区杨家峪街道长江村,位于太原市杨家峪片区,东邻空八库,西邻剪子湾社区及道场沟社区,南邻307国道,北邻太原解放纪念馆及山庄头村。长江村于2007年被列入太原市城中村名录。

(责编:田伟、甘霖)

今日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